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脸蛋蹭蹭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18字
  • 2022-03-13 11:53:38

这边处理完张常海,萧君澈也不得闲,一堆事在等他。

贸然离开陵城,招呼都不打一个,找不到人的皇帝已经派暗卫连送来十几封书信询问情况。隐藏在暗处的钉子也得了消息,蠢蠢欲动,准备闹出点动静。

黄州驻守的暗卫知他到来,暗中将调查到的线索送至他手上,下一步行动等候安排。

还有黄州官府近几个月来的卷宗,档案,死亡人口调查名录,案件调查进展等等等等,都需他来解决。

萧君轩想帮忙,可很多事他做不了主,只能在一边看着。

眼见萧君澈从天亮忙到天黑,咳嗽的越来越厉害,急得来回转,“四哥你歇一会儿吧,你都好多天没合眼了。这些事又不着急,什么时候看不行?再这样下去你身体受不住的!”

书案后的人未抬头,“你要不在我面前晃我可能还撑得住。”

萧君轩:“……”

哼一声,老老实实去椅子上坐着了。

又忙了好一会儿,萧君澈把写好的信放进信封交给红荛,又将看过的密函扔进火盆烧掉,看着它们化成灰,缓缓松了口气,两指捏着眉心。

累极。

送来的信件密函都是机密,若不早些处理掉,他怕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咔嚓——”

闪电划过天际。

萧君轩正感叹这破地方电闪雷鸣雨下个不停真烦,一回头就看见他本来在闭目养神的四哥腾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起的太猛,眼前一黑,差点没倒下。

“四哥!”

红荛眼疾手快把人扶住,见他脸色差成那样,忍不住也劝,“主子还是先回房歇歇吧。”

自打出了陵城,一路快马加鞭,就没见他正经睡过一次觉,吃过一回饭。把姜榆救回来的这几日,一直不离左右细心照顾着。王爷这般虚弱的身子,哪能吃的消?

却见那脸比纸白的人摇摇头,说了句无事便着急往外走。

走到一半又停下,“老八。”

“啊?”

“你也累了这么些天,今日早点回去歇着。”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萧君轩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道,“我不累,我好着呢。”

想了想,又道,“四哥要去看小美人吗?那我跟你一起。”

男人眼睛一眯,声音一沉,带着不容置喙的威慑力,“回去休息。”

萧君轩一抖。

仿佛又回到了以前背书偷跑出去玩被抓回来的挨训现场。

撇撇嘴,不情愿地应了。

——

今夜的闪电似乎格外频繁。

轰隆隆的炸响接连不断,白光要把黑夜照亮。

萧君澈急匆匆赶到别院。

正巧碰见残阳从姜榆房间出来。

残阳行了礼,道,“师姐醒了,身体情况稳定,没有大碍。只是不说话,还有……”

他举了下手里的木案,“不喝药。”

萧君澈跑来的,此时一停,呼吸急促,喘不上气,又不住地咳嗽,咳得撕心裂肺。

残阳看不下去,没管礼节,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男人摆摆手,示意不用。他以拳抵唇,尽力压制捂住咳嗽的声音,半天才好些,接过木案,“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臣告退。”

残阳想,得回去熬几副治咳嗽的中药给他了。

不知是否因为咳嗽的缘故,脑袋嗡嗡响,眼前的东西也在打转。萧君澈用力拍拍头,缓了缓,视野好了些。

他推门进去。

房间里只点了床头的蜡,有些黑。

姜榆靠床头坐着,盯着床上某一处发呆。

从他的这个角度能清楚看见女孩儿高挺的鼻梁和瘦到尖尖的下巴。

萧君澈放下木案,坐到床边,轻轻握住女孩缠满绷带的手,说了一句他说过很多遍的话。

“打雷而已,不怕,没事的。”

小刺猬怕打雷,他昨天见到了。

所以他着急赶过来。

姜榆慢悠悠把目光从她盯着的位置移到面前这人身上,眼神呆愣。

慢悠悠的反应,慢悠悠的点头。

萧君澈笑了笑,替她把碎发挽到耳后,“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姜榆又慢悠悠的反应。

这回是慢悠悠的摇头。

“那该吃药了。”

回应他的是坚决的摇头。

摇成波浪鼓。

萧君澈也摇头,“不行,生病要吃药,不然身体不会好。”

姜榆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脸颊有点鼓,表情呆滞。

她在不高兴。

眼睛里就写了两个字。

“不!要!”

