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巨型蜘蛛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385字
  • 2022-06-29 16:43:13

他生的俊美,也有一双形状很漂亮的桃花眼,眸色较常人要深上许多。虽深却亮,明澈如光。

此时此刻,她从少年漂亮的眼睛里看见了明晃晃的忍俊不禁。

再联想到刚才自己干了什么……

姜榆默了默,把卡在一半的懒腰伸完,道:“什么时候醒的?”

“有一阵了。”

“你看着我笑什么?”

萧川道:“坊间都传大人虽有绝世美貌,却不苟言笑,所到之处如寒冬腊月,冰封三尺,让人难以接近。今日想来,传言果然是传言,不足为信。”

“怎么说?”

“大人分明是个可爱有趣,平易近人的小姑娘。”

姜榆笑了一声,摇摇头,手里一截腿骨转出花。

可爱?

对着骷髅头自言自语哪儿可爱?

活了两辈子,她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和这个词沾边。

还有。

“小姑娘?老姑娘才对。”

在这个时代,十九岁孩子都能满街跑打酱油了。

“大人又说笑,您这般年轻貌美,何来老姑娘一说?”

“行了行了,闭嘴吧。”姜榆不爱听这些天花乱坠的漂亮话,“挺好的人,干嘛非学官场上那套阿谀奉承的把戏。”

萧川一顿,缓缓道:“生意场上向来如此。”

商人与商人之间,素来都是人前和善,人后才见真章。

表面好听话只为应付罢了。

实则自己恶心的同时也在心里谋划,怎么样才能“光明正大”吞你家产夺你生意。

“我不是商人,这也不是生意场,好好说话。也不用老是在下长在下短的,正常称呼就好,不然……”她指边上的小山,“我就把你做成骷髅。”

萧川知她在开玩笑,拱手作礼,道:“草民遵命。”

姜榆在看他腿上的伤,还好没继续流血。抬头观察少年的表情,除了苍白未见其他,不知是忍痛能力太强还是怎的。她问了一嘴:“很疼吗?”

“不疼。”

要么是他意志力强,要么他好面子,不想跟一个女子喊疼。

开玩笑,腿扎穿了,又缝针,还没有麻药,不疼除非你是神。

姜榆这样想。

又听少年道,“在下……”

姜榆瞪他。

萧川笑了笑,道:“我的双腿已经很多年没有知觉了。”

检查绷带的手一顿。

把这茬忘了。

“抱歉。”她又戳人伤心事。

“没关系。”

检查过伤口后,姜榆起身,道:“你在这休息,我四处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

“我与大人一同找吧,这里这么大,两个人一起总也方便省事些。”

姜榆想了想:“也行。”

说着从腰后掏出了一把飞刀给他。

“这是?”

“拿着防身。”

萧川接过:“多谢大人。”

此处地方不小,四周空旷,只有光秃秃的石壁和成堆成堆的人骨。

起初姜榆担心矿洞在地下,空气稀薄,时间长了他们就会因缺氧窒息而亡。但掉下来这么长时间二人都没事,也让她稍稍放下心。

空气充足也不可久留,待久了不是渴死就是饿死。

“大人。”不远处的萧川在叫她。

“怎么了?”

萧川指着身前脚下的位置:“大人且来看此处。”

姜榆过去。

这里的地面到处都是细软厚密的白沙,即便脚踩上去也不会变色。而萧川手指的位置,白沙成了黑沙,还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恶臭。

由于变黑的范围不大,之前就未曾注意。

姜榆蹲下,拿了根腿骨,把中间的黑沙左右扒开。

待黑沙清除,入目是一大块纯黑的方正石板。

石板上有许多不规则的划痕,细小而长,几乎遍布其上。

姜榆皱眉看了看,伸出五指,微微弯曲,模拟抓挠的动作。

她又扫清了石板的前后左右,露出的皆是与此相同的石板。

同样大小,同样划痕。

姜榆对比了一下,中间那块石板和它后面那块上的划痕是连着的。

她转头去尸骨堆里扒拉,找出一块完整的手骨。

第一指节都是断的。

再看看其他,也是一样。

至此,姜榆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萧川也猜到了:“这些人被抓进来后似乎被要求做什么。他们不愿,被人直接拖走。手在地上扒的太用力,导致骨节断裂,留下划痕。”他顿了顿,“此处泛黑,莫非是——”

姜榆掏出一小瓶透明液体,用人骨沾了点石板上的灰尘放进去。

不过片刻,透明液体已变漆黑。

“有毒。”

“有毒,死人骨,有抓痕的石板,这三者连在一起,看起来怎么想要进行某种特殊的仪式?”

“仪式不仪式不知道。但能证明,这里一定有出口。”

就算要进行什么狗屁仪式,总不能人进来就不出去了。

要死的人不出去,活着的总得出去吧。

姜榆盯着中间的木板看了好久,突然拿人骨用力往上一摁。

啪!

