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试探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18字
  • 2022-04-11 09:19:31

她在大门边站着,确切来说离里大门挺远的。身旁有给她打伞的奴婢,身后还跟着几个,也打伞,手里都捧着东西。

看样子应该站了挺久了。

姜榆过去打招呼:“张夫人。”

“见过大人。”柳氏向她行礼,因为站的时间太长,天气又冷,行礼的姿势有点僵硬。

看她站不稳,她身边的婢女伸手扶了一把,很快又把手收回去了。

姜榆的视力退化的不厉害。她看见那只手特别瘦,皮包骨一样,血管是黑的。

她看向柳氏:“夫人怎么站在雨中不进去?”

柳氏看了眼门前守着的两人,淡笑不语。

姜榆明白了。

别院里到处都是两位王爷带来的人,门口守着的二位也是。他们只听主子的话,没接到命令,不会让任何不相干的人进到院子里,谁都不行。

无事不登三宝殿,她问柳氏,“夫人来此可是有事?”

“听闻二位殿下病了,臣妇特意从府中库房找出这上好灵芝送来,还有些滋补佳品,请大人代为收下。”

柳氏招招手,身后的奴婢们依次打开盒子。

姜榆扫了眼,是她说的灵芝和补药,也没跟她客气,叫残阳收下了,笑道,“刺史大人如今尚未痊愈,夫人还能惦记着二位殿下,真是有心了。”

“这是臣妇应该做的。”柳氏应道。

姜榆不想继续跟这人假客套,还算委婉地下了逐客令:“若没什么事,夫人早些回去吧,雨天风大,小心别着凉了。”

瞧瞧,她现在的场面话一套一套的。

说完,她转身想走。

“等一下。”

柳氏叫住她,“臣妇有事要与大人说。”

姜榆点头,等她开口。

柳氏朝她走过来,身旁打伞的婢女也跟着走,一步一步,直到两人几乎脚尖挨着脚尖。

油伞向上抬了抬,露出一张很美的脸。

柳氏的长相是精明利落的那一款,五官很标致,是个美人。几日不见,她不再是之前连日照顾丈夫那副疲惫憔悴的样子,变得更美了。美的很妖艳,美的有些……不正常。

她抬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好戏很快就要开场了,大人可得好好保重身体,千万莫错过。”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在笑的,嘴角咧的很大,几乎快要扯到耳根,看起来说不出的诡异。

姜榆伸出一根手指,把人推开,“说话就说话,离我远点。”

挑衅就挑衅,干嘛离这么近?

她耳朵又不聋。

柳氏踉跄几步,被身旁的婢女扶住。她整理了衣服,神色恢复如常,向姜榆行礼,“臣妇告退。”

表情转变之快,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

回到房间,姜榆扯了风氅和面纱扔一边,径直往自己床上一倒。

呼,舒服。

她有点累了,什么都不想干,就想睡觉。

残阳他们跟着进来,手里还抱着刚刚柳氏给的补品,“师姐,这些怎么处理?”

姜榆看都不看,“烧了。”

“烧?”残阳低头看手里的补品,“烧了太可惜了吧。”

他检查过了,这些都是好东西,没什么不对劲的。

浪费可耻啊。

“你想留就留着。”

残阳笑了,一句谢谢师姐还没说出口,就又听她说,“如果你不怕那位搞点什么毒虫毒药藏在里头的话。”

残阳:“……”

他最恶心那些软趴趴脚还多又有毒的虫子了。

东西对准炭炉,走你!

“不过师姐,你说张夫人来这一趟应该不单是为了送补品这么简单吧?”

“嗯。”姜榆手背遮着眼,真有点困了,“她在试探,也是在挑衅。”

“试探什么呢?”

“我是不是真的中毒快死了,王爷是不是真的在卧床养病。”

两位王爷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对外称是感了风寒。而关于姜榆中毒,大家基本都知道,但也仅限于这个院子里的人。

柳氏来这一趟的目的没达成。

呼延卓尔听的稀里糊涂,“这怎么又跟张夫人扯到一起去了,之前不是说真正的凶手是张常海吗?”

残阳道,“你觉得柳氏和文渊阁的孙妈妈长得像不像?”

呼延卓尔也不傻,很快就明白了,“你是说……”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残阳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挺聪明的嘛。”

呼延卓尔惊呆了,暂时没理他。

这才几天,她到底错过了什么精彩的内容啊!

红荛拿了他整理好的资料给姜榆,“这是你要查的文渊阁的来头和背景。”

她跟姜榆有协议,消息要共享。

其实也不算协议,正确的说法是,被迫上了贼船。

姜榆躺了一小会儿就坐起来了,翻了翻红荛给她的资料,又想起来件事,“你知道海晏镇吗?”

“听说过,不太了解。”

“你帮我查查关于海晏镇的事情吧,越多越详细越好。”

“行。”

“对了,能不能想办法跟雷三炮他们联系上。”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们潜入了黄州驻守军中,但已经很久没有传消息回来了。”

她和雷三炮说好了固定的联络方式,但已经很久没联系上了。

从她落入矿山陷阱中开始就彻底失去消息了。

红荛道:“不用担心,他们很好。”

“你有他们的消息?”

“嗯。”红荛实话实说,“黄州守军里,有主子的人。”

姜榆:“……”

行吧,她算白操心了。

“一天只知道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什么时候能看看你自己。”红荛有点担心姜榆,她的气色实在太不好了,瘦的吓人,“你要是只顾着查案不顾着自己,把身体弄垮了,到时候主子醒了又该骂你扣你钱了。”

姜榆看资料看得入迷,闻言随便应付了一嘴,还是老话,“放心,死不了。”

红荛要被她这无所谓的态度气死。

早已习惯的残阳安慰红荛:“别说她,说了也不听,咱就等着看王爷醒了之后怎么收拾她。”

“对,醒了就扣她钱,扣她多多的。”

姜榆抬头看了看面前嘀嘀咕咕的俩人,无奈一笑。

不是她不想解毒,而是根本不知道怎么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