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戏精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35字
  • 2022-06-08 12:56:59

慕叶蓁揉揉眼,捡起掉在地上的书,一点都不想看练武场上那人,道,“他有病,别理他。”

昨日她新得了一本菜谱,看的兴起一时忘了时间,在御膳房研究新菜品研究了一整晚。等意识到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便回了寝宫一番洗漱补觉去了。睡的正香,又被她这刚批完折子回来的夫君一把从床上拉起来,说要去老四府上转转。

她想着自己好久未出宫了,老四府上景色美,好玩的又多,便起来收拾收拾跟着去了。本以为要在八角凉亭里观景品茶聊聊天,结果刚进正殿话还没说上一句,就连同老四一块被拉来练武场让跟他一起跑步锻炼,说什么要搞个全家齐上阵。

拉她也就算了,老四身娇体弱的哪能受得了这番折腾?

慕叶蓁忍无可忍,一根圆木砸过去,让他自己上一边跑去。

无可奈何的同时又在想,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嫁了个缺心眼儿的玩意儿。

萧君澈摇头叹气。

场上,明黄的身影跑够了目标圈数,扔了圆木,三两步跑到树荫这边,拿起桌上的茶壶对嘴就喝。

慕叶蓁一脚踹过去,骂他:“疯了?刚跑完就喝,不怕炸了肺?!”

运动完直接喝水能不能炸肺他不知道,但他媳妇儿猝不及防的一脚给他踹得快被水呛死了。恒元帝咳得撕心裂肺,末了捂着心口,满眼受伤地道,“你怎能这样对待你的夫君?我那知书达理,温婉动人的皇后哪里去了?快把她给我还来!”

慕叶蓁:“……”

收回想要给他顺背的手。

不想看这个戏精。

戏精皇帝的戏还没完,掩面做悲戚状:“跟那丫头待得久了,皇后都学坏了,动不动就对我拳打脚踢的。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家暴,对,家暴,我就是一个经常被家暴的皇帝,啊,不想活了。”

说完还呜呜呜的装哭。

萧君澈:……很不想承认面前这位是他亲哥。

杜明:……这已经不是那个英明神武,杀伐果决的陛下了。

慕叶蓁:“再不滚去洗澡换衣服信不信老娘真家暴你!”

恒元帝拿开手,看看虽表面微笑实则咬牙切齿的皇后,再看看她手里的棍子,一脸害怕的模样,噌噌噌扭头便走。

在场众人包括护卫都有些忍俊不禁。

杜明想,不知什么时候起,一向深沉严肃的陛下,恪守规矩的皇后娘娘,开始会像现在这般轻松自在了。

难不成是因为受了那位的影响?

御前带刀侍卫虽不是她的主职,但为了大面上过得去隔三岔五也得来宫里转一转签个到。他听下边人说,只要那位来了宫中,皇后娘娘必然把人叫到凤仪宫去,说话聊天,研究新菜式,陛下也经常会过去,三人说说笑笑,好生热闹。

杜明想到那张清冷疏离的脸,又有些好奇。

一个桀骜不驯,像冰块一样的女子,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能让常年禁锢在皇室礼仪规矩教养的陛下和皇后扔掉枷锁。

瞧瞧娘娘这手握木棍,一副要揍陛下的架势,若是被朝中那群本就因皇上不纳妃妾而对皇后颇有微词的大臣看见了,必然要集体上书怒骂皇后无贤无德,无规无矩,不尊女德,竟然想对陛下动手巴拉巴拉如此云云。

不过这也不是他作为一个奴才该多想的,在陛下身边伺候多年,见陛下终于能开心洒脱一回,他打心里为主子高兴。

杜明笑道,“陛下近来政务繁多,可瞧着心情却要比往常好得很呢。”

慕叶蓁放下棍子,哼了一声,“可不是,一天天上蹿下跳的,精力多的跟用不完似的。”

见过大半夜不睡觉跑到院子里上下来回举那奇怪的大铁块的皇帝吗?

