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王爷第一次哄人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300字
  • 2022-03-31 13:23:29

欣赏美人儿能满足视觉的享受,但满足不了胃里空空如也的饥饿需求,姜榆看了一会儿就果断扔了美人儿跑去厨房找东西吃去了。

美人儿萧君澈也有事忙,即将执行的计划有的很多关键环节需要他一一确认。

跟萧君轩,红荛刚开始议事没多久,祁画端着木案来了。

木案上有吃的也有药,她把两碗莲子羹给萧君轩二人,剩下的都是萧君澈的。

鸡丝粥,冰糖雪梨,还有两盘样式新奇的糕点,一看就知道是谁做的。

唇角上扬,萧君澈心情很好。

红荛低头吃莲子羹,无视隐形狗粮。

萧君轩端着碗,神情黯淡。

下午,萧君澈被强制性叫回房间休息。

他身体弱,尚未恢复,一处理起事情来就没头。红荛跟萧君轩怕他身体承受不住,看都差不多了,直接把人送回去。

路过残阳房间,萧君澈想到了一件事。

门没关,他礼貌性的敲了三下,示意自己进来了。

残阳从一堆医术里抬起头,起身行礼:“见过殿下。”

“免礼,”萧君澈扫过乱糟糟的书堆,“你这是……”

“找本书,一直没找着。殿下可是有什么吩咐?”

“没有,本王想问你,有没有什么病症能让人突然眼睛发红,整个人变得狂躁,又能瞬间归于平静?”

他注意姜榆这种情况已经很久了。

他不知道这算病症还是什么,但能肯定,对姜榆有伤害。

对小刺猬不好的事不能存在,是病就治,是别的也要想办法消灭。

他的小刺猬,要好好的。

残阳想了想,道:“这不好说,得看具体情况。”

萧君澈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姜榆双眼猩红,满身戾气时的样子,没再继续问。

残阳把人送走,接着去找书。

他知道渊王说的是师姐,他也知道渊王说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但他不能说。

他答应过师父,会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祁画来找他的时候,险些被乱飞的医书砸了脑袋。

地上的医书堆得快比桌子高,残阳还在柜子里翻翻找找。

“你找什么呢?”祁画小心地走到他身边看。

残阳还在翻,“找书。”

“什么书?要我帮忙吗?”

残阳停下,深呼吸,认真道,“能救师姐命的书。”

——

晚上。

姜榆和以前一样打坐调息。

体内气息流动越发不顺,往常能顺利通过的几处大穴又堵塞了一处,而且每当气息流经时,体内的痛感越来越强烈,几乎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

姜榆咬牙运功,试图强行重开新堵塞的大穴。

几乎瞬间,针扎般的痛感猛然加剧。大穴似一道反射墙,将她施加的内力成倍反弹。

姜榆承受不住,再次吐血。

痛感逐渐消退,恢复了正常状态,她却久久缓不过神。

才短短一个晚上,身体情况又严重了不少。

姜榆擦掉嘴角的血渍,眉头皱的很深。

要是再这样下去,身体迟早会撑不住。

还没把张常海绳之以法,幕后真凶还未浮出水面,到处危机重重,之前就因为她的原因险些让整个局面陷入被动,现在绝不能再因为她出任何岔子。

更何况还有两位王爷在,得尽早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才行。

“咳咳咳咳……”

对面床上压抑的咳嗽声陆陆续续,一直没停过,隐约伴着翻身的动静,很轻。

之前不都好多了吗?怎么还咳嗽的这么厉害?

姜榆走过去,轻轻掀开帷幔一条缝,一句“怎么了”还没问出口,就看见了床上那人冷汗涔涔的脸。

男人闭着眼,神情很痛苦,两手死死攥着被子。因为极度压抑,额角,脖颈,手背青筋暴起。

似是察觉到了动静,他慢慢睁开了眼。

血丝遍布。

“怎么回事?”姜榆直接把帷幔拉开,用的劲不小,差点没扯碎。

男人声音是病态的沙哑,红着眼:“吵到你了?”

“吵什么吵啊!”姜榆火了,“不舒服为什么不叫我?”

“你需要休息。”

“休息你也可以叫我啊,干嘛自己忍着?”姜榆真的要气死,“你等着,我去找残阳。”

“别……”萧君澈拉着她的手,挣扎着要坐起来,身上没有力气,起不来。

姜榆回去扶他。

萧君澈靠着身后的枕头,拉着她的手,不让她去:“这么晚别打扰他休息,本王没事。”

“你这叫没事?那什么叫有事?咳死憋死就叫有事?!”

“老毛病了,歇一会儿就好,”气息不顺,他侧过头咳嗽,咳的很厉害。转过来时脸又白了几个度。还在对她笑,特别温柔,在安慰她,“本王真的没关系。”

姜榆要气疯了,火压不住,说话声音都大了:“生病不看大夫,你要干嘛?就叫他过来给你看看开点儿药能怎么呢?你告诉我能怎么?!”

