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自娱自乐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726字
  • 2022-06-19 14:20:55

风声呼喝,周围的一切飞速从身边闪过,只留下看不清的残影。

强烈的失重感让身体不受控制,腰上像系了条绳子,有人拉着绳子的另一头死命把人往下拽。

飞速下降的过程中,姜榆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

不用看都知道,下面肯定是无底深渊。

要是不想办法,必然摔死在这。

身后是石壁。

几乎想都没想,她从腰间拿出飞刀,用尽全力狠狠朝石壁上扎。

吱嘎——

伴着刺耳的摩擦声,她又不受控制地向下滑动了一阵,随之停下。

她回手就要去拉萧川。

可来不及,指尖与指尖交错而过,差了一点。

他还在下落。

姜榆咬牙闭了闭眼,拔剑,纵身一跃。

过了好一阵,只听咚咚咚三声闷响,而后便归于平静。

——

清晨,微风清凉。

红荛端着药碗,推开了门。

书案后,男人双眼通红,脸色极差,似是一夜未眠。

萧君轩说的口干舌燥,见红荛过来,叹气道,“你来劝吧,本王是劝不动了。”

红荛未说什么,将药碗放到男人面前,“主子,该吃药了。”

男人嗯了一声,手上却未有动作,问道,“可有消息传来?”

“还没有。”

男人皱了皱眉,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抬头望向窗外,看了一会儿,道,“准备出发吧。”

红荛沉默地看着男人有些踉跄的起身,终是忍不住了,大声道,“主子如此不顾及身体,怕是还未等赶到黄州去救姑娘,自己便先垮了。”

自那日从帝京出发,整整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一直在赶路。若非昨日傍晚经过这驿站时主子熬不住晕了过去,估计现在还在驾马往黄州去。

男人顿了顿,似是觉得她的话有理,回身拿起碗把药喝了,转头又要往外走。

红荛忍无可忍,趁男人从她面前经过,朝后脖颈一手刀下去。

萧君轩接住了倒下的男人,朝红荛竖起大拇指,“牛!”

除小美人儿外,第二个敢打他四哥的女子出现了。

红荛面无表情。

她现在觉得姜榆的话非常有道理。

话说太多没用,直接上手最靠谱。

她帮烨王把人抬到床上,行礼告退。

关上门,挥手招来下属,“传王爷令,今日休整一日,明早出发。”

“是。”

红荛转身下楼。

姜榆的身手她很清楚,一时半会儿出不了事,可主子的身体决不能有半点闪失。

她想,姜榆会理解的。

——

姜榆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竟然没摔死!

第二个想法是,她不想醒。

太累了,就这么睡过去多好。

但由不得她,在大脑的强烈支配下,沉重的眼皮缓缓掀开。

那一瞬间,姜榆好像真的看见了无数星星在眼前转圈圈——脑袋晕的不行。

眼皮又合上了。

她得缓缓。

静待晕眩感消失这功夫,她试着动了动四肢。

腿没事,就是有点儿麻。

胳膊……

她只动了一下,就听见左臂“咔吧”一声响。

姜榆猛然睁眼,脸白了。

妈的,脱臼了。

她单手撑着坐起来,右手托着左臂,咬牙,一摁。

咔吧。

骨头回位。

正骨之痛,疼到上头。姜榆腮帮子咬的现行,忍了好久才适应。

疼痛带来了无比清醒,四周漆黑一片,她拍拍衣襟,掏出一个火折子吹亮。

火光燃起的一刹那,姜榆看见了两个正盯着她的骷髅头。

六目相对,有点尴尬。

无底深洞,幽暗火光,白面骷髅,恐怖氛围感满满。

可惜她向来不怕这个。

她把骷髅头放一边,站起来拿着火折子照亮。

前后左右都是石壁,上头黑漆漆的望不见顶,整个就是一巨大的深坑。脚下踩着柔软的沙地,周围有很多死人骸骨。

肉身早已腐烂,只剩骨架,零零碎碎,尸骸并不完整。

姜榆腿边就有两个骷髅头和手骨。

之前还说被杀的尸体哪儿去了,原来被扔到这里。

她往刚才坐的位置看了一眼,身后是一具呈坐拥状的尸骸。

腿骨乱了。

那刚刚……她躺在了人家腿上?

