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孙妈妈的故事(2)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617字
  • 2022-04-08 12:42:15

一切的改变都发生在那个秋天。

两个孩子五岁那年,镇里怪事频生。

先是山上的茶叶莫名其妙全部枯黄,而后河水干涸,百花凋零。紧接着镇中突然爆发了一种不知名的恶性疾病,患者高热不退,全身逐渐溃烂,死亡速度极快。

一时间,恐惧蔓延到了每个人的心里。

孙状元和柳神医为查出缘由,每日奔波操劳,忧心不已,可始终未能解决。怪事仍在发生,死亡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最为怪异的一次,小镇上空突然出现了数不清的乌鸦群,盘旋鸣叫,久久不散,像是在预示着什么。

乌鸦是厄运的象征,它的出现让百姓们自然而然的把最近发生的事与邪祟之物联系到了一起。很快就有人从镇外请来了一位自称法力高强的道士,请他来看看是否真的有邪物在此扰乱他们的生活。

道士开坛做法,念了一堆听不懂的咒语,最后桃木剑指向了孙状元的二女儿。

他说,此女是邪神转世,专门吸人魂魄,夺人生命,最近镇中发生的怪事皆是她所为。若想恢复安宁的生活,必先将此女斩杀,以告慰亡灵。

孙状元夫妻将女儿护在身后,大骂道士满口胡言,扰乱人心。

百姓们将信将疑,但他们感念孙状元夫妻多年来为小镇和大家做出的贡献,大部分都选择了忽略道士的话。

当天夜里,许多百姓的家门被敲响。

是孙状元的二女儿,她来送药,还有一句话。

“离生病的人远点,不然会死。”

她有一双最纯净的眼,眼神却是冰冷麻木的,声音也是。在这漆黑的夜里,格外让人毛骨悚然。

更让人害怕的,她身后有一个很大的推车,上面放着好几个木桶。

而四周,只有她一个人。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

他们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第二天,镇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很多百姓无缘无故死了,死相极惨。

而他们的身边,不约而同地都有一个药碗,里面的药是二女儿昨晚送的。

百姓们不再选择相信孙状元,怒气冲冲跑到他的家里,大声质问并要求他将女儿交出来。

他们要杀了她,要以她来祭奠那些无辜死去的人。

孙状元夫妻早有预感,他们把两个孩子藏到了密室里,独自去向百姓解释。可无论二人如何说,甚至苦苦哀求,百姓都不相信。他们固执地认同道士的话,相信一个五岁的女孩真的是邪神转世,真的有能力杀的了那么多人。

他们翻遍了整个府邸,没有找到孩子,便将矛头指向了孙状元夫妻。他们用这世上最恶毒的语言辱骂他们,诅咒他们。甚至听信道士的话,父债子还,女债父还也一样,竟将这夫妻二人活活打死。

那一刻,他们都忘记了这对夫妻曾经做出的贡献,忘记了是谁让他们吃饱穿暖,带领他们一步步过上现在的生活,忘记了他们曾经有多么感激这对夫妻,忘记他们曾经说过会永远相信孙大人,永远跟随于他,永不相疑。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两个自己,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天使和恶魔的转换,仅在一念之间。

——

孙妈妈说完故事,问姜榆,“若大人是那两个女儿其中之一,大人会怎么做?”

姜榆想都不想:“让伤害我父母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把他们曾经施加在我父母身上的痛苦,千倍万倍的还回去。”

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亲人。

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会让伤人者付出这世上最惨痛的代价。

孙妈妈对她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大人……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别把我想得太好。”姜榆这样回答。

像光明磊落这种词跟她完全沾不上边。

她问故事后续,“后来呢?”

“后来,镇上的人都死了。”

“道士呢?”

“也死了。”

“死的惨吗?”

“挺惨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姜榆鼓掌。

道士不死,天理难容啊。

她睁开眼,“不过这个故事和我问你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答案妾身已经告诉大人了,”孙妈妈似是累了,说话声音很轻,“您想知道的,想探寻的,都在这个故事里。”

“行。”

姜榆起身,叫残阳走。

出门前,她回头看了眼孙妈妈。

屋子里一点都不热,相反,是很冷的。孙妈妈只穿了件贴身的红襦裙,裙下的身体早已瘦弱不堪。眼窝深陷,双目无神,面上隐隐有灰败之色。

姜瑜说,“希望还能再见到你。”

苦命的人,她希望能有个好结局。

孙妈妈说好。

石门开启又合上,脚步声渐渐消失。孙妈妈长长叹了口气,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小妹,这是阿姐最后能为你做的事。

希望大人能让你迷途知返,不要越陷越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