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奇怪的脚印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86字
  • 2022-06-20 22:19:03

姜榆没再说,迎着阳光活动筋骨,温暖舒服。

转身,又是原本清清冷冷的漂亮模样,向安静候在一边的大理寺少卿问:“两位大人,大理寺可有统计失踪怀孕女子的信息?”

“有的有的。”王大人点头,“已经全部都记录在册了。”

“孩子失踪的那几家也统计了吗?”

“是的。”

“那请问两位大人,失踪的这些怀孕女子今年几岁,样貌如何,平时有何喜好,家住在什么地方,怀孕多久了,还有多长时间临盆,出事前是住在夫家还是母家?若是住在夫家那可有对她的公公婆婆特别是她的丈夫进行盘问,若是住在母家那可有对她的父母进行盘问?出事前可发现有什么不对?”

“还有,丢失孩子的那几家,孩子多大,是男是女,今年几岁,家住哪里,有没有对他们的父母进行盘问?”

王大人:“……”

张大人:“……”

尼玛怎么有这么多问题?!

他们就派大理寺官兵去这些百姓家里简单问了个话,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事?

两个人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不知道吗?”姜榆看着他们,声音冷了,“不知道就去查啊,等着我去呢啊?”

“是是是,下官这就去。”两人向她行了一礼,慌忙走了。

“你也去!”姜榆朝大门那边抬抬下巴,示意萧景烨跟上。

某男不干:“本王跟着你,再说了,本王是王爷,你个小小的钦差大臣是在命令本王吗?”

姜榆举起拳头:“去不去?”

“去,去还不行!”萧景烨捂着脸,生怕再被打一顿。

“残阳跟你一起。”

姜榆招招手,跟他耳语一番。

萧景烨哼了一声,把头扭过去,表示自己对他们的悄悄话没兴趣。

“去吧,查的仔细点,查的好晚上给你们做好吃的!”

一说到吃,残阳立马就有斗志,两眼放光,拉着萧景烨就往外跑。

姜榆瞧着他们风风火火的背影,无奈一笑。

——

人都被她支走,世界瞬间安静。

姜榆让下人带路,去了李清颜的房间。

就算第一现场已经被破坏,她还是想去碰碰运气。

万一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呢?

领路丫头将她带到,行礼退至房间两侧守着。

一拉开门,姜榆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气。

味道之浓,熏的她头疼。

应该是想要遮住血腥气。

她捂住鼻子,踏进屋内。整个房间几乎是全部被翻修过一遍,大到雕花圆柱,小到青罗幔帐,没有一处能看出曾经在这里发生过打斗的痕迹。

打扫的还真是干净。

在这儿待了一盏茶的时间,姜榆走走看看,没发现什么异样的地方。

她走到窗前,打开窗户透透气。

看来,这里是没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她站着吹了会儿风,便准备回去了。

转身的一瞬间,窗下竹台边上的印记引起了她的注意。

姜榆蹲下细看,是人一半前脚掌的脚印,因为落在边上的位置,不容易发现,可能正因此才被人忽略。

看起来,应该是个男人的脚印。

但这个宽度,是不是太宽了一点?

就算是个身形极为高大魁梧的男子,前脚掌也不会这么宽。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脚长和身高是有一定比例的,但又不乏有许多特殊情况,不能一概而论。

姜榆把这件事记下,暂时不作他想。

至于二小姐跟三夫人的房间,比大小姐的还要干净,姜榆也没抱着能找到更多线索的希望,看了看就走了。

按理她是要去探望一下生病的李大人,但被李夫人婉拒了。

理由是,她家老爷刚吃过药睡下。

既然都这么说了,姜榆也就不便再打扰,简单寒暄一会儿后就告辞离开。

门前,几位丢了孩子的百姓还在门口跪着。

神色疲倦,面如枯槁,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倒下。

姜榆看不下去,走到他们面前:“孩子丢了你们着急难过我知道,可你们跪在这里闹又有什么用?”

他们听见声音,费力的抬头,看见了面前长的甚是好看的女孩。

是早上进御史府的钦察大人。

伸手抓住她的衣摆,像是抓住了救星,声音凄惨嘶哑:“大人,求求您帮草民找找我们的孩子,他们还小,离不开娘啊!”

“是啊大人,求求您帮帮我们!”

“求求您了!”

几人作势又要给她磕头。

姜榆没动,看着他们,再一次开口:“皇上既然让我来查案,我定会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你们现在这样不分昼夜在这里跪着,要是到时候孩子回来了,你们也病倒了,那谁去照顾他们?”

她理解为人父母丢失孩子的焦急与难过,可不先顾好自己的身体,怎么去熬过等待消息的这段日子?

几人没再哭喊,似乎被她说动。

姜榆从口袋里拿出几锭银子发给他们每个人,安抚道:“若是信我,就拿着这钱去开些治风寒的药,再买些吃的,回家好好休息,等着消息。若是不信,大可在这里继续跪着,等着你们的孩子回来变成孤儿。”

他们都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拿着银锭子的手抖的不行。

再看这女子,长的漂亮,声音又好听,虽然冷了些,但不像是会蒙骗他们之人。

跪着的几位百姓擦掉眼泪,互相搀扶着慢慢站起来。跪的太久,站起来眼前发白,他们缓了好一会儿,向姜榆行礼,“谢谢大人的赏赐,我们相信大人。”

“我们相信您。”

姜榆还了一礼,对身后烨王留给她的官兵挥挥手,“把他们安全的送回家。”

“是——”

百姓们受宠若惊,对她千恩万谢后离开。

而那些一直围着看热闹的百姓,慢慢的也散了。

守在门口的御史府官兵向她投来感激的目光。

——

孕妇和孩童失踪的人家将近有二十多户,一家一家的调查询问完,太阳已是西沉。

残阳还好,没觉得很累,一想到有师姐做的好吃的在,他就有无尽的动力。

萧景烨就不行了,光靠脚走了一天,累到话都不想说。

饶是他习武,体质好,可毕竟身份尊贵,去什么地方不是骑马就是坐轿的,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走过?

为了跟阿九小美人儿邀功争面子,硬是不坐石恒给他找的轿子,走到最后脚掌生疼,站都站不住。

让两位大人先回去,被石恒扶着,一瘸一拐的跟残阳回他家。

他早上听见阿九小美人儿说要做好吃的了。

小美人儿的手艺,怎么可能不去尝尝呢?

石恒扶着他家王爷一瘸一拐的跟着残阳回了家,大门上高高挂着的灯笼被风吹得四下摇曳,明亮的光透过灯笼纸映在地上,给人一种朦胧之感。

烨王跟残阳站定,不约而同的抽抽鼻子。

什么味道这么香?

下一秒,石恒只觉自己面前闪过两道疾风,吹得他额前的碎发都飘飘飘扬扬的。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听“咣——”一声巨响,两扇门被撞的前前后后扇个不停,再看原本站在他身前的两个人,现在哪还有他们的影子?

石恒:“……”

闻到香味也不至于跑这么快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