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新的死者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417字
  • 2022-03-13 12:41:26

早上醒的时候,姜榆在萧君澈床上。

床的主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只有她一个。

她睡得头疼,胳膊麻,腿也麻,她慢慢伸伸胳膊,动动腿。

这下好,腿抽筋了,疼的她龇牙咧嘴。

迷迷糊糊下床,没站稳,咕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磕的疼。

姜榆好烦,用不疼那条腿踹桌子。

她看了眼床,不记得自己怎么到床上去的。印象里只记得昨晚后半夜萧君澈做噩梦了,死死搂着她的手不放,她坐在床边保持一个伸手半弓腰的姿势,保持了很久,特别累,还不敢动。

她揉揉膝盖,不太疼了,拿了套衣服去洗漱。

回来顺手整理好萧君澈的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太晚,姜榆头疼,从睁眼到洗漱完一直都疼,疼的她想吐。

她趴在桌子上,不想吃饭不想动。

残阳来找她有事,本来是很急,但看见她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就不急了。

——把人吵醒会挨揍。

他走到姜榆正面,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戳她胳膊,声音跟力道一样轻:“师姐?”

姜榆睁眼,眼皮折痕很深,眼角有点红。

她趴着睡着了,在她刚起床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后。

这副模样代表还没睡醒,残阳迅速跟她保持距离,又看了看她,觉得不对:“师姐不舒服吗?”

姜榆摇摇头,半张脸埋在臂弯里,“有事?”

“又出现新的死者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姜榆说去,没有犹豫。

死者的家在南街小巷,跟她之前去看过的那家是对门。

烨王和渊王都来了,张常海还瘫在床上,代替他的是个生面孔,看穿着是府衙里的捕快。

捕快带了二十多个人,除了他以外都守在门口,验尸,了解情况什么的由两位王爷的人在做。

姜榆去看了尸体,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二十八岁之间。

和以往那些没有不同,面容平静,身上无伤痕,在睡梦中走了。

她取了一点点尸体的血放在小玻璃罐里带走。

就算已经猜到,为了万无一失,还得再确认一下。

姜榆看看房子四周,跟对面那家很像,也是小四合院。

好像这个巷子里每户人家都是。

她去房间里看,里头在仔细寻找线索的护卫看见她,跟她行礼,告诉她一些基本情况。

这院子里只生活了夫妻二人,刚新婚不久,正是浓情蜜意,如胶似漆之时,却突然天人永隔。

姜榆顺着窗户往外看,失去丈夫的人儿在跟两位王爷哭诉。

昨天午饭之前,她丈夫说出去买酒。直到晚上才回来,第二天早上她做好早饭去叫他起来,却发现人已经没气了。

跟之前那些死者情况差不多。

姜榆在想,既然有人敢继续杀人取尸,那她要不要做个顺水人情?

失去丈夫的女子情绪已然崩溃,说到最后,掩面痛哭,泣不成声。

两位王爷安慰了几句。

萧君轩不经意地抬头,看见了站在窗边的姜榆。

他很高兴,蹦蹦哒哒过去打招呼,到面前就不高兴了,“小美人儿你昨天晚上做贼去了?”

姜榆反应有点迟钝:“啊?”

“你的黑眼圈都要掉到地上了。还有,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差吗?”她摸摸自己的脸,“我觉得还挺好的。”

就是头疼,还困。

“你要是哪里不舒服直接说,不能硬抗。”

“嗯。”

闲聊了几句。萧君轩把来时的发现和女人说的话给姜榆复述了一遍。

没什么值得注意的重点,姜榆越听越困,眼睛快睁不开了。

回去的时候骑马,姜榆坐在马背上,困的东倒西歪,好几次差点儿从马背上摔下去。红荛一直在边上守着她,心惊胆战的。

萧君澈也骑马来的,跟萧君轩走在前面。他听见后头的动静,掉头过来,直接把姜榆抱到他的马上,放在身前紧紧搂着,加速回府。

姜榆醒了那么一瞬,感觉自己在一个很温暖的怀抱里,很有安全感,放心地靠着,又睡过去了。

连下马被人抱回房间都不知道。

萧君澈以为她病了,摸摸额头,摸摸脸。

不烫,没发烧。

那应该是照顾他,没睡好,累了。

萧君澈给她盖好被子,不打扰她。

直到晚上。

他办完事情回来,姜榆还没醒。

晚饭时间到了,下人把饭食送到他们各自房间。

基本都是姜榆爱吃的,萧君澈等了等,见她没有醒来的意思,过去叫她。

她睡觉爱蜷缩成一团,整个人窝在被子里,不露脑袋。

萧君澈中途回来过几次,专门给她掀被子,让她透透气。

不过很快会恢复原样。

他把被子掀开一点,露出女孩的脸。女孩睡热了,碎发湿了些,脸蛋红扑扑的。

萧君澈轻声唤她:“该起来了。”

姜榆没醒。

萧君澈轻轻拍她一下,又唤一遍。

姜榆蹭蹭枕头,皱眉头了,哼哼唧唧。

萧君澈耐心很好,一遍一遍轻声叫她。

姜榆被吵醒,起床气爆发,特别烦,蹬了被子,手脚乱扑腾,在抗议。

扑腾了一会儿,要转过身继续睡。

萧君澈趁她转身这功夫把人从被窝里抓起来。

姜榆算醒了一半,眼睛始终没睁,低头坐着醒神。

萧君澈:“吃完饭再睡。”

她一天没吃东西了,对身体不好。

姜榆坐着不说话。

就在萧君澈考虑要不要把她抱过去的时候,姜榆突然往前一靠,伸手把人抱住。

萧君澈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摸摸她的头:“怎么了?”

姜榆搂着他的腰,脑袋靠在他肚子上,嘴里咕哝了句什么。

萧君澈低头去听。

她在喊疼。

萧君澈当即紧张了,拉开她的手把人扶正,蹲下看她,“哪里疼?”

哪里疼……

姜榆迷迷糊糊,五官揪在一起,使劲敲自己脑袋,“疼……头疼……头疼……”

“别打,”萧君澈握着她的手不让他乱动,揉了揉她刚才敲的地方,“去看大夫,好不好?”

“不要……”

萧君澈哄她:“看了大夫就不疼了。”

“不要……”姜榆不高兴,手一伸,搂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蹭蹭,委屈巴巴的,“疼……好疼……”

“阿九乖,去看大夫,看了大夫就不疼了。”

“不去……不去……”一说看大夫姜榆就直摇头,一摇头就更疼了,委屈又难受,埋在他颈窝里呜咽哼唧,快哭了。

这样可怜兮兮地撒娇,萧君澈心都要化了,把人抱着,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抚。

好像真的有用,姜榆没一会儿就不哼唧了,只是埋在他的颈窝里不肯出来,搂的紧紧的。

萧君澈以为她睡着了,“阿九?”

“嗯……”姜榆动了下,撒娇似的脸蛋蹭蹭他的鬓角,“要睡觉……睡觉……”

萧君澈耳根红透了,由着她,“好,睡觉,”拿过床上的被子把她裹住。

她睡得一身汗,衣服都有点儿湿了,一冷一热怕她生病。

他想拉开姜榆的双臂,让人到床上去睡。刚碰到她的胳膊,姜榆却像猜到他要干什么似的,搂的更紧了,坚决不撒手,就要抱着,萧君澈试了几次都没拉开。

女孩哼哼了两声,呼吸逐渐均匀。

睡着了。

萧君澈笑了笑,只能无可奈何地由她去了。

粘人的小刺猬,他也很喜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