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地图上的新线索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26字
  • 2022-06-21 02:20:51

姜榆自然也听见了动静。

她端着最后一道菜从厨房出来,就看见饭桌边上两个呼哧乱造的身影。

把菜放到桌子上,抬手照着两人头顶一人一锤:“滚去洗手!”

一天东奔西跑,这里摸摸那里碰碰的,不洗手就吃饭,等着坏肚子?

残阳捂着头,瘪嘴:“师姐,饿,吃完再……”

洗字还没说出口,姜榆的眼神就飘过来。

瞬间什么话都不敢说,拉着萧君轩去洗手。

通常这个眼神代表的意思就是,再多说一个字,立马挨揍。

他累了一天了,真心不想再挨顿打。

认认真真把手洗干净两人才敢回去,坐下一看,姜榆又帮他们添了满满一碗饭。

残阳朝她嘿嘿笑了笑,继续低头吃饭。

“小美人儿,你做饭的手艺太好了,”萧景烨狂吃狂吃,腮帮子鼓鼓,“比四哥府上的孙师傅做的都好吃。”

“好吃就多吃,管够。”姜榆给他们一人夹了一个鸡腿,看见他们吃的开心,自己心情也不错。

一顿酒足饭饱,萧景烨跟残阳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非常满足。

姜榆问起正事:“查的怎么样?”

“按照师姐交代的全部问完了。”残阳坐直身子,“怀孕女子失踪的一共有十六家,都是十八岁即将在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内临盆的年轻女孩。且失踪前都在夫家,出事之前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全部是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人就不见了。”

萧景烨接着说道:“孩童失踪的有五家,都是刚出生没多久尚在襁褓之中的男童,跟那些失踪的怀孕女子一样,父母抱着孩子睡觉休息,醒来孩子就消失了。”

年龄相同,临盆的日子相近。

失踪的孩子都是刚出生没多久的男童。

还有不见的李二夫人,被打死的三夫人……

这些线索之间有什么联系?

姜榆脑子乱糟糟,暂时理不清。

闲聊了一会儿,她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朝萧景烨开口:“你可有城中的地图?”

“有啊。”萧景烨挥挥手,石恒将地图平铺在桌上,“你要这个干什么?”

姜榆没回他,看向残阳,“还记得去过的这些失踪人家的位置吗”

“记得。”

对于自己的记忆力,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姜榆去房间拿笔出来给他,“把所有人家的位置,在地图上标出来。”

残阳很听话地照做。

一阵圈圈点点后,四个人盯着地图。

三个男人看见上面的两条直线,眼睛瞪大。

姜榆笑了下,“瞧,还有意外发现。”

地图上以御史李大人家为起点,圈出的地方连在一起正好是两条直线,向东西两个方向延展。长的那条是失踪怀孕女子的住址,短的是失踪婴儿的住址。

由此可得,这些人的住址是有规律的。如果按照地图上这条线的方向向下继续测算,就能提前找到下一位要失踪的怀孕女子,早些去布防抓凶手。

这些其实很好想,三个男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阵,纷纷向边上的女孩竖起大拇指。

姜榆耸耸肩。

她也只是试试,没想到还真在这些人的住址上发现了线索。

“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很多要做的事。”姜榆打了个哈欠,摆摆手,“明天见王爷。”

本想赖在这儿不走的萧景烨:“……明天见。”

——

从姜榆家出来,萧景烨嫌自己府邸太远,懒得回去,便改道去了渊王府找四哥。

一进飞缘阁,他就开始“哎呀呀”的狼哭鬼嚎,“四哥我累死了累死了,今天晚上你收留我吧好不好?”

主座上的白衣男子失笑,“好。林叔,去叫人把八弟常住的房间收拾一下。”

“是。”

“四哥你都不知道,我今天为了查案子在城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一天,”萧景烨委屈屈,“脚都走破了。”

“是吗?那八弟可查到了什么?”萧景渊放下手中的竹简,十分感兴趣的向他看过来。

说到这些,萧景烨来了精神,把从早上验尸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部都讲给他听。

末了,还兴冲冲的说,“我就说小美人儿很厉害吧,要是让那个冯老王八知道估计得气死他!”

萧景渊倒也听说了前几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据说冯相跟那几位大人到现在还在府中禁足没出来。

“八弟也要多向你口中的阿九姑娘多学学,别让人觉得我南国的王爷一无是处。”

萧景烨摇头,“我没那么聪明的脑子,学也学不会,还是在一边帮忙比较好。再说了,我有四哥在,会那么多干什么?”

他的心思很简单。

什么朝堂政事,天下形势,他统统不在意。

不喜欢权势,不喜欢名利,就喜欢跟在四哥身后做个无忧无虑的王爷。

“行,八弟高兴就好。”那人笑笑,“不是说明天还有事情做?早些去休息吧。”

“四哥也早点休息。”萧景烨被石恒扶着,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确定人走了,程泰才从屏风后走出道:“主子,暗线来报,那位阿九姑娘发现了御史府两具尸体的不对劲,她缝尸体的银针变黑了,现在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

“要不是她现在忙,估计你们这个消息都带不回来。”男人合上面前的竹简,两手搭在书案上,长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程泰试探着问,“那……要不要放消息给她说大理寺两位大人有问题?”

萧景渊捏了捏眉心,神色疲倦,“不用,等明天她的计划一实施,她自然就知道了。派人去出城的路上堵着,估计明天大理寺那两位就要逃了。”

“是。属下扶您回去休息吧,您的病才刚好一些,不能过于劳累了。”

他们家王爷的病,始终让人担心。

男子似是累极,慢慢点了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