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要变天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81字
  • 2022-04-10 20:00:21

城防大营。

比武日结束很久了,最终的赢家是谁不清楚,反正不是火头军。

自从比武开始第一天雷三炮领头打飞先锋营小队长之后,火头军就再没参加过跟任何队伍的比试,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军帐中给大伙做饭。

是老庄去跟将军说的退赛,他说火头军的弟兄们向来只会干做饭洗碗的活,不会打打杀杀的,今天新来的兵不懂事,跟先锋营的人动了手。为了避免伤了兄弟之间的和气,火头军就不参加比武了。

将军答应了。

明明都赢了一局却要中途退出,雷三炮当然不服,他气冲冲地找老庄理论。

理论的结果是,他服了。

他打不过老庄,不服也得服。

被打得惨兮兮回去之后,雷三炮学乖了,他先不纠结这些没用的事,得先办主要的——把在这里的发现传出去。

悲催的是,他很快就发现消息出不去。

因为他每次都能找到被杀掉的信鸽,信鸽上的纸条也不见了。

最开始他以为是被人拿走了,都做好了“英勇赴死”的准备,但等了好久也没见有人来抓他们。

那就是没被发现了。

不管怎么样,出于安全考虑,雷三炮跟杨六水商量之后都决定还是暂时先不与外界联络,静观其变。

晚上,雷三炮一行吃完饭出来消食。

在火头军最大的好处就是饭菜好吃且管够,每顿都吃到撑。

雷三炮走前边,杨六水在边上,身后跟着自己的兄弟。大家说说笑笑,都挺开心的。

走着走着,说笑的声音变了,有些刻意和僵硬,所有人自觉加快了脚步。

因为他们发现了,周围的人不对劲。

眼眶发青,目光呆滞,神态木讷,肤色灰白,像个活死人。

杨六水拍拍雷三炮,小声道,“你看他们的脸。”

雷三炮摇头,示意他别说话,转头对兄弟们道,“他娘的,老子才想起来还有一堆碗盘子没刷,刚才光顾着听你们这群臭小子说出来遛遛弯。溜个屁啊还,赶紧跟老子回去干活!”

其余人怎么可能猜不到他的用意,纷纷应和着,“行啊,还是早点回去吧,不然活干不完又该被统领骂了。”

“就是,他一天天老发火,也不知道哪那么多气可生。”

总算回到火头军大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发现其他士兵的异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城防大营的将士们突然就变成了那副鬼样子。最开始只是个别,接着慢慢变得越来越多,像传染一样。再后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集中性的爆发,一个晚上就能有一个小队的人变。

不过好在这种诡异现象只发生在其他地方,火头军没有,全员健康且正常。

老庄告诉过火头军的所有人,不该看的别看,不该问的别问,不该管的别管,该干什么干什么,跟平常一样就行。所以雷三炮他们刚刚才努力保持平常状态,该说说,该笑笑,只为不引起那群“怪人”的怀疑。

之前遇见,“怪人”还能像平时一样说话聊天,最多就是脸色不好看。今天见了,他们连话都不说了,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

雷三炮和杨六水把这事和老庄说了。

老庄的反应很平静,只是告诉他们最近老老实实在大营里待着,别乱跑,这里很快要变天了。

变天?

什么意思?

雷三炮和杨六水猜,肯定要有大事发生。

——

姜榆一直在看资料,没注意时间,等她看完抬头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黄州的天总是阴的,天上的乌云很厚。白天没有很亮,夜晚却很黑。

雨还在下,比白天小了很多,没有风,只能见淅沥沥哗啦啦的雨声。

姜榆捏了捏眉心,让自己清醒一些。

资料中提到,张常海十五年前被调派来黄州做刺史,一年后与现在的妻子柳氏成亲。同年,文渊阁在黄州第一次开张营业。

柳氏前脚成亲,文渊阁后脚就出现,是不是太巧了?

她之前以为黄州怪事的幕后真凶是张常海,目的是给他主子冯海报仇。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错了,从最初的调查方向开始就错了,她一直在被人把注意力转移到张常海身上。

真凶另有其人。

在听完孙妈妈的故事后,她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但她想不通的是,凶手为什么要牵扯黄州的百姓?

明明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还有隐藏在暗处的西域人,他们又在整件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乱七八糟的事堆在脑子里,姜榆越想越头疼,干脆不想了。她去洗了把脸,把红荛给的资料全部扔到炭炉里烧掉,等它们化成灰烬,转身去看美人儿。

美人儿还在睡。

很奇怪,以前每次看到他都特别烦,巴不得离他远点。现在看见他却觉得很放松,会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心情会莫名其妙的变好。

想到红荛之前说的话,姜榆有点后悔了。

红荛说,王爷是个很厉害的人,他早就查到了很多有用的消息,也搜集到了证据,能很妥善的把这件事处理好。

她坐在床边哀嚎:“早知道不把你弄晕了,事太多了,真的很烦。”

要是萧无耻醒着的话,说不定早就抓到真凶,现在都该准备回陵城了。

真是有病,非得坚持自己接的案子自己查。

你能查的明白吗?

身边有大腿都不知道抱,笨死你得了。

姜榆在心里骂了自己千百遍,像平常一样把自己的手塞到萧君澈的手里。垂着脑袋,忍不住抱怨,“我好累啊。”

每天要想办法找线索,绞尽脑汁把它们联系到一起,要时刻防着暗处的敌人出阴招,要保护黄州的百姓,还要把驻守黄州的二十万军队的兵权收回来……事情摞得像山一样高,她有点扛不住了。

而且,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都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她发誓,她以后再也不逞强了。

绝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