姜榆盯着尸骨看三秒,道歉,“无意打扰,勿怪勿怪。”

并把腿骨按原来的位置摆回去。

她抬头往上看。

看不到头。

不得不说,陷阱真高。

要不是掉下来的时候有两棵树拦了一下,他们真得摔死在这。

他们……

不对,萧川呢?

姜榆总算想起来还有个人,很快在不远处发现了他。

她查看少年的情况,脸上手上有擦伤,其他还好。

两指放在他颈动脉处。

活着,就是晕了。

姜榆刚松了一口气,很快又发现了另外一件事。

他的右腿被人骨扎穿了,鲜血淋漓。

她看了看,眉头深深皱起。

两种选择摆在面前。

拔了。

身上带着的金疮药能消炎止血,但不能止疼,而且他这个情况,得缝针,很麻烦。

不拔。

麻烦更大,说不定一会儿就血尽而亡了。

晕了拔还好点,能少遭罪。

两相比较,姜榆果断选择前者。

她活动手臂,慢慢握住凸出来的人骨,深呼吸。

用力一拔。

鲜血溅了她一脸。

晕着的人还晕着。

姜榆没时间擦脸,掏出金创药倒在他那伤口上,然后撕布条给他包扎。

好在残阳的药的确好用,倒上了之后等了一会儿,流血没有之前那么厉害。

她想了想,先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把萧川拖过去,然后生火,给他缝针。

生火好办,很快解决。

缝针……

姜榆盯着地上的骨头,微微一笑。

为了救命,只能牺牲一下你们了。

——

在经历了漫长的削针,消毒以及漫长的缝针后,萧川还没醒。

情况特殊,为了不让伤口恶化,姜榆挑了个稍微细小一点的骨头,削成针大小,至于线——

拆衣服上的。

缝针的确能缝,但效果……

姜榆默默不说话。

反正是缝上了,好不好看就不要那么在意了。

以前出任务环境艰苦的时候,受伤她都自己处理的。随便上点药,随便一缝,保证不死就行。

美观啥的,压根不考虑。

折腾半天,少年丝毫没有醒的意思。姜榆想起他腿脚不便,便去找他的轮椅。

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毕竟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不摔个整体散架,零件七零八落也差不多。

意外的是,姜榆找到它的时候,除了磕掉点漆,什么事儿都没有,依旧能拉能推能坐人。

“质量真好。”她感叹。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弄到轮椅上,姜榆快累死了。

这人看着瘦,实际死沉。

而且,也好高啊。

她是先把萧川扶着站起来的,然后趁他站不住马上要倒下的时候,用腿把轮椅勾过来,撒手。

人就稳稳落在轮椅上。

虽然少年人没醒,整个软趴趴,能站起来的支撑点全靠她,但她就是知道这人个子不会矮。

因为就算腿伸不直,长度都快到她腰了。

这要伸的直……

姜榆觉得自己会抬头仰望巨人。

如果能正常行走的话,绝对妥妥的高富帅。

只是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双腿残疾,一辈子都离不开轮椅。

还有面具后的脸……

姜榆叹气。

果然是天妒俊颜啊。

少年没醒,她也无聊,找个干净地方坐着,望天望地望远方,最后打起了尸骸的主意。

她捧起一个骷髅头。

“嘿,你们在这待多久了?”

“被扔下来的?”

“谁害你们?张常海?”

“怎么害的?下毒还是直接杀?”

“中间有什么离奇又曲折的故事,给我讲讲。”

“讲了我就能给你们报仇雪恨。”

“真的,以张常海的寿命发誓。”

骷髅头:“……”

盯着两个黑洞洞的窟窿看了半天,姜榆手一甩,骷髅头扔了,换下一个接着说。

如此循环往复,边上渐渐堆起一座骷髅小山。

骷髅头们:“……”

上一次这么无语的时候还是上一次。

姜榆又扔了个骷髅头,正落在小山尖尖上,面朝她,龇牙。

骷髅也不想的,要不是凸出的牙收不回来,毕竟它就长这样,以它现在的心情,绝对是要把嘴闭上再翻个白眼的。

自娱自乐玩累了,姜榆活动活动,伸个懒腰。

伸到一半卡住。

轮椅上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