第256章 乱作一团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712字
  • 2022-04-12 20:31:02

半夜的时候雨突然又下大了,还一直在打雷,雷声特别响,像要把天炸开一样,吵的人睡不好觉。

早上,两个侍卫起床去别院门口换岗值守,刚打开门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姜榆。

“大人!”

“大人!”

他们赶忙跑过去把人扶起来,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回应,其中一人试了试她的颈动脉。

还在跳,身上没有伤,应该是晕过去了。

来不及多想,二人直接抱着姜榆往院子里跑。

因为姜榆不在,红荛昨晚就没回自己房间,整夜守在渊王身边。她睡的不实,听见声音就醒了。

敲门声很急,她去开门,看见了两个被淋湿的下属还有他们怀里的姜榆。

红荛吓了一跳,赶紧侧身让人进屋。她左右查看了一下,关好门,让他们把姜榆放在贵妃榻上,转身去拿干净的毛巾和衣服。

毛巾拿了三个,两个给下属,一个她自己拿着给姜榆擦身上的雨。她的动作很轻,细看手是在抖的。语气却很镇定,“怎么回事?”

“属下也不清楚,刚才去换值的时候一开门就看见大人倒在了门口。”

“你们发现她时周围可有异常?”

两人回想了一下,“没有。”

“刚才过来的时候还有别人看见吗?”

“除了交接的两个兄弟以外没有其他人。”太早了,大家都还没起。

红荛又去拿了条新的干毛巾,安排两人道,“你,回去换套衣服,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件事不要对外声张。”

“你,去把残阳叫来。”

“是——”

不用叫,残阳自己就冲过来了。

他给姜榆把脉,情况非常不好。

外面温度很低,她不知道晕倒在雨中多久,身上特别凉,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像死人一样。而且,她脖子上的黑线已经快要爬到脸上了。

这就意味着毒素即将蔓延至五脏六腑,姜榆真的快成一个死人了。

残阳一下就红了眼,他想哭,但是他不能哭,他要冷静,他得想办法救师姐。

红荛和呼延卓尔在帮姜榆换掉湿衣服,他出去开了个药方准备去熬药,顺带回房间翻翻医书。

他不信找不到帮师姐解毒的方法。

姜瑜被发现的第三个时辰,萧君轩回来了。

虽然一直对外宣称两位王爷感染了风寒在卧床休息,但萧君轩其实并不在刺史府,他有他的秘密任务。

也不知他如何得知了消息,一回来直接冲到姜榆房间,嗓门嗷嗷大:“小美人儿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晕倒?”

呼延卓尔踹他一脚;“小点声,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

姜榆中毒昏迷的事绝不能让这个院子以外的人知道,不然会有大麻烦。

挨揍了萧君轩也不理,没人告诉他,他就找四哥问去。

转身看见渊王躺在床上,他去叫,可怎么也叫不醒。

萧君轩真的着急了;“四哥这又是怎么了!”

他走的时间有点长,还不知道姜榆中毒,也不知道渊王被姜榆下药昏睡过去。

红荛把事情从头到尾跟他说了。

萧君轩听完直接气笑了:“黄州的事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四哥就是怕小美人儿自己应付不了出危险才这么着急赶来帮她。她竟然把人迷晕了?!更离谱是红荛你居然还帮她,她不知道事情严重性你还不知道吗?!”

“抱歉。”

红荛已经很内疚了,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她当初绝对不会答应姜榆。

王爷若是醒着,必然不会弄成今天这个局面。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萧君轩看残阳,“还不拿解药把人弄醒。”

残阳也想,但没办法,“没有解药。”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只有睡够日子人才能醒。”

萧君轩:“……”

——

因为姜榆的晕倒,别院这边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已经乱成了一团。

与此同时,刺史府正院。

房间里,一身红衣的女子跪在蒲团之上,对着天师钟馗画像虔诚参拜。

天师乃世间一切妖魔的克星,她每日都要拜一拜,祈求天师保佑,保佑她杀尽这些毒如蛇蝎的邪祟。

磕了头,上了香,红衣女子站起,接过身边人递来的茶杯,开口道,“查的如何?”

“亲眼所见,巡抚使身中剧毒,昏迷不醒。”

说话的是个男人。

他着一身素衣,身形有些佝偻,束发利落,干净整洁。细看,那双眼却空洞无神,眼下发青,脸上布满了细密的黑色裂纹,嘴唇青黑,宛若一个僵尸。

他是张常海。

不,确切地说,他是一个早已没了魂魄的傀儡。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小年纪,我当她是何等厉害的人物,原来也不过如此。”女子大笑着,再无后顾之忧,“传令下去,明日起,计划正式开始。”

“是。”

女子转身,望着天师的画像,眼中满是毒辣狠厉之色,“天师保佑,我一定会将乱世的邪祟尽数斩杀。”

啪的一声,女子手中的茶杯应声炸裂,碎片四散。

杯中鲜红的液体本该溅落在地,却在她手上静止不动,而后慢慢消失。

而女子的手,光滑细腻,无一丝伤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