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真正的目的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04字
  • 2022-06-01 12:59:33

说看卷宗,当然不是真要看卷宗。

去矿山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作为黄州所有怪事发生的起源地,姜榆是一定要来这里看看的。之所以一直没来,自然是因为张常海。

心眼一箩筐如他,估计早就清理了现场,备好人手等着她自投罗网,去了也白去。

所以,急不得。

要挑个恰当的时机。

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跑十几天,总算成功转移张常海的注意力,还有了意外收获——把人累病了,暂时没精力过来对付他们。

正好,机会来了。

至于为什么去卷宗室,当然是想要找个合适的方法甩掉跟着她的尾巴。

张常海不能亲自“陪同”左右,必定叫手下暗中跟随监视。

在他的地盘看丢了人,那些尾巴回去不会好过,也省的她动手。

怎么逃出府衙?

这就要感谢我们的吴四蛋也就是王三以及他的衙役朋友。

事先在卷宗室外给她准备好了衙役的衣服,姜榆进到卷宗室换上,再加上呼延卓尔给的人皮面具,以及送酒小厮的配合,她就那么顺理成章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再说从府衙去到矿山的路。

残阳,呼延卓尔,祁画,吴二蛋四个人轮番在耳边轰炸了一天一夜。呼延卓尔又给她画了一个简便的地图,一直在她眼前晃,晃到她眼晕都不停。

姜榆是路痴,不是傻子,都这样了再记不住,那必然是长时间跟这帮老奸臣勾心斗角浪费了她珍贵的脑细胞。

回去得跟皇上说,赏钱多加。

矿山的入口,不出所料有人把守。

姜榆来的这座矿山,就是祁炎碰到张长海的那个,也是黄州最大的三座矿山之一的凤歧山。

黄州矿山很多,分布不均匀,基本都在远郊,离百姓居住的地方远。因其又多又杂,为了均和兵力,每处看守的官兵人数都差不多。

时下天凉,把守的官兵都不愿意在外头站着。入口边上有个新盖的木棚,棚里放着四五张桌子。官兵们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喝着热茶聊着天。

姜榆现在的脸不是自己的脸,贴着从呼延卓尔那顺来的人皮面具。她手里拎着两三个食盒,扮作来送饭食的衙役过去。

官兵们见到生面孔也未怀疑,只当是什么时候官府里又来了新人,关注点全在食盒上。挨饿受冻一整天,总算有的吃了,一股脑的全涌了过来。

打开盖子,精美诱人的饭食展现在眼前,一群男人口水直流,捧着食盒就到一边吃去。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陆陆续续全都倒在了桌子上。

姜榆撕了人皮面具,摇摇头。

谁送来的东西都敢吃,真不怕毒死你。

她想了想,用这些人之中某个不知名的人士的剑在桌上刻了几个字:

“下次要记住,老巫婆的毒苹果不能随便乱吃哦。”

刻完又觉得不对。

她又不是白雪公主后妈。

又划掉,又刻。

“下次要记住仙女的毒苹果不能乱吃哦。”

还是不满意。

她可不是仙女。

仙女不会有毒苹果。

再划掉,再刻。

依旧不满意。

就这么刻刻划划,直到一张完美的桌子马上就要被划成体无完肤的大花脸,姜榆烦了,在最后一块儿能看清的位置刻下一句话,扔剑走人。

“你妈没告诉你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

在姜榆的意识里,山路大多崎岖难行,泥泞不堪,古代更甚,左边是深谷沟壑,右边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摔得粉身碎骨。

可当她沿路一直向山上前行,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上山入口是一条极长的,沿山而修的石阶路,阶面平滑,为了保证安全,石阶两侧搭了扶手,路的中间还修了方便独轮车上下的小道。走到石阶路的尽头便能看见山中的各个小道,每一条都以砂石水泥铺筑,其平整程度,丝毫不亚于现代的盘山公路。

姜榆不解。

这样一座矿山,是否真的需要大费周章的修路?

在现代,工具,技术水平十分完善的情况下,修盘山公路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古代什么都没有。

姜榆回头看了看身后有些陡峭的石阶路。

什么都没有的话,唯一能用的就只有人力。

这么大的山,修路不是易事,需要的材料皆为重物。春夏秋还勉强,冬天雪大路滑,稍有不慎脚下一滑,可能就会掉下山崖,尸骨无存。

为了修路,又死了多少人呢?

如此庞大的工程,且先不说是否合理,按照惯例应先上报朝廷,由朝廷拨款拨物,再派专人过来与地方官一同管理。修路成功后会记录在册,留存于档,当地一份,皇宫一份。

来之前黄州近年来大事小事的卷宗她来来回回看了八百遍,怎么就没看见有矿山修路这回事。

劳民伤财还能做到悄无声息,让百姓毫无怨言。

张常海,真是好本事啊。

姜榆走到石阶路的尽头,面前有几条岔路,她按照地图,走了中间那条,边走边观察周围的环境。

到处都是冷硬石头,山体高耸,仿若入云,遗世独立般停驻在此。

路是平坦的,但不妨碍有斜坡。数不清到底沿路爬了多少个坡,姜榆总算走到了半山腰。

祁炎告诉她,半山腰是最开始出现矿洞坍塌的地方。

姜榆拿出地图看了看,顺着上边的路线往前走。

没走两步,突然被什么东西扎了脚。

姜榆移开脚,发现脚下踩着的是块石头。

石头外形很独特,身子圆圆的,顶端却十分尖锐,整体很像雨滴的形状,摸着十分光滑。周身被黑色的细沙包裹,上面附着一些不知名的银色细点,隐隐闪着亮光。

世界上还有黑色的沙子吗?

好奇怪的石头。

姜榆捡起来看了看,觉得没什么用,随手扔到了一边。

又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辰,姜榆看见了祁炎说的矿洞。

应是有人来清理过,遮住洞口的碎石已被运到了外面,现下可以进出矿洞。

矿洞前不远处有一棵大树,满身焦黑,无花无叶,已然彻底死去。无论树干还是枝杈,千疮百孔,散发着一股恶臭的味道。

姜榆突然想起,上来的这一路所见的花花草草,皆是如此。

看这样子,应当是被什么腐蚀了。

她顿了顿,准备过去看看。

“且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