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演技真差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732字
  • 2022-06-14 20:39:01

三天后。

相较于黄州一贯阴沉的天气,今天天气不错,温度也上升了那么一点,至少出门可以换件薄披风。

这几日姜榆的脚踝越来越疼,她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残阳加大了药量,勉强有点用。为了不疼上加疼,姜榆老老实实多穿了几双袜子,披厚风氅。

刺史府大门口。

张夫人在跟张常海说话,叮嘱他注意安全,顺带帮他整理衣衫。

张常海又病了,病的还挺严重,几日不见脸色又白了一个度,脸颊凹陷,瘦成了一道闪电。

张夫人不放心他,不想让他去,说着说着红了眼,甚是委屈。张常海把人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萧川早早上了自己的马车,避免吃狗粮。

姜榆在另一边跟残阳说话,“记住了吗?”

“嗯,师姐千万小心。”

残阳和呼延卓尔不去矿山,他们和祁画留下,有其他事情要做。

跟残阳交代完,姜榆便上了萧川的马车。

本来打算骑马的,但萧川知她脚踝近来疼痛,便邀她同坐一辆马车。

姜榆也不扭捏,大方答应了。毕竟脚踝是真的疼,坐马车总比骑马强。

刚一坐下,就见萧川变戏法似的从身后的拿出了一个食盒,将里面的糕点摆上小桌,眨个眼的功夫就摆满了整张桌子。

萧川道,“这些都是管家叫在下带来的,都是上次大人喜欢的。”

姜榆有点不好意思,“福叔有心了。”

“大人喜欢就成。”萧川说着推过来一杯清茶,低声道,“牵苓的解药已被在下溶于茶中,请大人尽快饮下。”

牵苓的解药是个特别大的药丸,溶于茶中总比硬吃好得多。

姜榆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看了看桌上的奶块,道,“教你个新吃法。”

她拿了一颗奶块放进嘴里,又倒了杯茶喝了一口,脑袋晃啊晃,晃啊晃,然后咕噜一声咽下去。过了一会让儿,竖起大拇指,笑道,“奶茶味道不错。”

萧川觉得新奇,学着她的方法试了一次,随即也跟着笑道,“还真是不错。”

外面传来挥鞭之声,马车一顿,准备出发了。

不过是去矿山勘察,又不是什么大事,用不了多少人。萧川带了十几个护卫,张常海也带了十几个官兵,加起来快四十人。再加上两辆马车,队伍有点长,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感觉怪怪的。

姜榆掀开窗上的帘子,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莫名想到了百鬼夜行。

云朵交叠遮日,看不见阳光。四周昏黑,阴气森森。

还真有点那个氛围。

萧川默默把姜榆的茶杯填满,道,“此行多半有危险,还是要小心行事才好。”

姜榆不在意地摆摆手,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放心,能保护好你。”

萧川无奈一笑,倒没再说话。

到了矿山下,马车和马都上不去,只能步行。

萧川坐轮椅,上不了台阶。张常海主动提出知道一条平坦好走的小路可以直通山上。

姜榆请他带路。

一路无言。

还真是之前她和萧川走过的小路。

到了前几日遇见刺客的地方,姜榆突然来了一句,“此处张大人可熟悉?”

张常海面不改色,笑道,“当然熟悉,跟着矿工们上山下山走了大半辈子,这山上每一处臣都熟悉的很。”

姜榆面无表情。

顾此言彼,跟她打哈哈。

到了山上,跟来的侍卫们有些怕了。

萧川的护卫没见怎样,张常海身后的官兵很慌。战战兢兢,腿发软,不敢走。

这几个月上过山的回去都死了。

这座曾被全黄州百姓视为祥瑞的矿山,已经不知道带走了多少人的命。

他们怕死,更不想死。

偌大的矿山屹立在无边的暗色中,呼啸而过的风留下呜呜的哀鸣。

张常海跟萧川介绍附近的情况,“这边两个矿洞里开采出的都是玄铁,其中还掺杂着一些普通的小矿石。前边是矿工们的休息区,左边平常会有一个木棚用来放些杂物,再往上走就是一些尚未开采完成的矿洞……”

