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脑力活动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935字
  • 2022-06-28 11:10:09

老庄没有回答他,将今日得来的奖赏给兄弟们分了,便叫所有人各自回去休息。

出营时,他告诉了雷三炮一句话。

“在这里,若想活着完成你们想做的事,就时刻谨记,低调行事,才不外露。”

雷三炮没太听懂。

回到自己的营帐,和杨六水谈起此事,杨六水沉声道,:莫非他知我们来此另有目的?”

“不可能,我们一没暴露身份,二没做什么事,他怎么可能知道?”

杨六水又思忖半晌,道:“这个城防营,不简单。”

期待他能说点别的的雷三炮:“……”

废话,用你说!

早在还没出帝京的时候就有人告诉他了。

只是,通过今天的比武来看,整个火头军的人基本都是能人异士,身手绝不在先锋营之下,可为何偏要把自己伪装成任人宰割的窝囊废?

按照军中慕强的习惯,他们大可向将军展示自己的本事,然后得以重用,甚至受到众兵士的敬佩。

还有,老庄的那句好好活着又是什么意思?

有能力的人不能活?

那先锋营的人又算什么?

这都是什么逻辑。

问题一大堆,雷三炮越来越搞不懂。

姜大人让他带人潜伏在军营中秘密调查,还不如让他带人去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

这脑力活动他属实不太擅长。

洗漱完回来睡觉,杨六水上了床铺,与雷三炮道:“要想彻查黄州军,老庄或许是最好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切入点。”

老庄从军多年,大半辈子都待在军营里。且凭他说的那句话,就能证明这军中有问题,他肯定知道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雷三炮理解他的意思:“如此一说就得想办法与他多接触,可我今天刚……”

刚跟人家吵完。

杨六水摆摆手:“不急,待日后见机行事。”

雷三炮想了想,觉得也是。调查一事急不得,弄不好就有暴露的风险,眼下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

时值七月,酷暑当头,到处热气腾腾,不见风丝,闷的人喘不上气。

渊王府正院前几日刚修好,换了新的砖瓦样式,改了布局,这几日又添了许多名贵的花草植株,完全变了模样。

正值夏季,绿草盈盈,美艳娇娥竞相绽放,绚烂多姿。花香远扬,引来蝴蝶翩翩,久不离去。

日日闻着花香,看着群蝶飞舞,下人们的心情别提有多美。

欣赏美景之余也好奇,怎么好端端突然开始养花?

管家林叔的回答是,新景新样新气象,省的容易想起之前的糟心事。

糟心事是什么,不言而喻。

大家鼓掌赞同。

天太热,怕这群娇贵的小祖宗们晒坏了,林管家便吩咐人给它们浇水施肥,顺带拿水冲冲地,能有点凉气,让大伙也凉快凉快。

顺便又叫了十来个人跟他去后院。

后院移栽了一棵树,树干粗壮,枝上长着一种小花,每朵只有六瓣,颜色鲜红如血,名唤棠霜。

棠霜生长在东南辽州一带,一年开三季,从春到秋,冬天才会凋落,治疗咳疾效果甚好。辽州诸部听闻南国渊王患有咳疾,久治不愈,便在朝拜时将运来的棠霜树进献。

棠霜树对生长环境要求很高,又跨海而来,几经颠簸,幸得有辽州当地之法保护才未在途中枯萎死去。恒元帝当即便叫人将树移到渊王府上。

树太大,又珍贵,种起来很麻烦,要挖坑,得选最优质的土壤,直到昨天才算正式移载完成。

即便小心再小心,还是碰掉了很多花瓣。

林管家叫人来捡,在边上盯着都不放心,“仔细着点,这花可是要拿来给王爷入药的,不能踩坏一朵,不能漏捡一个。”

“你,说你呢!看不见身后有吗?”

“还有你,看地上,看我干什么!”

“别踩着了!”

“看着点啊!”

那边,林管家忙得热火朝天,两个婆子和孙师傅在对面长廊看热闹。

孙师傅捧着盘刚炒好的花生,两位女士一左一右,你拿点,我拿点,把他当成了个活人托盘。

“托盘”表示已习惯。

棠霜树高大参天,远看像是一团赤焰,染红了天际,遮住灼热的阳光,真凉快了不少。

“早些年皇上就派人寻得过棠霜树,飘洋过海运到城中要送到渊王府栽上,还专门请了个辽州人照顾。之后怎么样来着?”

