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抓人(一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360字
  • 2022-01-31 08:00:31

后半夜突然刮起大风,一直呜呜呜的响。

姜榆被这鬼叫似的动静吵醒,揉揉眼睛从被窝里钻出来。

外面一片漆黑,屋里只点了两个蜡烛,烛火幽暗,配合外面的声音,有点渗人。

若不是住的时间长,习惯了这鬼环境,姜榆差点以为自己来了阴间。

她睡得迷迷糊糊,脑袋还在一阵一阵的抽疼。记忆只停到自己被萧君澈抱上马,剩下的都想不起来。

想到这,姜榆往对面看了一眼。

帷幔挂着,床铺整洁。

人不在。

大半夜不睡觉跑去哪了?

有紧急的事要办吗?

她使劲按了按太阳穴,大脑清醒了一些,突然想起白天死去的男人。

这个时间,也不知道偷尸的人走没走。

算了,去看看。

姜榆洗了把脸,拿剑往出走。

夜晚的风很凉,月亮被乌云遮住,只剩一个角,留下缕缕亮光。

南街小巷这边近来死了很多人,纸钱凌乱飘飞,铺了满地,家家闭门不出,房屋静立于黑暗中。门上挂着的灯笼吱呀乱晃,烛火忽明忽暗,整条巷子像是地狱入口,阴气森森。

小巷附近有片茂密的树林,姜榆挑了棵相对隐蔽的树,人影一闪便到了树上头。

站在粗壮的树枝上,这个方向正好能看见上午那户人家院中的一切情形。

姜榆把兜帽挑起些,靠着树干,眉头拧紧。

刚才施展轻功,四肢像灌了银铅一般沉重无比,体内的痛感骤然爆发,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她差点没在半空掉下去。

现在倒恢复了不少,就是疼痛散去的慢了些,像水波一样,一阵一阵的,逐渐减轻。

她小幅度活动了一下四肢,心里很烦。

现在连轻功都用不得了。

她的轻功没有残阳好,但胜在有像瞬移一样的速度,加上有轻功做辅助,飞天遁地,来去自如。

如今,灵巧的鸟儿突然变成大象,沉了,飞不起来了。

内力不能用,轻功不能用,警惕性变差,速度也慢了,照这样下去,妥妥要变废人一个的节奏。

姜榆打了个哈欠,糟心地想,上辈子让蜘蛛吓出了一生的阴影,这辈子被蜘蛛害的身体机能啥啥都开始不行,她可能天生和蜘蛛有仇。

风凉的刺骨,瞌睡被吹跑了大半,姜榆等的手脚都要冻僵,小巷那边终于有了动静。

有黑衣人出现在那户人家附近的房顶上,身影如鬼魅般悄无声息,眨眼间便入了院子。

姜榆数了数,来了四个。

她并不着急,四把飞刀夹在指缝中。她在等,等他们对尸体动手了她再出手。

不然抓回去不好审,肯定会用各种理由狡辩。

黑衣人谨慎且小心地观察四周,确认无人,才往灵棚走。

两人在边上打掩护,两人去推棺。

姜榆在树上看的真切,手一扬,飞刀正要飞出。

下一秒,沉重纷乱的脚步声猛然响起。

数不清的火把光亮不知从何处奔涌而出,将院子里里外外团团围住。

火光之下,阴森黑暗的院落瞬间亮如白昼,刀枪长剑,隐隐闪光。

四个黑衣人下意识闪身想逃,却被反应迅速的兵士一箭射伤了腿,再将他们双手反剪跪压在地,牢牢控制住,再无逃离可能。

紧闭的堂屋大门此时缓缓打开,走出一灰一白两身形修长之人,还有上午见到的死者家属。

黑衣人见到他们时一愣,瞬间面如死灰。

灰衣那个没戴兜帽,能看见脸,是萧君轩。

白的那个戴着兜帽,看不见脸,不用看也知道是萧君澈。

姜榆大致扫了眼院里院外来的人数。

看这架势,他们应是早就布好了陷阱,等猎物上钩。

她没觉得意外,萧无耻是何等聪明睿智之人,她能想到的,他不会想不到。

这样更好,不用她动手,还省了四把飞刀。

把飞刀放好,往下拉了拉兜帽,姜榆像来时一样,人影一闪到了树下。

体内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好在这次来的快去的也快,她很快缓了过来。

事情有人搞定,她回去睡觉。

牵了马要走,刚迈出两步,脚步忽然顿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