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全民健身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457字
  • 2022-06-29 16:42:56

恒元帝近来十分痴迷于锻炼身体。

当皇帝不容易,每日要早起上朝,听人在下边因政见不合叭叭的吵嘴,要批奏折,处理天下大事小情,时不时叫人到书房来开个小会,一天睡不到几个时辰。更得随时保持警惕,长八百个心眼子,严防各种心机手段危害朝廷,危害天下。

虽说他尚且年轻,为国家操劳本就是一国之君分内之事,但时间长了,偶尔难免会觉得身心疲累。

这种感觉在数日前达到更甚。

为解决东南一带突发的虫灾,恒元帝紧急召大臣入宫,商量赈灾之策,并第一时间调派人力物力前去支援。好不容易等到前去赈灾的大臣着人送了消息回来,告知灾情得以有效控制,百姓已得到妥善安排后,他却病倒了。

太医前来诊脉,说了一大堆之乎者也的鸟语,用人话总结下来就是太累,休息不好才感染了风寒。

临走之前,太医十分隐晦地向皇后表明,可能是常年忙于国事无暇顾及自身的原因,皇上体虚之症有些严重,平日需多休息调养。

当他在养病时偷批奏折被皇后抓包大骂一顿并告知此事时,顶天立地的八尺男儿表情是酱紫的。

然后他就想到了姜榆之前告诉他的话。

他不是要跟姜榆学武嘛,但姜榆一直没教他什么功法,反倒告诉了他许多练体力和耐力的方法。

她说学武枯燥无味,过程艰辛,如果没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做支撑,很难坚持下去。而且,她委婉地表示,皇上看着身强力壮,实则底子不太行。

跟太医说的一个意思。

在养病的这段时间里,恒元帝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再想到前一阵还查出来肾气亏虚。最终,为了自己身体健康,为了国家兴旺,为了跟朝中这帮心机深沉的老王八长久地斗下去,他决定开始锻炼。

随后的日子里,宫中出现了许多奇观。

比如早上天要亮不亮时的那个阶段,换防的巡逻卫队总能看见皇上身着骑装在宫里跑步;比如皇上午间用过膳后照例要去批折子的习惯现在改成了固定的午睡,原来一批奏折就要批一天现在变成批了一阵必须出门放放风;比如皇上无事之时经常在御花园里上下举一个两头可以任意加铁片,中间是用铁棍连着的怪东西,据说是御前带刀侍卫姜大人送给皇上的;再比如晚间议事,除非紧急事件,否则到了时间立马就去睡觉。好几次事说到一半,皇上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寝宫休息去了,留下一脑袋问号的大臣不知所措。

就这么作息规律,坚持运动,不再熬夜一段时间后,恒元帝惊喜的发现自己头不疼了,眼不花了,精神越来越好,每天干劲十足,平时拖拖拉拉几天才勉强能批完的奏折如今一天就搞定了,甚至晚上还能空出时间陪皇后散步赏花看星星看月亮。

锻炼身体有如此多的益处,作为一朝皇帝不能只有自己清楚,当然要把这种好事分享给自己的臣民。

但,要怎么说呢?

还没等恒元帝相处妥帖的法子,众位大臣私下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武将这边还好,在他们眼中,皇上近来如此注意休息,勤于锻炼,早上跑步,晚上睡觉之前还要打套拳的,必然想强身健体为以后带兵亲征做准备,同时又以身作则来告诉我朝兵将良好的身体素质是何等重要。

如此说来,那皇上心中的天秤是不是就偏向武将了?毕竟南国可是在马背上打出的天下。

这般想来,武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当即各自回营,各自开了个小型动员大会,说了好些振奋人心,鼓舞士气的话,最后宣布即日起加强兵士日常训练强度,着重身体素质培养,向皇上看齐。

平时训练就累的要死的兵士们有苦不敢说。

文臣这头倒也没想那么多,一群大学士聚在一起,听说了皇上连日来的行径,以为他贪图享乐,疏于朝政。有的准备上折子提示一下如此做法的危害,有的准备上朝时再与群臣一同向皇上表明。可转眼又听说皇上这段时间批折子批的可快,处理政务也是稳准狠,效率比之前高了不止多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就在此时,有人送来了武将那边的消息。

老臣们听完气的胡子飞起老高。

好啊,就你会向下边人歌颂皇上功德让皇上开心,我们不会?

文臣武将向来互看不顺眼,老臣学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操起手上的活。

走,搞起!

递折子的还是递折子,只不过从最初的批判变为大加赞扬。文臣中不乏学识渊博的大儒,在帝京文人圈乃至天下学子当中深有影响。他们撰写文章,用华丽的词藻对皇上勤于锻炼,强身健体一事夸赞不绝,称其为“文可吟诗作词理朝政,武能杀场御敌平天下,乃文武全才是也。”并在文中暗示,我辈学者,既能读书万卷,满腹经纶,忍得了十年寒窗之苦,身体上也决不能输给那些武者,运动方面也当加强,要如当今圣上一般文武皆能。

上朝时说的还是要上朝说,除去那些称颂的话以外,他们提议将运动的风气传到民间百姓当中去,呼吁大家多多锻炼。还可以针对不同人群施行不同的措施。比如因过度肥胖而患病者及身体瘦弱易得病者,通过坚持锻炼瘦身成功或变得强壮,摆脱疾病困扰,朝廷给予奖励,还会从中根据个人意愿挑选优秀者编入军队。女子可学习一些基础的防身技巧,老者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做些适合的运动舒缓身心,保持健康。以上都会根据人群的不同,运动及程度的不同来制定详细的奖励方案,旨在百姓都参与到运动中来。一是为了他们的健康着想,二来,若有一日外敌来犯,百姓们能有自保的能力,同时也能击杀敌人,守卫家园。

恒元帝听完,直接准了,并将此事交给了梁老帝师,让其妥善处理。

大学士们虽然没拿到事情的执行权,但好歹皇上准了他们的提议,理论上还是生了武将一筹。高兴的三两结伴,约着到城中茶楼作诗品茶去了。

只留一群武将气冲冲的回了军营。

几日后,梁老帝师按皇上旨意制定了详细的适合各类人群的运动方案和奖励措施,并通过各级官员下发至民间。

为了能让百姓相信此事的真实性,梁老帝师特意找了几个“托”,与当地官员一同宣传运动带来的好处,并强调每天无需花费太多时间,闲暇时跑一跑,跳一跳,既有益于身心健康,还有钱拿。百姓们一看官府说的奖励不是画大饼,是实实在在的给银子,又不用投入大把时间,都乐得其所,纷纷报名开始运动。

一时间,全民运动健身之风席卷整个帝京。

与此同时,渊王府练武场。

晌午,太阳毒辣。

树荫下,萧景渊看着扛着圆木绕场跑圈,不时还欢快地朝他挥手的身影,一时间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他轻轻敲了敲桌子:“三嫂。”

“嗯?”

对面椅子上的人身子一顿,遮面挡光的书掉了下来,露出一张睡眼朦胧的脸:“怎么了?”

“三哥这样,你不管管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