蒋婆子拿扇子扇风,道:“王爷嫌碍眼麻烦,不要,直接叫人劈了当柴烧。”

“所以现在为什么突然要了?府上那么多树呢。”孙师傅不理解,“而且,我厨房缺柴。”

当年劈完的树全进了厨房。

真的,特别好烧!

比外头买的柴好烧多了。

宫里送树来的时候,他都清好地方准备接柴了。

林管家干完活过来,听见他们在讨论那棵树,指指树下的摇椅,笑了笑:“还能因为什么。”

三人顿时了悟。

费劲巴力移棵大树就为了给那破孩子乘凉。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欣慰又无奈。

欣慰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是个细致体贴入微的好男儿,无奈的是喜欢人家到现在都不肯说。

而且,下次为你媳妇儿考虑的时候能不能换种方式?

还得折腾他们这几个老人家花心思照顾这棵树,很累的好嘛!

回廊里,萧景渊正在喂鱼。

他的手昨天刚拆了石膏,太医嘱咐需在静养一段时间观察,手部还是要格外小心些,切不可过度用力。

在屋里闲着也是无聊,他便到这边来喂鱼打发时间。

锦鲤池的鱼儿们越发肥了,挤在一块抢食吃。吃完也不走,就在原地等着,等上头的人接着撒下食来。

林管家交代完棠霜树的情况,又说了些需要他做决断的事,末了提了一嘴:“老奴昨日去库房清点,发现了几块品色极佳的红宝石,来处却未可知,不知王爷是否清楚?”

萧景渊记得:“是本王叫人从西域太子送来的礼物中挑出留下的。”

“那老奴回去登记在册。”

“不用,”萧景渊顿了顿,“送去给工匠,叫他们做些女子的头饰来。”

林管家懂了,会心一笑:“不知王爷想要什么样式的?”

什么样式?

萧景渊想起之前在国宴上见过西域九公主的头饰。

当时就在想,要是小刺猬戴上,一定很漂亮。

她生的白,红色最衬她。

“西域女子惯喜欢的样子便好。”

“老奴遵命。”

“主子!”

程泰匆匆赶来,抱拳行礼:“主子,有急报。”

林管家很有眼色地退下了。

萧景渊看着鱼儿吃完了食,又扬了一小匙下去:“说。”

“黄州暗线来报,御林军派出的二百人,一半潜入了城防营中,另外一半埋伏在黄州城外。”

“她倒是聪明,没将人全都送进去。”萧景渊轻声笑了笑,“传令,营中的人可适当给他们些消息。”

“是。另外,暗线在调查张常海夫人柳氏时,发现她的户籍有些问题。”

南朝律例,每隔五年就会进行一次全国范围内的人口普查,对各地的户籍进行及时的整理更新,新生儿及时落户,亡者尽早销户。全部统计完成后编入在册,由各地方送入帝京,交由户部再次集中审核,最后封存管理。

“柳氏的户籍,至少已经有几十年未更新。而且上面的户籍所在地,是海晏镇。”

“海晏镇是何处?”

“似乎是黄州多年前的名字。”

萧景渊皱眉。

那日梁老帝师前来,说在探亲结束返回帝京时,路过黄州见一堆衣衫褴褛的老夫妻晕倒在路边,身上有许多伤口,便派人将他们救下带了回来,近日才慢慢恢复。他去探望时,发现那老妇似是受了极大的惊吓,有些神志不清,口中一直念着,“有狐妖,有狐妖”,而她的丈夫也只是连连叹息,道一声都是造孽。他多次询问,她的丈夫只说了一句“刺史夫人绝非善类”,其余的便什么都不说了。

萧景渊当时觉得不对,便叫人去查了查,如今查到的结果更是奇怪。

几十年没有更新户籍,是不是代表了什么……

不知为何,他的心中隐隐掠过一丝不安。

“再去查,看是否还有其他可疑之处。”

“是,”程泰犹豫了下,“还有一事。”

萧景渊看了他一眼:“说。”

程泰闭了闭眼,道:“那个人也去了黄州,姑娘……姑娘似乎与他相识已久,我们的人看见姑娘乘他的马车一同去了客栈。”

萧景渊手上动作一顿。

转身,目光寒凉:“何时去的?”

“似,似乎与姑娘到达黄州的时间差了不了几日。”

啪!

清脆一声响,瓷罐应声碎裂,鱼食散落一地。

程泰的心沉了沉。

完,这回真生气了。

还没等他再说话,只听得匆匆离开的脚步声和一声怒喝。

“备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