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素质三连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50字
  • 2022-06-08 12:01:07

姜榆很有耐心地等着。

另外一边,家丁护院们在穿衣服。

大半夜叫人起床,他们都以为出了什么紧急的事。

管家一个劲儿的瞪他们,边走边骂,说他们是蠢货,就知道给老爷惹麻烦。

几个家丁护院不明所以,衣服都没来的及穿好,匆匆忙忙跟着跑。

到了地方,先跟张常海行礼,看见姜榆,又和她行礼。

语气不情愿。

姜榆只当听不出来,转头问残阳,“是他们说的?”

残阳点头。

“一个人说的还是全部?”

“全部。”有师姐在,残阳底气十足,指中间那个人,“他先起的头。”

师姐说了,他要做个有礼貌的美男子,轻易不能骂人,不能打架。

所以尽管下午好气,他都没动手,很文明的解决问题,以理服人。

因为师姐的话还有后半句。

“非要打架的话,我来。”

跟管家来的一共有八个,三个家丁五个护院,都是在下人堆儿里除了管家以外能说了算的人物。

中间那个是他们领头,叫黄六,也是他最先挑衅残阳。

一听话音就明白了。

小孩挨欺负,回家找大人告状了。

可他有什么状可告的?

比试他胜了,钱他赢走了,是他们几个丢了面子又赔了钱。他们还没怎么着呢,这小崽子敢回去乱说?

什么狗东西!

姜榆站黄六面前,比正常社交距离近一点点,双手环胸,表情冷淡,道,“不想说点什么?”

“说啥?”黄六看她就不爽,鄙视直接挂脸上,“难道我说错了?他凭什么那么点年纪就做了副巡抚使?毛还没长齐呢吧。没你他行吗?”

“再说,你这名头还不知道怎么来的。”

反正已经摆到台面上,大不了破罐子破摔。

什么钦差大臣,特派巡抚使,都是狗屁!

要真像他家大人一样资历深厚也就罢了,偏偏是两个屁大点年纪的小崽子。

吃的饭还没他吃的盐多,他都没做大官,他们凭什么?

根本就不配!

“呵,真无语。”

姜榆笑了下,是那种专门讥讽人的笑,只有右边嘴角翘了一点点弧度,两根手指抵着他心口,在推人,“你到底是凭什么敢这么嘚瑟?”

“凭你武艺平平还自诩不凡?”

“凭你胸无大志,只会白日做梦?”

“还是凭你怂的像鼠,弱不如鸡?”

素质三连,黄六哑口无言。

他比姜榆壮很多,被一个小丫头用两个手指推的连连后退,还贬低了一顿,面上挂不住,要发火。

可对上那双眼,心里没来由怂了。

比气场,他弱太多。

一番心理斗争,要面子战胜了恐惧,他怒瞪双眼,朝姜榆吼,“怎么,被我说中你小小年纪不学好,靠下三滥手段换官职恼羞成怒了?”

下三滥指的什么,懂得都懂。

边说边要伸手推她。

可连还没等碰到人,却先被扼住手腕,往后一掰。

“啊啊啊啊啊啊——”

黄六惨叫。

姜榆不太想跟他废话了。

有一种人,他做不到的,别人也不能做到。

做到了,就是来路不正,就是靠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所以,跟这种人友好沟通是不行的。

那该怎么办呢?

姜榆直接把他的手掰到与手臂平行,又捡了块石头,在手里掂了掂。

份量可以。

倒地哀嚎的黄六突然脊背发凉。

眼前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

只听砰砰砰的闷响。

所有人都蒙了。

姜榆拿石头朝黄六的嘴使劲砸,越砸眼越红,越砸越起劲。

怎么办?

当然要让他长教训。

她接连砸了好多下,觉得没意思,转头看后边的七人,咧嘴笑,“哎呀,差点把你们忘了。”

七人腿软:“……”

你还是忘了吧。

没用。

姜榆不会让他们逃的。

她很公平,只砸嘴,每个人砸的次数一样,没用全力,要不了命。但会让他们遭罪,遭很大的罪。

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她扔了砖头,蹲在黄六边上,手指点他脑门,没笑,目光狠厉,“没读过书,不懂道理,我免费教教你。”

“野鸡就算变不成凤凰,也可以是鸡群里最闪耀独特的那一只。前提是它肯不肯下功夫,花时间去改变自己。”

“别用你肮脏的思想随便定义别人,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恶心。”

“再敢说我弟弟一句,打的就不是嘴了。”

“记住了?”

黄六嘴碎了,疼的死去活来,还没晕,呜呜呜地点头。

他记住了。

巡抚使是可怕的恶女,不能惹。

“你们呢?”姜榆问剩下几个。

回答她的只有呜呜呜的动静。

出了口气,她心情愉悦,“相信张大人已经听明白怎么回事了吧。”

已经看傻的张常海后知后觉点头。

“那您知道他说我跟谁用下三滥的手段吗?”

张常海不知道,但直觉不好。

“皇上跟渊王哦。”

张常海:“!!!”

“我记得,污蔑天子和皇室宗亲,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姜榆若有所思。

张常海脸煞白,跪了:“是臣管教不严,求,求大人恕罪……”

这要传出去,十条命都不够他死的。

“不过呢,”姜榆继续说,“我相信这事跟张大人没关系,您如此明察秋毫,肯定能够妥善处理。”

“是是是,臣一定给大人一个交代。”

“那就交给张大人了。”姜榆打了个哈欠,“困了,回去睡觉了,张大人也早点休息。”

残阳跟呼延卓尔跟上。

等人走了,张常海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

看见被打碎嘴的八个人,气的牙痒痒,“把他们丢出去,乱棍打死。”

“是——”

(不要学姜榆的暴力行为!!!)

——

打人沾了一身血,姜榆快恶心吐了。

回院子第一件事,拿衣服往浴室冲。

浴室有个很大的池子,水总是热的,和温泉一样。

泡澡能解乏,她泡了好久,通体舒畅,在困意来袭之前穿衣服出来。

回房间,残阳和呼延卓尔都在,祁画也来了。

大半夜三个人全在她房间,很奇怪,“不睡觉都来我这儿干嘛?”

“太解气了,开心的睡不着觉,”残阳跟她撒娇,“师姐最好了~”

师姐一般不会跟人直接发生正面冲突。

就两次,两次都因为他。

超级感动!

“嗯,我知道我好,但请不要拿你黑不拉几的脸蹭我衣服。”姜榆毫不留情把他扒拉开,在拍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刚换的,弄脏了。”

残阳:“……”

姐弟情的温馨时刻被打断,竟然因为一件衣服!

不感动了。

完全不感动。

他小小地哼了一声,以表示不满。

看见呼延卓尔,残阳扯扯姜榆的袖子,示意她也看。

姜榆在倒茶,抬头看了一眼。

自从她回房间,这姑娘就一直盯着她发愣。

和残阳差不了几岁,都是小孩,藏不住事,想什么全摆在脸上,她都不用猜,“怎么,吓着了?”

看见她打人的疯样子,害怕了。

“啊,没……”呼延卓尔回神,笑了下,有点勉强那种。

姜榆盯着她。

呼延卓尔叹气,实话实说:“就是……有点意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