说到最后,几乎都是吼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只要一想到他为了不吵到她,拼命压抑着咳嗽,连翻身都小心翼翼不敢出太大动静,她心里就像揪起来一样难受,难受的想哭。

“怎么还生气了,”萧君澈没见她发过这么大的火,赶紧顺毛。

他找了个理由:“药太苦,本王不想吃……”

姜榆把手抽回来,不想跟他说话了,还是非常生气,“没生气,爱吃不吃。”

她不吼了,声音小了,声音里有点难过。

萧君澈看见她眼睛红了。

不是之前那么多次的眼睛红。

他慌了,去拉姜榆的手,姜榆生气,他拉她的手好几次都被躲过去了。他不着急,等了一会儿,试探着晃晃她环着的手臂。

没被推开。

他又等了一会儿,试探着去拉手。

然后就拉到了。

萧君澈松了口气。把冰冰凉凉的小手包在掌中,轻声细语的哄:“你别生气,是本王错了,阿九大人有大量,原谅本王这一次,好不好?”

姜榆不跟他说话,气哄哄的。

王爷就继续哄,好温柔好温柔地哄,“本王知道错了,下次再难受的话,一定马上告诉阿九,绝对不忍着,阿九不生气了好吗?”

“原谅本王好不好?”

“本王保证没有下次,以后都听阿九的。”

“不生气了,好不好?”

“别生本王的气了。”

“好不好,嗯?”

他第一次哄女孩子,很笨,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她消气,只会反复说着差不多的话。他咳嗽的厉害,嗓子很痛,很难受,声音沙哑,几乎不能连串完整说出一句话。即便如此,在姜榆的耳朵里,他说话的声音依旧好听。

就像他这个人,无论在什么样的状态下,都特别勾人。

为了哄她,萧君澈坐的离她很近,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轻扯了下她衣袖的一个小边边,晃晃。

他在撒娇。

姜榆回头看他。

这人气色很差,眼睛还是很红,红血丝一根都没少,不像平时一样水气氤氲,流光溢彩,眼角耷拉着,没有精神,看上去还有点儿小可怜。

喷火龙变成了大老虎,大老虎变成了生病的猫。

可怜兮兮的猫。

姜榆早在他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心就软的一塌糊涂了,现在已经化成了一滩水,但面上还是傲娇气鼓鼓的。哼了一声,手抽走,端着洗脸盆出门了。

她一走,萧君澈克制不住地开始咳嗽。

喉咙像是被大火灼烧,很难受。什么都咳不出来,只有疼。

他咳了很久才好些,慢慢的平复呼吸。

姜榆半天才回来,带着一盆热水和一碗冰糖雪梨。

她把毛巾浸湿,拧干,要给萧君澈擦脸。她想硬气地开口,可一看这人可怜兮兮的难受模样,她一点都硬气不起来,轻声道:“我给你擦擦脸和手,睡觉能舒服点,要是觉得热或者不舒服的话,跟我说。”

萧君澈一直在靠着枕头闭目养神,听见她的话才睁眼,眼角弯弯:“好。”

姜榆把他的碎发挽到耳后,仔细地擦了脸,脖子和手之后才把碎发头发放下来,稍微整理了一下,又喂他吃冰糖雪梨。

他不想喝药,又不想去找残阳,只能先喝冰糖雪梨缓缓。

萧君澈全程很听话,乖乖地靠在那。

吃完,姜榆扶他躺下休息。

萧君澈不经意间看见她衣摆上有片红。

姜榆穿的衣服是浅灰色的,所以格外明显。

“衣服怎么回事?”

姜榆低头看了眼,“刚才碰倒了装生鸡肉的碗,血蹭了我一身。”

萧君澈眯了眯眼,没拆穿。

姜榆盖好被子,把他的手塞到被里去,“睡吧,我在这给你挡风。”

萧君澈把她的手也拉进去,五指相扣,问,“还生气吗?”

姜榆哼哼,头一扭:“不告诉你。”

“那本王就当不气了,”萧君澈侧过身,正对着她,握着她的手,满足的闭上眼。

小刺猬会担心他,紧张他,他很开心。

姜榆发现了,每次只要她在,这人都会拉着她的手睡觉。除非他真的睡着了,不然绝对不松开。

从站着的挡风板到坐床边给拉手,姜榆觉得自己就是个没有灵魂的工具人。

喝了冰糖雪梨,嗓子舒服了一点,能拉小手,又舒服了一点。但加起来只有两点,他还是难受。

姜榆看见了,美人儿皱着的眉头就没松开过,时不时地咳嗽。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只会轻轻的帮他顺背,不知道有没有用。

“宫里有那么多厉害的神医,为什么一直没治好你的咳疾?”

“落下病根,治不好,他们也没办法。”

落下病根……

姜榆想到了他后背的疤:“是你小时候那场……”

“嗯。”萧君澈喉咙又一阵阵的疼,忍不住咳嗽。

姜榆给他顺背,等好些了,给他吃了颗糖。

润喉糖,她自己做的。

喉咙里清清凉凉的,舒服了好多,萧君澈的眉头松开了些。

姜榆说:“他们治不好,不代表残阳治不好。听大夫的话,按时吃药,按时休息,一定会好的。”

萧君澈两只手包着她的手,轻声说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