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故技重施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03字
  • 2022-04-17 15:56:40

屋外,天已大亮。

姜榆要用手去试萧君澈额头的温度,顿了顿,改用手腕。

总算没那么烫了。

她松了口气,替他掖好被角,悄声出门。

大亮的白天也是阴的。

折腾一夜,姜榆倒没有特别困,就是忙来忙去脚不沾地,有些腰酸背痛。她伸个懒腰,边活动身体边往厨房走。

两位王爷带来的人不少,多亏别院够大,他们基本都住在这里。一到白天,除去轮班巡逻的,剩下的人砍柴的砍柴,挑水的挑水,扫院子的扫院子,练武的练武,玩闹的玩闹,场面十分热闹。

要不是姜榆知道这是故意装给张常海看的,她还真容易以为他们组团搬家到这边过日子。

到了厨房门口,脚步忽然一滞。

她侧身贴住墙,慢慢探头往里瞧。

残阳坐在熬药的炉子旁,手里拿着扇风的蒲扇,困的东倒西歪,脑袋一点一点。

祁画本是坐他对面的,见他这样子,犹豫了一会儿,搬着自己坐的小木墩到他边上,直起小身板,伸手把残阳的脑袋轻轻扶到自己肩膀上靠着。

许是第一次与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身体有些僵硬,却又不敢乱动。自己适应了一会儿,小心地抽出他手里的蒲扇,对着药炉缓缓地扇。

姜榆笑了笑。

黄州这趟没白来。

她进去,祁画一眼就看到了她,要起来行礼。姜榆摆摆手,示意她好好坐着,又指了指残阳,伸出两根手指一弯。

祁画聪明,明白她的意思,不动了,憋着笑。

姜榆无声绕到残阳身后,两根手指弯曲,对准他的脑壳。

啪啪——

清脆两声响。

“啊!怎么了怎么了?!”

残阳猛地从木墩上弹起,一脸茫然地开口。

睡的正香,脑袋突然好疼,都来不及搞明白为什么会疼,下意识以为渊王那儿又出什么事了。

没人应他。

看了看憋笑憋的好辛苦的祁画,又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地姜榆,他好像明白了。

后知后觉地捂住脑壳,生气:“师姐干嘛打我!”

“你欺负人家祁画姑娘。”

“我哪有欺负她?!”

“还敢说,”姜榆揪他耳朵,一扯老长,“你舒舒服服睡大觉,让人家姑娘给你当人肉枕头,还让人家替你看着药炉,还说没欺负人家?!”

残阳嗷嗷叫:“我冤枉,我没有,嗷!疼疼疼疼——”

祁画忙解释:“大人,他没有,是我……”

“你别替他说话,我今天非得教训这个臭小子不可。现在就敢这么欺负你,那以后过日子还得了?!”

祁画眨眨眼,脸上晕染一层薄红,不知所措地低下头,“大人说什么呐……”

然后羞答答地跑掉了。

姜榆这才放开残阳的耳朵,看着祁画的背影,拍拍他肩膀,“眼光不错。”

残阳揉着耳朵,眼珠乱转,装傻:“听不懂师姐在说什么。”

姜榆淡笑不应。

“药好了没?”

残阳看了看,“还得等一会儿。”

“渊王的病得养多久才能康复?”

“不好说,他身体太差,别人静养十天半个月就能好的病,他最起码得要一个月到两个月。”

姜榆点头听着。

看来必须得那么做了。

她说起正事:“你有没有那种药,能让人全身虚软无力,不能乱动,只能在床上躺着。一乱动或者一用力全身就会疼痛难忍?”

她想说肌肉松弛剂,怕残阳听不懂。

残阳点头:“有啊。”

“给我一些。”

“好好的突然要这个做什么?”

姜榆接过药瓶,“让渊王安心养病。”

“养病跟这药有什么关系?”残阳搞不懂,俯身往炉子下面添了几根柴。忽然想到什么,看了眼药炉,又看看姜榆,“不是吧,你又要给渊王下药?”

锟爍盟约那次,关于姜榆给渊王下药把人打包送走的事,他后从烨王嘴里听说了。

只能说一个字。

牛。

姜榆大方承认。

“这次又为点啥?”

“他老管着我,不让我查案,说交给他来解决。可你看他病的那个样子,风一吹就得倒,还解决个什么?查案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以自己做好。况且他是因为救我才累出病的,不能再麻烦他,就让他在刺史府好好休息吧,”姜榆斜靠着水缸,双手环胸,侧脸精致,“黄州这点破事磨磨唧唧耽误这么久,烦了,不想再待了,早点查出来早点完事回家。”

她想吃孙师傅的菜,想回去抱姜滚滚,真心不想再留在这个阴间似的破地方。

残阳叹了口气,挺无奈的,“你就只会想着别人,什么时候能想想你自己?”

“我咋了?”

他扶着姜榆肩膀把人转个个,面对水缸,“自己照。”

姜榆疑惑低头。

平静的水面,逐渐映出一张脸。

三秒后。

“靠!这丑八怪谁?!”

残阳:“你。”

姜榆不敢相信,再次低头。

看见的还是那张脸。

面色蜡黄,因为太瘦,眼睛凸出的大,黑眼圈快掉到下巴,不仔细看还以为谁家僵尸跑出来了。

姜榆捧着脸蛋,罕见地被吓到。

这特么是她?

萧君轩还叫她小美人儿。

小美人儿个鬼哦!

“师姐只顾着查案,顾着渊王,那你自己……”残阳四处看了看,降低音量,“你自己中毒了你怎么不顾?”

姜榆还陷在颜值下滑如此之快的惊恐当中,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死不了。”

残阳盯着她,“那变得再丑点也没事喽?”

冰锥子般两道目光——

残阳一抖,道,“中毒本来就会影响气色,让人面如枯槁。要是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你连头发都得掉光。”

姜榆下意识捂头。

丑就算了,还要掉头发成秃子?

不行,绝对不行!

“你怎么知道我中毒?”

“那天给你把脉的时候知道的。”

“知道中的什么毒吗?”

残阳点头,“我找了好多医书,也只了解个大概。此毒非比寻常,若不是师姐体质特殊,恐怕早就毒发了。至于解法……”

他摊了摊手,“论起毒,师姐不是更擅长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