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女神变“女鬼”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81字
  • 2022-04-02 07:40:35

也许是残阳的话起了作用,姜榆晚上做梦了。

梦里她是一只刺猬,萧君澈是只狐狸。刺猬很小,狐狸很漂亮。

刺猬是狐狸的猎物,狐狸一开始不想吃刺猬,因为狐狸太无聊了,只想抓个东西回来陪他玩。后来刺猬为了逃跑,做了让狐狸不高兴的事。狐狸生气了,面露凶光,不仅凶她,还打她。刺猬特别害怕,不停的逃啊逃,最后还是没跑过,被狐狸叼着一根刺扔到河里淹死了。

窒息感将刺猬淹没前,她看见了狐狸凶恶喷火的眼。

姜榆就是被那双眼睛吓醒的。

惊魂未定间,她不停地大口喘气,像一个即将窒息而亡的人又重新得到了空气。

身临其境的感觉太强了,好像被扔到河里的真的是她。

总算平静下来,姜榆长长呼气,转头看了看,翻白眼。

原来昨晚趴他床边睡着了。

难怪睡的一点都不好。

她把手抽回来,扶床慢慢站起,活动酸麻僵硬的身体。

一晚噩梦,姜榆睡的不好,心情也跟着不好,整个人阴沉沉的,院子里的侍卫看见她都下意识地绕路走。

洗漱完回去,刚巧碰见残阳从房间里出来。

他伸了个懒腰,又做了伸展运动,拉伸筋骨,蹦蹦跳跳的,精神可好。

他昨晚睡的特别香,来黄州这么长时间,头一次没有做噩梦,一觉到天亮。

睡的饱,气色就好,心情也好,回头看见姜榆,笑眯眯摆手打招呼,“师姐早……嗷——!”

话没说完,屁股结结实实挨了一脚。

踹的还是跟昨天同一个地方,双重暴击。

残阳捂着屁股,表情从懵圈到万分惊恐到不敢相信再到气炸毛:“干什么又打我?!”

早上问候一下他还有错了吗他!

姜榆看着他,眼神不善,说了一句话,五个字。

“看你不顺眼。”

残阳:“……”

就好气!!!

气得直跺脚。

一大早就莫名其妙挨打,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这种委屈势当然不能忍。

那怎么办?

打回去喽。

于是乎,残阳对着离去的姜榆的背影隔空一顿拳打脚踢,过足了瘾,然后两拳化掌由身前自上而下,慢慢吐气。

呼,解气,爽!

——

早饭过后,残阳和红荛陆续到姜榆房间门口集合。

今天要去一趟文渊阁。

外面下着小雨,温度很低,像冬天一样。三人穿着厚厚的衣服,披着大氅保暖。

姜榆的大氅是黑色的,很厚,她今天还戴了黑色的面纱,只露出一双沉静冷淡的眸子。

残阳看看她,没说话,只是叹气。

他知道姜榆突然戴面纱的原因,怕让外人看见她现在的模样引起怀疑。

讲实,他师姐现在的状态特别差,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面容憔悴,日渐枯槁。

以前早上出门看见姜榆会惊讶,惊讶于她的美貌。

现在也惊讶,惊讶于她面色一天比一天差,一天比一天吓人。

残阳很担心她,但昨天跟今天都挨揍了,他也是有脾气的,才不想让她看出来他担心她,于是就从口袋里掏出药瓶给她,很不关心地说,“今天的药。”

他不会解毒,但他从医书里查到了能减缓毒性蔓延的药物。

姜榆看都没看,拔了瓶塞,面纱一掀,直接往嘴里倒。

忘了说,他弟弟是个大夫,也是个炼药师。在某种程度上,炼药的本事比看病厉害的多。

瓶里是药丸,她没嚼,直接咽了,吃完还残阳药瓶,手里多了两颗酸梅糖。

残阳才不是关心她,才不是怕她苦,着重强调:“从口袋里翻出来的,好久之前的了。”

姜榆把糖放到嘴里,苦味很快被冲淡了。

酸甜的味道让她心情好了点,伸手捏捏揉揉残阳的脸,笑道,“还是我弟弟最好。”

糖是她前几天做给残阳吃的,之前从来没做过,哪来的好久之前?

残阳傲娇扬脖。

哼,知道就好!

呼延卓尔吃完饭回房间待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过来找他们玩。看他们一身要出门的打扮,也想跟着去。

姜榆想了想,答应了,毕竟之前也是他们三个去的,不会引人怀疑,况且别院得有人看着,便告诉红荛,“你留下来,房间里不能没人。”

红荛明白她的意思,说,“好。”

祁画跟呼延卓尔一块过来的,她很想去看哥哥,想知道他现在好不好,但她不能去,去了会添麻烦。

残阳看出了她的心思,安慰道,“放心,有我们在,不会有事的。”

“嗯,”祁画点点头,“你们也要小心。”

因为下雨,三人没骑马,改乘了马车。

路上,一向嘴巴不能停的九公主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说话的机会。说了好些趣事,都是关于萧君轩的,在讲他怎么怎么笨,怎么怎么傻,怎么怎么出糗。

姜榆想,难怪最近没看见那二货,原来是跟呼延卓尔在一块。

马车到了文渊阁把他们放下,车夫问大概过多久回来接。

姜榆说不用,办事时间长,他们到时候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然后她就看见了车夫一脸我懂我懂的小表情。

姜榆:“……”

行吧,此“办事”非彼“办事”。

又把她当荒淫无度的朝廷大官。

呼延卓尔搭着她肩膀,笑道,“看来你这好男色的形象可是深入人心了。”

姜榆打掉她胳膊,“好像没说你似的。”

看残阳,“还有你!”

“我怎么了?我又不‘贪恋男色’。”

着重强调后四个字。

结果迎来两人一顿猛踹。

——

按规矩敲门对口令,开门的还是之前那位女子。

她的热情一如往常,在前面领路时总会挑起话头,或是问外面的情况,或是说些文渊阁最近发生的新鲜事,偶尔会笑笑来缓解气氛。

三人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

姜榆一直在观察她。

她不对劲。

说话的声音没有情绪,空洞而机械。表情也很奇怪,无论是惊讶,欢喜还是微笑,看上去都是一个表情,面部肌肉动都不动一下,非常僵硬。脸上还涂了厚厚一层与她肤色严重不符的脂粉,白的要命,口红选了大红色,视觉冲击力相当强。

虽然只见过她一次,但在姜榆的印象里她是个很会穿衣打扮的女子,长相也好,怎么今天……

另外两人也看出不对,悄悄凑到她身边,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姜榆摇摇头,示意先别管,看看再说。

女神变女鬼,审美直线下降,要么这是在玩阴间版cosplay,要么就是她遇到了什么事或人受了刺激,精神出了问题。

姜榆比较偏向后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