萧川一一听着,不时提出疑问。

此行主要是来做生意,是张常海和萧川的事,姜榆不掺和不说话,自己看自己的,安静做个听众。

边说边走,又过了几个矿洞,那些官兵已经怕的不敢走路,张常海理解他们的心情,就没让他们再跟着。

萧川也让自己的护卫在原地等着。

姜榆便主动承担起了推轮椅的任务。

面前的矿洞是她之前来看见的那个,洞口四周还是那时候看见的样子,枯败残树,被腐蚀焦黑,恶臭味淡了些。

张常海最先掏出帕子捂住口鼻,“两位莫怪,这里一直都是这样。”

“无碍。”

姜榆扫了眼他手中的帕子。

干的。

牵苓的解药只能内服不可外用,应该不会碾碎了泡水里浸帕子。

所以,他应是来之前服下了解药。

张常海指着前面,继续道,“从此处下去便是矿工们做活的地方,开采出来的矿石会通过索道和推车运上来,再到指定的地方挑拣,分类,从而再继续接下来的步骤。”

姜榆盯着幽深的洞口,说了出门之后第二句话,“下去看看。”

萧川也说,“在下正有此意。”

张常海不赞成,“自出事以来便再没有人进去过,里面甚是凶险,二位还是别去了。”

“口说无凭,总是要亲眼见过才好,不然与张大人做生意,心总是放不下的。”

言外之意,不给看,生意不做。

张常海犹疑再三,最终还是点头了,“那好吧,可若出了什么事,臣没办法负责。”

“与你无关。”

矿洞里,是一望无际的黑,像一张血盆大口,随时准备将人吞噬。

张常海举着火把照亮,“离黑矿石的采集区还很远,平常工人一般都是乘滑轮车下去的,但自从出了事,已经很久没人上来了,东西也都不知道放哪儿去了。”

“这里太黑,二位小心些。”

“到了采集区就好了,那里亮着呢。”

张常海絮絮叨叨自顾自说着。

姜榆推着萧川走前面,没人回应他。

他们在等。

离洞口越来越远,身后的说话声逐渐消失了,脚步声越来越轻。

一点,一点,忽然停住。

姜榆也停下。

咚——

意料之中的重物落地声。

萧川转身,掏出个火折子,吹亮。

昏暗的的火光后,是一面巨大的石墙。

姜榆想到了在小说中看过的断龙石。

“姜大人!”

“姜大人!”

“萧公子!”

“你们怎么样?”

“有没有受伤?”

石墙后不断传来张常海“拼命”的呼喊。

隔了一会儿,没听见回音,张常海又大声道,“臣这就回去叫人来帮忙。”

石墙后的两人面无表情。

“演技真差。”姜榆评价。

萧川补充,“真,特别差。”

——

张常海喊了半天没听见石墙后有声音,觉得是这断龙石隔音效果太好,也就不喊了,转头就走。

出了矿洞,表情瞬间变成了惊慌失措,焦急不已。

他跑到官兵们待的地方,刚要喊出那句“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话到嗓子眼,生生卡住。

面前只有他自己的人,没见萧川的护卫。

“那些人呢?”

“他们走了,走了好一会儿了。”

张常海松了口气,不装了,“回府。”

官兵们往他身后看,“大人,姜大人和萧公子怎未回来?”

“他们要自行四处看看,不希望本官在场打扰。赶紧回去,别问那么多。”

官兵虽有疑惑,但也没再问,跟在他身后走了。

又忍不住想,陵城来的官到底是不一样,胆子真大,敢在这么恐怖的地方一个人待着,厉害厉害。

刺史府。

管家端来刚沏好的热茶,“这是夫人准备的,老爷快喝了去去寒。”

张常海喝了一口,心情极好。

管家低声道,“派人看过了,偏院那几位不在。”

“可有查到去了何处?”

“没有,我们的人跟一半跟丢了。”

“无所谓,跟丢便跟丢,最好一直不回来。”张常海长舒一口气,“解决了心腹大患,剩下的都好说。”

“奴才恭喜老爷。”

张常海哈哈一笑,转身去了书房。

人没了,总得有个合情合理的说法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