萧君澈笑出了声,可喜欢她这呆呆傻傻的模样,捏了捏女孩的脸蛋,“那先吃点东西,吃完东西再吃药,好不好?”

姜榆慢悠悠皱起眉头,眨了眨眼。

她在思考。

半天,慢悠悠点头。

萧君澈笑着去给她拿药。

刚起身,脑袋里嗡的一声,像潮水击打岩石一般,一遍遍在响。身体如浮上云端,四肢完全不受控制。

眼前的一切都在转圈。

圈圈突然一黑,他控制不住地往前一栽,彻底失去了意识。

——

残阳把完脉起身。

一群人围着他,“王爷怎么样了?”

他回答病症向来很简洁,“太久没好好休息,身体熬不住。又淋了雨,感染风寒,发了高热,他自己一直不知道。拖着拖着,严重了,就晕倒了。”

“问题不大,吃几副药,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萧君轩叹气,“本王就说让四哥好好休息,他偏不听。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呼延卓尔看他一眼,“当然是让好看王爷在这儿好好休息了。”

“可这是小美人的房间,小美人也是病人,总不能叫两个病人互相照顾。要不本王把四哥背回房间?”

残阳:“王爷现在发高热,出去吹风会只会让他烧的更厉害。”

萧君轩看呼延卓尔,“那让小美人去你房……”

呼延卓尔拉着祁画,笑眯眯打断他,“本公主跟小妹妹一起睡,房间没地方。我们两个睡觉都死,没办法照顾她。”

萧君轩目光一转。

残阳:“属下明天还得早起给师姐和王爷熬药,要早睡。”

再转。

红荛:“属下明日有事,也要早起。”

再转。

石恒:“男女授受不亲,属下不敢。”

萧君轩:“……”

感情你们一个个都有事儿。

他微微一笑,“行,那本王来。小美——”

人字还没出口,衣领一紧,差点勒断他脖子。

回头一看,呼延卓尔正拽他衣服领子。

“干什么?干什么你又拽本王?!本王不要面子的啊?!”

“面子个屁,拽的就是你这个没眼力见儿的二货!”

“你说谁二货呢?你再给本王说一遍!”

“二货!二货!二货!本公主说三遍了,怎么样?”

“你!你个泼妇!嗷——”

后面是被打的声音。

一众人笑着跟出去,贴心关上了门。

萧君澈是烨王被拽出去的时候醒来的,头很重,嗓子里像是着了火,又干又痛。

姜榆坐在床边陪他,手塞在他的手掌里。

还是那副呆呆的表情,不说话也不笑。

萧君澈看见她就很开心,五指弯曲,包住女孩儿的手,力道很轻,“本王没事……”

喉头一劲,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女孩儿终于有了反应,坐近了些,另一只手轻轻的在顺他的胸口。

萧君澈唇角上扬。

头一次觉得生病这般好。

不咳嗽了,女孩的手也停了。

萧君澈见她还是那身单薄的中衣,眉头紧皱,想坐起来给她披上被子。

还未等动,女孩却先动了。

两手抓着他的一个手掌,轻轻拽了下,萧君澈随着她的动作抬起手。

姜榆慢慢低下头,脸蛋挨着他的掌心,慢悠悠蹭了蹭。

掌心是女孩儿滑嫩的肌肤触感,眉头缓缓松开,萧君澈笑了。

生病,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