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刺杀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293字
  • 2022-06-21 02:31:36

回到自家老宅,姜榆已是半昏迷的状态。

萧景烨把人抱回房间放在床上,不知所措。

小美人儿不让叫太医,他也不会医术,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姜榆凭借最后一点意识,掀开眼皮,叫残阳去她平时待的那个屋子把靠门的抽里放的药瓶和木盒拿过来。

那是她前几天炼出来的药,对各种毒都有抑制效果。

毒人身上带的什么毒她暂时还不清楚,只能先用这个压制住。

那个屋子师姐从来都不让他进,现在也没时间看。到她说的位置找到药,残阳关好门,跑回师姐房间。

拿着一盒一瓶,他不知道怎么用。

姜榆声音轻的要没,一点点把方法告诉他。

残阳点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咬牙不让它流出来。他先把姜榆左胳膊上的纱布轻轻的查下来。

纤细的手臂上,赫然一道足有成年人两只手长的伤口,深可见骨,伤口附近泛黑,散发着恶臭。

萧景烨跟石恒都忍不住皱了眉。

残阳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按姜榆说的,拿出盒子里一颗药丸喂到她嘴里,轻揉她嗓子的位置让她吞咽。然后拿了一块干净的纱布,碾碎三颗药丸,把药丸粉末全部倒在纱布上,紧接着把瓶里的药水也倒上去。

残阳拿着纱布,看萧景烨,“帮我按住师姐。”

萧景烨点头,坐在床头,两手按住姜榆的肩膀。

残阳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终于下定决心,眼一闭,心一横,咬牙把纱布往姜榆伤口上一按。

“啊——”

姜榆疼的大喊,剧烈挣扎,颤抖。手背上,脖子上,额头上,青筋暴起。

萧景烨用力按住她肩膀,扭头,不忍看。

感觉手下挣扎的人逐渐没了动静,他才把头转过来。

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女孩双目紧闭,头歪在一边,疼晕了。

残阳把纱布移开,上面已满是黑血。他先把伤处四周的血清理干净,又用同样的方法把另一块纱布沾好药,给她敷上。

这次,床上的女孩没有动静。

残阳处理好这一处伤口,又急急忙忙去药房抓了些草药捣成汁,回来处理其他较轻的伤处。

表面上能看的见的还好,看不见的伤处,残阳不方便处理。

他问萧景烨能不能找个信得过的丫头来帮帮忙。

萧景烨自然是不会拒绝,这事别人去做他不放心,便决定亲自回府去找。

残阳正好也要出去。

师姐从大理寺审讯室出来的时候告诉他让他去御史府一趟,盯住李大人。

暗中盯梢这事只能天黑做,天亮了很不方便。

两个人都不在,没人守着姜榆,萧景烨跟残阳都觉得不妥,怕那个毒人跟到这里趁他们不在对她下手。要留石恒在这儿,孤男寡女,又不太方便

思来想去,萧景烨留了一整队护卫留在这里,王府离此处虽远,但骑马快去快回,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临行前,萧景烨一再嘱咐,千万要守好这里,不能让任何人闯入。

护卫队也知道里面人的重要性,郑重点头。

残阳换上夜行衣,黑布遮面,没骑马,两人不是一个方向,在路口分开。

——

城外

一个身披黑色风氅戴兜帽的人看着地上死去的毒人,拳头攥紧。

“来人!”

话音一落,数个黑衣人自阴影走出,站到他身后。

“去杀了那个女人,把她的尸体给我带回来。”

“是——”

与此同时,渊王府。

躺在床上的男人听完程泰的汇报,眉头深皱,略微思索后开口,“你亲自带人去她的宅子一趟,恐怕有人要对她下手。”

“属下遵命。”

——

姜榆这边。

萧景烨留下的护卫队一共有十二个人,院子里站了两个,房门前站了四个,剩下的都守在大门口。

他们都是守规矩的人,只做自己份内的事。不该碰的不碰,不该看的不看。

站的笔直,手握在腰侧的刀柄上,警惕的看着四周。

意外来的猝不及防。

门口的六个护卫只觉眼前闪过几道残影,下一秒脖子一凉,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向外喷溅。他们刚要用手捂住,却在那一瞬间没了力气,六个人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

瞪大眼睛,嘴巴一张一合的发不出声音,脖颈处的液体如流水一般顺着地上逐渐向四处流淌。

院子里的人听见声响,立刻警觉。抽出刀握在手里,一步一步小心的向门口移动。

刚走出三步,又是残影闪过。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皆已被割喉丧命。

八位黑衣人立于院中,看着地上的尸体,不屑,“中原武士,不过如此。”

视线扫视一圈,最后定在有亮光的那个房间。

主上口中的女人应该就在里面。

毁了他们在红城的藏尸地,又杀了他们那么多人,现在又来捣乱他们的计划,还杀了一个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的毒人。

这个女人,今夜必须死!

