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不讲武德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62字
  • 2022-07-01 23:02:58

战斗结束的很快。

本来没什么,姜榆也不打算下死手,最多打晕了事。但有个孙子不讲武德背后搞偷袭,她当时没注意到。身后的萧川为了保护她,推着轮椅撞了上去,摔了不说,还被砍伤了手。

因此也就导致了这十几个人下场极惨。

死倒是没死,也就断了胳膊腿儿。接是可以接上的,只不过得遭点罪,光是关节复原的过程就能要了他们半条命。

近来姜榆脾气不错,不杀生。

萧川手上伤口很深,血止不住。姜榆用手帕给他简单包扎,推着人往客栈的方向走。

轮椅从那些人的身上压过,刺耳的惨叫声一阵接着一阵。

——

刺史府西侧院。

“吱呀”一声,小门被推开,几道身影抬着担架快速跑了进去。

待人全都进了去,确定身后没有尾巴跟着,门又被小心关上。

院里已有多位大夫等候。

担架上的人早已疼的神志不清,连呻吟声都极其微弱。大夫们仔细瞧过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露难色。

怕是不好治哦。

“怎么样大夫,快救救他们啊!”

说话的是这十几人中伤势最轻的——被卸了两条胳膊,脸上还有巴掌印。

若非被路过的弟兄发现送回来,他们这些人说不定都得死在那里。

其中一大夫道:“治病救人是医者的本分,我等自不会作势不理,只是……”

“只是什么?”

“这些位伤得太严重,残肢断臂若想接上,少不了要遭些罪。且就算接上了,也无法恢复如初。”

那人闭了闭眼,半晌,咬牙道:“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让他们能活下来就好。”

“我等自当尽力。”

正院。

张常海听完下人的回报,笑道:“倒还知道留一个好的给我。”

也不知道上头怎么想的,突然叫他派人去刺杀试探。

结果不用想都能猜到。

就是可惜他这十几个人喽。

“老爷,”张夫人端着新熬好的鸡汤过来,“快趁热喝了吧。”

“有劳夫人了。”

——

海晏客栈。

长长街市,唯这一处有亮光。

客栈门口有几级台阶,不知何时中间放了很大一块平滑的铁板,方便轮椅上下。

姜榆推着萧川进去。

与第一次来时相比,这里俨然变了模样。屋内烛火通明,没有灰尘遍布,没有杂乱无章,地面拖得极为干净,桌椅板凳有序摆放,光洁如新,桌面亮的能映出人影。

大厅有四个伙计,各自拿着抹布在擦桌子。他们身形高大,穿着的衣服缺不合身,明显小了许多,乍一看有些滑稽。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也不理,专心干自己的活。

柜台后是个穿黑布长衫的男人,正拨动算盘核对账目。听见声音,抬头看了一眼,似是认出萧川是住在这里的人,便没说话。目光上移,看见姜榆,面无表情点了下头,算打招呼,又继续算他的账,丝毫不关心她是不是也要住店。

姜榆颔首。

人身上有很多东西可以改变,也有很多永远都改变不了。

比如眼神。

比如气场。

冷漠,平静,凌厉森然,隐隐带着杀气,是上过战场之人所独有。

他们见惯了生死,见惯了战场上血流成河,见惯今日还说说笑笑的朋友明日便身首异处,所以对一切都很冷静,看不出喜怒。但若是看见了敌人,就犹如饥饿的老虎看见猎物,平静碎裂,杀气狂涌,令人毛骨悚然。

找这样的人过来装伙计,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姜榆推萧川到楼梯口,在考虑是不是得背他上去。

萧川像是猜到她在想什么,指指右前方:“在下的房间在那边。”

姜榆:“哦。”

不过,上次来怎么没发现一楼还有客房?

还没等她问,萧川又开口道:“掌柜人很好,看在下腿脚不方便,就把一楼他住的房间收拾出来给了在下,自己去三楼住。”

姜榆:“……”

少年,你确定你不是被坑了?

明明三楼的房间才是客栈所有房间中最好的。

推门进去一看,她立马觉得自己没想错。

屋子不大,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两把椅子。床一碰嘎吱嘎吱响,像是要散架。桌子是圆桌,椅子是长凳,一看就历史悠久。且这样的搭配,感觉很奇葩。

姜榆还是没忍住:“掌柜人好……吗?”

萧川从枕边拿了瓶药和干净的纱布处理伤口:“让在下住在这里,免的来回上下楼麻烦,还少要了一半的房钱,挺好的。”

姜榆猜,这一定是个单纯的富二代。

她剪了块干净的帕子,小心清洗他伤口周围的沙粒,然后拔了瓶塞,把药倒上去:“你自己来的黄州?”

“不是,”萧川疼的抽气,“有管家和护卫,他们在楼上休息。”

“大晚上一个人去爬矿山,为何不叫人陪你?”

“管家年纪大了,一路奔波劳累,在下不想让他们再瞎折腾。”

“顾着别人的时候也想想自己。”姜榆给他包扎,“你出了事,谁来管他们?”

“大人说的是。”

之后无话。

手控党的某人又开始盯着人家的手看。

手掌很厚,手指修长,掌心和手指都有很厚的茧,手背青筋明显,靠近手腕处有一小块儿烧伤的印记。

算不上一双美手,尤其还有疤痕,但胜在肤色白皙,很加分。

手上这么多茧子,不是练过武,就是常干活。

姜榆偏向后者。

纱布缠好,打个结,她站起来:“别碰水,别用力,伤口如果撕开了要缝针,很疼。”

“是。”萧川应下。

“没事的话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她要回去看看毒汁检验的怎么样。

还得应付张常海。

一堆破事,麻烦死了。

“等一下。”萧川叫住她,“大人请留步。”

“还有事?”

“矿洞前的毒气,在下知道是什么。”

“哦?”

“在告诉大人之前,在下有一请求。”

“说。”

萧川道:“在下想跟大人合作。”

“合作什么?”

他一字一顿:“张、常、海。”

三个字,可以代表一切。

“等下,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姜榆道,“那毒气的来源我自己可以查,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至于张常海,把他抓进大牢判罪是迟早的事。这样一看,我与你有什么可以合作的?”

她就说怎么会那么巧在矿山上遇到,原来是别有目的。

在这儿等着她呢。

萧川默了默,继续道:“大人来黄州为调查黄州怪事,在下为调查好友死因,虽目的不同,但方向相同。如今线索指向张常海,而在下,比大人更了解他。”

“大人身份特殊,很多事情没有办法亲自调查。在下在黄州还有些人脉,做起事来更方便。”

姜榆:“所以?”

“所以,大人需要在下。”

短短几句话倒是让姜榆动了心。

的确,御林军二百人,吴二蛋兄弟都各自有各自的任务,她也不能随便走动,办起事来很是麻烦。

她问,“你的条件呢?”

她从来不相信陌生人无条件的帮助。

萧川郑重道:“只求大人早日将张常海绳之以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