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他在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47字
  • 2022-04-07 10:07:57

“妈的,这婊子骨头真硬,被打成这样都翘不开她的嘴。”

“操,老子就不信用电棍电她百八十遍,她还不张嘴。”

“野蛮人,要我说还是先给她打几针安非他命,再扒了她的皮,剁了她的肉,那多有意思。”

“行了,闭嘴吧,还要拿她跟中国军方换人,弄死就不好了。”

“大哥,可这小娘们儿伤了咱十来个兄弟,整天还骂骂咧咧的,看着就欠揍。”

“小朋友嘛,适当教育一下就好。把她扔到后院地牢里去,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哈哈哈哈,还是大哥有办法。”

他们说的她,是十八岁的姜榆。

初入警队,年轻气盛,第一次出任务一心只想立功表现。不听领导再三劝阻,执意潜入毒贩窝点抓人。

结果可想而知。

由于事先了解不充分,她落入了毒贩的圈套。

那是伙跨国贩毒集团的残留军,相关人等在警方与线人的不懈努力下,花费了几年的时间逐个缉拿归案,只剩下最后一位当家人和一群小弟隐藏在了A市,又被警方发现。

走头无路的毒贩丧心病狂,他们将她囚禁,铁棍击打,倒吊浸在水中,用匕首在她身上划开一个个伤口再倒上辣椒水,能想到的折磨方法都用了个遍。后又以她为条件,向警方提出交换人质。

交换的对象是半年前被抓获的一位贩毒集团核心人物。

在等待交涉的过程中,毒贩对她的折磨从未停止。他们将她扔进地牢,里面是集团首脑的爱宠——各类毒蛛的巢穴。他们任凭毒蛛对她疯狂啃咬,又在毒性扩散的第一时间把她拉出来,给她注射血清治疗。确认没有生命危险后,又再扔她下去。

就这样无限循环。

直到警方赶来把她救出时,她早已奄奄一息。

好在毒贩给她打的抗毒血清起了作用,毒素没有侵入血液。经过数个小时的抢救,总算活了下来。

而那段黑暗的记忆,成了将她拖入深渊的开始。

魔鬼冷眼瞧着,生怕错过地牢里任何一幕好戏。看着痛苦绝望将她淹没,他们鼓掌、欢呼、大笑,笑的欢快又狰狞。

黑暗中密密麻麻的眼,从四面八方向她聚拢。

她蜷缩在角落,那些阴冷如刃的寒光快要将她凌迟。

滚开……

滚开……

怪物不会理的。

它们听不见,看不见,只会遵循本能,顺着猎物的香气,靠近。

沿着蛛网,沿着地面,靠近。

然后吃了她。

越来越近。

姜榆快疯了。

她紧紧缩在一起,闭着眼,不听不看不想,铺天盖地的恐惧还是不放过她。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来救她。

内心深处忽然响起一道冷冽的声音。

“为什么要怕?”

“你要杀光它们。”

“杀光!”

“杀光!”

是啊,为什么怕?

是它们这群怪物要伤害她。

它们该死。

全都该死!

——

昏迷中的人儿陡然睁眼。

双眸猩红如血。

为她擦汗的手一顿。

猩红越发浓厚,姜榆猛然坐起,一手推开面前的手臂,另一手直奔那人喉头而去。

“王爷!”

“主子!”

众人惊呼。

那人反应比她还快,握住那只奔他而来的手,一扯,将人拉到怀中控制住。

紧绷的身子骤然放松。

清淡的花香围绕着她,隔开了欲将她拖走的魔鬼。

那股力量悄然退下。

理智逐渐回笼,姜榆慢慢清醒,盯着床壁,目光怔愣。

耳边是她最喜欢的嗓音,低沉沙哑,富有磁性,在说着最让她心安的话。

“别怕,本王在。”

姜榆眼眶有点湿。

她从那人怀抱中挣脱出来。

眼前的人似是瘦了些,面色不太好,却丝毫不影响他惹眼出众的好看。相对而坐,距离很近,能清楚看见这人白皙似玉的皮肤,面部轮廓鲜明,线条流畅,五官精致,桃花眼里总是滢着薄薄一层水汽,望向她时有无限温柔。

是他。

他怎么来了?

姜榆一时反应不过来。

萧君澈唇角上扬,觉得她这呆乎乎的模样很可爱,习惯性揉揉她的发顶,“没事了。”

褪去猩红的双眼满是血丝,乍看上去很吓人。男人却是无觉,揉脑袋揉的兴起。

姜榆皱眉,不喜欢这个动作。

她转头看。

屋里有很多人。

残阳,祁画,呼延卓尔,萧君轩,石恒,红荛,都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不是矿洞。

这是她的房间。

她回来了?

“轰——”

天空响起炸雷。

姜榆瞳孔猛地一缩。

伴着电闪雷鸣,魔鬼桀桀的笑声,八爪虫子的眼,还有那该死的触感。

都一起,又来了。

红色再度爬上眼,深处的力量蠢蠢欲动。

女孩儿垂着头,全身控制不住地战栗。

萧君轩发现她不对劲,“小美人儿怎么了?哪不舒服?”

“出去。”女孩声音嘶哑。

萧君轩一愣,“小美人儿?”

“出去!”

“都出去!”

“滚!”

“滚啊——”

女孩把床上所有的东西全都砸向他们,蜷缩在床角。

红荛绕到萧君澈身侧,“主子,我们先出去吧。”

“你跟他们先走。”

“可姑娘现在这样……”

男人声音一沉,“出去。”

“是。”

萧君轩不想走的,他想留下,被呼延卓尔一把拽走。

“干什么?本王要留下照顾小美人儿。”

“闭嘴吧,好看王爷在里头有你什么事儿?赶紧走!”

“可……啊——”

呼延卓尔直接把这个没有眼力见的大灯泡往外一甩。

关上的门阻断了声音。

房间只剩他们两人。

姜榆捂着耳朵蜷在床角,无助地瑟缩着。

萧君澈轻声道,“他们都走了,没事了。”

“不会再有伤害你的人,不会再有那些可怕的东西,本王帮你把它们都杀了。”

女孩还在发抖。

无止境的恐惧快将她压垮。

萧君澈慢慢靠近她,“它们不会出现在你的视野里,你害怕的事情也永远不会再发生。”

“本王会一直护你,一直陪着你。”

“你信本王的,对不对?”

“阿九乖,过来本王这儿,好不好?”

颤抖的女孩缓缓抬起头。

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朝她展开。

手的主人有世上最精致绝伦的容颜,他就在那里,白衣似仙,静静地等她。

尸山血海的炼狱里,无尽的黑暗笼盖苍穹。

终有一日,黑暗被划破,撕碎。

然后他来了。

他来救她了。

姜榆缓缓把手搭上。

随后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恶魔嘶吼着,不甘地走了。

漆黑的雨夜里,温柔的白衣少年将女孩儿圈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别怕,本王在。本王会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大雨倾盆,冲走了魔鬼的狞笑,冲走了难过的记忆。

疲倦悄然袭来。

再次陷入黑暗前,女孩轻轻地说,“谢谢。”

萧君澈笑笑。

“不客气,我的小刺猬。”

——

破晓。

关闭一夜的房门开了。

红荛上前,“主子。”

男人彻夜未眠,精神不太好,眼下有淡淡的黑青,眼神阴沉。

他只说了一句话。

“叫张常海过来见本王。”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刺猬被弄成这样,他绝不放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