从尸体上踏过,黑衣人齐齐抽出弯刀,一点点向房间逼近。

早就听闻那女子武艺高强,足智多谋,就算与毒人交手受伤,此刻他们也不敢贸然进去。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来了八个人的原因。

他们步伐整齐,即将靠近房间时,箭宇破风之声让为首之人动作一滞,“闪开”二字还未等说出口,身后两人已中箭倒地。

剩下六人回身,并没想到还会有另外一拨人在这里。为首之人眯眼细瞧,“你们是渊王的人?”

程泰笑了,“既然知道,就速速离开,屋子里的人,不是你们能动的。”

“若是我们非要动呢?”

“那你们可以试试!”

两拨人很快打斗在一起。

姜榆在房间里躺着,剧烈的疼痛让她陷入昏迷。如今休息一阵,意识清楚了些,但身体无力,睁不开眼。

她听的见院子里刀剑碰撞的声音。

什么人在打架?

难道这么快就派杀手来了?

她试图动动自己的身体,醒过来。可疼痛和无力感一波接一波的袭来,让她刚清楚些的神智差一点又陷入混沌。

打斗声很快停止。

有脚步声进了房间。

姜榆死死的咬牙,拼命想让自己清醒过来。

“这小姑娘伤的不轻啊。”

程泰和女护卫红荛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的姜榆,渍渍渍的摇头。

红荛坐床边,盯着她细看了好一会儿,手指在她脸颊上划过“不过这小脸蛋长的真是好看,看这鼻子嘴巴,精致的跟刻出来似的。还有这皮肤,嫩的要出水儿了。”

程泰最听不得她这般调戏似的语气。

“行了行了,赶紧办正事。”他从腰间拿出药瓶,“这是王爷给的药,你帮她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吧。”

“哎呀给好看的小妹妹上药,本姑娘喜欢!”红荛一把拿过药瓶,眼冒星星。

转过身的程泰:“……”

很多时候他都在怀疑红荛到底是不是个女子。

红荛粗略看了一下,身上大大小小伤处不少。最严重的在手臂,已经上好药了,其余的跟手臂相比都还好。

这毒人下手真是狠!

她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一边要解开姜榆的腰带。

没等手指碰到黑色的带子,她的手腕忽然被抓住。红荛眼神一凌,抬头,本是昏迷的女孩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紧接着她就被一股大力顶在床棱上。

“说,你们是谁?”

姜榆用剑鞘顶着这人的喉咙,不住的喘气。

从醒来,拿剑再到把这人制住,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她一直能听见这二人说话,但无法判别他们是好是坏。她几乎耗尽自己所有的意志力去和那股让她混沌的疼痛感做抗争,这才勉强醒过来。

眼前一片模糊,她连这人的脸都看不清。

听不见声音,她手上的力气就不减。

就算死也得拉上一个。

红荛快被她的剑鞘顶断气了。

程泰一手刀劈向女孩后脖颈,这才把她救下。

“程泰老娘要杀了你……咳咳咳咳咳……”红荛按着被顶红的脖子咳嗽,“你再不转过来把她弄晕老娘就要被她杀了!”

“红荛女侠这么英明神武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一个小丫头杀了?”程泰憋着笑,扶着女孩躺下,“再说了,谁能知道她还会突然醒过来。”

红荛白他一眼,不想说话。

解开她的外衣时,一块玉佩掉了出来。

红荛本没在意,可当她看见上面的“谢”字,神色微变。

这不是……

她想了想,把玉佩放到女孩的枕下,没有说话。

——

萧景烨带人赶回,老远就看见大门口的尸体还有一地的鲜红。

果然有刺客来了。

他留下的护卫都死了,那小美人儿……

萧景烨气血翻涌,几乎不能思考。翻身下马,跌跌撞撞往院子里跑。

院内的死尸和血液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跑到房间里,见姜榆安然无恙的躺在床上,他这才松了口气。

等等。

小美人儿的衣服怎么换了?

他记得走之前她衣衫未动,现在染血的衣服都被换下,穿的是一套干净的中衣,盖着棉被,脸上的血渍也被擦掉了。

萧景烨低头看,姜榆脸上的伤口上有一层晶莹的膏体,应该是药膏。

有人来过这里?

还帮小美人儿换了衣服,处理了伤口。

他皱眉细想,不经意间看到了窗户外横七竖八躺着的黑衣人尸体。

萧景烨瞬间就笑了。

“石恒!”他转身叫人。

“属下在。”

“把那个丫头送回府去,警告她今天看到的一切不准跟任何人提起。另外,厚葬护卫队的兄弟们,再把外面黑衣人的尸体给我带到大理寺,严加看管,不准任何人接近!”

“是!”

萧景烨坐到床边,彻夜未眠感觉不到任何疲倦。他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孩,微微叹了口气。

小美人儿,快醒来吧,还有好多事情在等着你。

本王没有你那么厉害,但等你查清真相,本王一定亲手结果了凶手帮你报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