她见过。

杜明又道,“何止陛下,娘娘看着也比从前开怀了许多。”

“是吗?”慕叶蓁摸摸自己的脸,笑笑,“或许是因为与姜姑娘待得时间长了,人也跟着轻松了不少。”

说到这儿,她话头一转,转头笑眯眯地看着萧君澈,“老四啊,我听说……”

萧君澈立即道,“打住!”

他深知自己这位看着温婉贤淑实则非常之八卦的三嫂的心理,直接打断问题,转移注意力,“三哥回来了。”

恒元帝沐浴更衣完,神清气爽,笑容满面地过来,朝杜明挥了挥手。

杜明会意,带着侍卫们退下。

他坐到紧挨着慕叶蓁的椅子上,抬头迎上了对方阴恻恻的目光,脖子后突然凉飕飕的,“干,干嘛这么看着我?”

“看见你就生气。”慕叶蓁白了他一眼,书往脸上一盖,接着睡觉去了。

接连被骂了好几次,恒元帝虽然有点莫名其妙,手上还是下意识就拿起擅自给媳妇儿扇风,并自觉降低音量跟萧君澈说话,“刚才在聊什么呢?”

“在聊,三哥这次的计谋不错。”

恒元帝嘿嘿一笑,“多亏帝师配合的好。”

自从姜榆领了圣旨带残阳前往黄州后,朝中的大臣们每一天消停过。上朝时不敢说怕,被梁老帝师骂,就偷偷的上折子。内容千篇一律,无外有二。要么说黄州之事事关重大,涉及兵权,姜榆是个女子,女子庸碌,担不得此大任。要么说残阳年纪小,且与姜榆为姐弟,来路不明,更担不得副巡抚使一职,还是派谁谁谁带人前去接替两人的官职更为稳妥。以上说法,变着花样日日上折子,日日催他趁早决断,他被烦的头疼不已。

他自风寒病愈后便开始勤于锻炼,正巧那日梁老帝师入宫探望,见他突然热衷于强健身体,便好奇问了缘由。他自然不会向帝师隐瞒,便将姜榆从前与他说过的话和自己的想法都说了,顺便还说了最近烦恼之事。

梁老帝师沉吟片刻,给他出了个主意。

后来的日日锻炼是真,作息变规律不熬夜是真,处理政务效率变高也是真。但他会时不时漏掉几个对百姓来说无足轻重而对大臣来说非常重要的折子,放一边拖着不看。等大臣待不住过来催的时候再把批好的折子给他们,并告知所呈之事早已处理妥当。时间一长这些早早就想参他重于享乐,疏于朝政的大臣就被堵住了嘴。再在与武将议事时提及自己锻炼一事,表示他身为一国之君,理当做好万军之表率,他日若外敌来犯,也可御驾亲征,带领我朝兵将踏平敌人大营。

同时也有意无意的暗示,各位为保护天下太平,抛头颅扫热血,奉献一生着实辛苦,还请继续努力,苦练杀敌本领,天下万民不会忘记你们的恩德。

几句话说的武将们热血沸腾,因皇上的看重而感激涕零的同时,也暗下决心必不能让皇上失望,然后就马不停蹄赶往各自军营驻地,各自开了动员会,加紧训练,誓要拿出成绩献给皇上。

再然后就有了之前说的朝堂之上文臣武将争夺全民健身决定权一事。

最后执行权交于梁老帝师,一来因为帝师的办事能力最让他放心,二来梁老帝师是两任皇帝的老师,是天下闻名之大儒,又有随先帝出征,驰骋沙场的经历,在文臣武将中威望都很高。交于他,不会引起文臣武将的不满。

从那之后,众大臣再也没一个过来烦他的。

全民运动嘛,百姓是自愿,朝中诸位就必须得身先士卒做个表率。武将们还好说,文臣这边……这几日早朝告假了好几个。

据说是做开合跳的时候闪了腰,跑步崴了脚,现在在家卧床养病,动弹不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