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人心才最可怕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61字
  • 2022-04-08 20:00:21

从房间出来,残阳没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姜榆问他在想什么。

他说:“无知真可怕。”

因为百姓的无知,害死了一对那么好的夫妻,害的两个女孩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

姜榆摇头:“人心才可怕。”

人心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

陌生人的只言片语,敌不过多年相识,患难与共,敌不过那份改变他们一生的恩情。

对他们来说,在个人安危面前,一切不值一提。

回到头牌房间,两人差点没被眼前一幕惊掉眼珠子。

呼延卓尔真的在“调戏”头牌。

调戏到了什么程度呢?

半面衣服滑下来了,露出了一小块肩膀。头牌的脸又红又白的,满眼惊恐。想把人推开,又不敢,就这么僵持着的功夫,衣服又往下滑了。

嗯,确切点来说,是呼延卓尔拽的。

姜榆看着两眼星星,就差没流口水的九公主:“……”

这货是真敢上手啊。

“去去去,松开松开,”她过去把人拉开,“怎么能这么对小美人儿呢!”

她把头牌的衣服往上拉,顺带还悄咪咪在人家肩膀上摸了一把。

哎呦~滑溜溜。

舒服舒服。

姜榆咳了一声,“认真严肃”的教育呼延卓尔:“下次不能这么对人家,很没礼貌知不知道?在这样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呼延卓尔刚要翻白眼,就看见姜榆两手做了个撕开的动作。

意思是,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她秒懂,想笑,但得忍住,要严肃:“好的好的,我知错了,下回一定不这样了。”

不这样是绝对不可能的。

还偷偷跟姜榆比了个明白的手势。

明白了,下次有机会再试试。

事办完,姜榆他们准备走了,有几件事她得嘱咐一下:“吴二蛋。”

“小的在。”

“最近不用再探查什么消息了,守住这里就行,别让任何人靠近。”

“是。”

“别吃这里的东西,别喝这的水,千万别喝。”

一群怪人的食物和水源,她怕喝了也变怪人。

“这个您放心,自打到了这,小公子和我们就从来没吃过这儿的饭菜,我们吃的都是从外头买过来的,反复试过毒,保证安全。”

“吃外面的?”姜榆好奇了,“那你们最近出不去,吃啥呢?”

“有存货的。”

吴二蛋打开了右边的柜子,柜子特大,里头满满的食物。各种糖果糕点零嘴,包子馒头饼和酒水,甚至连烧鸡烧鹅都有,整整堆了满柜。吃上十天半个月一点问题没有。

不愧是聪明机灵的二蛋同学。

姜榆放心了:“保护好他,也保护好你们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伤。”

“遵命。”

她和祁炎说再见:“好好养着身体,很快就能和你妹妹见面了。”

“好。”

刚到门口,祁炎忽然叫住了姜榆。

“大人。”

姜榆回头:“怎么了?”

祁炎深呼吸,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缓慢却坚定的说道,“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他把桌上的书扔到火盆里烧了。

他明白,两位大人不是真的要欺负他,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刺激他,让他忘掉脑子里不该有的想法。

姜榆点点头,笑了,“嗯,这才乖。”

她没那么无聊要对一个在这方面受过严重伤害的男孩上下其手,呼延卓尔也是。

刚进来的时候,头牌手里掉了本书,书的封皮页正好让她们看见了。

名字挺有意思,叫《论快速自杀的一百种方法》。

而且,头牌的枕头下有匕首,他的手腕缠着纱布,纱布上有血。

——

姜榆三人要走了,吴二蛋叫在外面守着的弟弟回房间来,自己跟着去送送。

主要是想看他们能不能出去。

他觉得肯定不行。

但事实是,三人很轻松就走出去了,没碰见什么无形屏障,什么都没有。

吴二蛋不信邪,也想往出走。结果就听当一声响,两眼直冒金星,人差点没撞晕。

姜榆慢慢向前伸手。

空的,什么都没有。

吴二蛋也学她的动作,站在她对面,伸手。

两人手指对手指,却始终碰不上,这足以证明中间真的有道屏障在隔着。

姜榆记住了,挥挥手,叫他回去:“记住我的话,保护好他,也保护好你们自己,必须要一个不差的都回来。”

“小的遵命。”

他们一定会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务。

外面的雨一直没停,越下越大,乌云厚重浓密,仿佛将天地拉近了几分。空气阴冷潮湿,四周昏暗,感觉十分压抑。

三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正发愁间,远处忽然传来了马车的声响。

马车到他们面前停了,里面的人探出头来。

这人姜榆认识,是萧川的管家。

“福伯,您怎么在这儿?”

“出来办点事,刚好路过这里,”雨太大,声音听不清,说话得喊,“大人快上来吧,我送你们回去。”

运气真好,能搭顺风车。

三人扣上兜帽往马车上跑。

马车内部空间很大,东西一应俱全。福伯给他们每个人拿了擦雨水的手帕,盖在身上的毯子,每人倒了一杯热茶,还给拿了点心。

点心是姜榆在萧川那里吃过的,味道特别好。她多吃了两块,四处看了看,发现车上有好多个大的食盒,里面装的都是各式各样糕点零嘴。

她问福伯:“这么大的雨您出来就是为了买这些?”

“是啊,”福伯笑道,“姑娘去了几次,公子见姑娘喜欢吃,便吩咐我出来再买一些回去,叫下人学着做。这样等姑娘下次去就能吃到新鲜又热乎的,口感好。”

呼延卓尔“哇哦”一声,用那种“有故事”的小眼神看姜榆。

姜榆懒得理她。

到了刺史府,和福伯告别,转头就看见了在门口等的红荛。

红荛望着远去的马车,眉头皱的很深:“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谁?”姜榆顺着她的视线,“你说福伯?”

“嗯。”

“你们认识啊?”

红荛很严肃的在说话:“以后少跟他见面。”

又补充一句,“不认识。”

姜榆:“……”

你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神态跟你主子一模一样你造吗?

老娘信你个鬼哦。

回别院的时候看见了张夫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