石板下沉。

紧接着,周围的石板也一同沉了下去,伴着轰隆轰隆的响声,一个巨大的鼎炉缓缓升起。

萧川盯着看了看,眉头一皱,刚要开口说话,却见姜榆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出声。

火光没来由地忽明忽暗。

渐渐地,萧川听见了沙沙的声音,很轻,像什么东西在爬。

姜榆皱眉凝神,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

声音越来越近。

突然,她发现萧川身后的石壁上多了好些细小的红色裂纹。那裂纹颜色鲜艳,左右描了一层金色的渡边。无数裂纹密密麻麻组在一起,像一块绣着金色花纹的红布,顺着石壁扑簌而下,眨眼便到了地。

姜榆直觉不好,用火把向前一照。

光线照射下,“红布”变成了无数身有裂纹的蜘蛛,细细密密地朝他们奔来。

姜榆猛然愣住。

——

萧川也在姜榆的身后看见了相同之景。

他忙转过自己的轮椅到姜榆身前,对蜘蛛晃动自己手中的火折子,同时叫姜榆往后退:“大人快走!”

女孩没动。

萧川去拉女孩的手:“大人快——”

话卡在嗓子里。

他感觉到,拉着的手在抖。

他抬头。

女孩整个人都在抖。

与此同时,身后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地面一颤,白沙溅起老高。

萧川回头,只见一巨型的蜘蛛从天而降。那蜘蛛长高皆为数丈,身形巨大,身上同有红色金边裂状花纹,十分耀眼。八爪长而粗壮。它的眼睛很小,嘴边两颗獠牙却极为突出,约莫有它的半只爪子的长度,如蛇的獠牙一般呈上粗下尖的倒三角状,看上去甚是锋利。

“吱啊——”

伴着刺耳尖锐的叫声,地上的小蜘蛛似得了命令一般,疯了似的朝他们袭来。

——

面前是如潮水般不断靠近的蛛群。

姜榆眼中却是另外一个世界。

无穷无尽的黑暗,只有头顶微弱的光。

她从未这样厌恶过光亮。

它残忍地让一切变得清晰,逼迫她不得不看清所有。

层层交叠的网,纯而又白黏腻,布满各处。

各种各样的蜘蛛盘踞其上,或大或小,或色彩斑斓,或单调如一,充斥着她的视野。

她蜷缩在唯一干净的角落,不敢动,不敢抬头,不敢出声,生怕一点点的动静会惊扰那些可怕的生物。

可不行。

就像狩猎者对猎物天生敏感,她就是毒蛛眼中最美味的食物。

它们怎会放过她?

顺着交织的网,它们轻而易举找到了她。

爬到她的腿上,手臂上,脖颈上,越来越多,将她整个包围。

她永远忘不了那种恶心的触感。

她拼命挣扎,奋力甩脱它们。

可它们像是不会死,甩掉会再来,甩掉还会有下一批,循环往复,永不消失。

她疯狂大叫,歇斯底里。

没有人救她。

只有逐渐将她淹没的恐惧和绝望。

只有地牢上魔鬼狰狞的笑。

还有撕扯啃咬她的蜘蛛。

伴着电闪雷鸣,伴着无穷黑暗,一遍一遍,永无尽头。

团团包围,紧紧相拥,造就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地狱。

造就了午夜梦回,永远永远折磨着她的梦魇。

细长的爪,尖锐的牙,还有落在她身上的痛感。

那冰冷的目,闪着狰狞可怖的光,在死死盯着她。

轰——

脑中似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体内压抑的力量喷涌而出。

猩红如浸染般快速吞没了她的双眼。

“大人!”

“大人!”

无数蜘蛛如潮水般奔涌而来,萧川护在姜榆身前,用火折子点燃自己的外袍,一边拿对着想要跳到他们身上的蜘蛛疯狂甩,逼退它们,一边不停叫姜榆的名字。

入定的女孩终于回了神。

姜榆缓缓抬起头,转身看着没有攻击的巨型毒蛛,咧嘴无声的笑。

手中的涅槃不停震动着,似也蠢蠢欲动。

姜榆身影一闪,下一秒出现在巨型蜘蛛的背上。

察觉背后有异,巨蛛弓起后身拼命甩动,想要把姜榆甩下去,并不停地狂声嘶吼。

它在示威。

姜榆冷笑,拔出剑,对准位置狠狠刺下。

巨蛛惨叫一声,疯了般甩动身体。

而它背上的身影却丝毫不受影响,不停的闪现,对着不同的位置死命下刀。

萧川只能看见一道道快如光般的残影和巨蛛身上不断喷溅的浓绿粘液。

终于,随着一声极长的嘶叫,巨蛛八爪一软,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巨蛛背上的身影又一闪,出现在了它的爪边。

姜榆慢慢抓住巨蛛的一只爪子,用力一抡。

下一瞬。

巨蛛猛然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撞上对面石墙。

“轰——”

一声巨响,巨蛛重重摔在地,溅起高丈灰尘。

灰尘之下,毒蛛七爪尽断,只留一爪,肠穿肚烂。

原本围攻萧川的蛛群一顿,突然转变了方向,纷纷朝已死的毒蛛爬去。

眨眼之间,毒蛛已被密密麻麻包围。

萧川立即将燃着的外套扔过去。

火光顿时升起。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皆在火焰中缓缓化为灰烬。

萧川松了口气,转动轮椅去找姜榆。

走近了才发现,她全身是血,身上沾了好些那浓绿色的粘液。粘到的地方已被腐蚀的焦黑,连皮肉也……

萧川暗叫不好,急忙从袖中掏出一白色药瓶,道:“此药有暂时压制毒性之效,大人快些用”

“上”字还未等说出口,面前身影一晃,倏然倒地。

“大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