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火头军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47字
  • 2022-05-31 18:20:07

呼延卓尔带祁画去洗澡,姜榆回房间。

她四处仔细检查过,没发现什么不对劲才躺下休息。

身下是软绵绵的褥子,躺着很舒服,舒服的她快要睡着了。

重活一次,比上辈子还累。

每天见识各种奇葩奸臣,跟他们斗智斗勇。就像系统穿越那样,根据系统指示认真打怪,打死一个能升级有奖励。

可好歹人家穿越有喜欢的甲乙丙丁追求者帮忙,就她单枪匹马上阵拼杀。

凭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各种与花美男偶遇,各种暗中相助,就她啥都没有。

哦,不好意思,花美男有一个,但隔着那么远,啥也做不了。

就算能做,就萧无耻那恨不得欺负死她的有病心理,能帮她?

呵呵。

不过,黄州查案累是累了点,可是不用看见萧无耻啊。

这么一想,姜榆心里舒服多了,也没那么累了。

过了好一会儿,残阳来了。

姜榆还是最开始躺下的那个姿势,一动没动,也不想动,脑袋微微偏了一点,“怎么不洗澡睡觉?”

“洗过了,”残阳换了衣服,头发还没干透,“睡不着,有事想不明白。”

受姜榆影响,他开始喜欢动脑思考想问题,觉得很有意思。

好多事他压根跟不上姜榆的思路,所以他就全都记下,回来一件一件地慢慢想。

“说。”

残阳看了看外头,确认无人,声音也很小,“师姐怎么知道祁画被藏在文渊阁?”

“九公主说的。”

“她?”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残阳还是不懂。

“对张常海来说,祁炎才是最重要的,祁画只是用来威胁他的筹码,可有可无。筹码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会被丢弃。杀掉,不合规矩,到时候查到一个无缘无故失踪的人会引起怀疑。送走,路上容易出意外,或许会被人救走,也不行,唯一一种可能就是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丢到文渊阁,既可以说祁画是因为家中贫困自愿到那去做奴婢,也能折磨她一个小姑娘,一举两得。”

“这么说,文渊阁也是张常海的地盘?”

“黄州哪里不是他的。”姜榆慢悠悠坐起,眼睛里有血丝,她有点困了,“没有张常海的默许,文渊阁能开的下去?”

天下之大,无论何处都会有烟花柳巷之地。但像文渊阁这种动不动就能玩出人命的,不正常,也不合法。

残阳顿了顿,又问,“那几个黑衣人是……?”

“你觉得是谁?”

“是……”

残阳拧眉想了半天,脑子里闪过一群人,迟疑地看向姜榆。见对方点了头,这才明白。

原来师姐是这样安排的。

——

城防大营。

晌午,士兵们训练完吃饭。

新建的营帐里,铺上的人都在睡觉。

门帘忽然被掀开,进来两个身穿黑甲的高个男子,他们扫视了一圈,道,“将军要见你们。”

饭堂后有一片空草地。

许是因为温度的原因,草长的并不好。只有星星点点冒出来的绿意,剩下全是光秃秃的黑。

雷三炮一行人隔了老远就闻到香味。

走近一看,原来是有人在烤羊腿。

草地中间生着火。火烧用四根木棍支起架子。架子前后两根棍上有凹槽,用来放串好的羊腿。一个架子大概能放三个,有人在边上守着,不时给羊腿翻个面,撒上调味料。经过一定的时间,羊腿两面烤的金黄酥脆,肉质细腻,咬一口满嘴留香。

光闻味儿就知道一定非常好吃。

身后咽口水的声音过分清晰。

雷三炮闭了闭眼,没忍住,踹杨六水的屁股:“没出息的玩意儿!”

杨六水被踹的一趔趄,彪形大汉跟彪形大汉之间动手都是鼓足了劲儿,一脚下去屁股差点给踹成八瓣。

丫的,疼!

本能反应,他捂着腚转头就要骂,突然想起来这不是在他们自己老家,他也不是将军的副将。现在就是个小喽啰,不能跟自己老大吵嘴。

有任务在身,要以大局为重。

忍住。

杨六水这么告诉自己,然后用燃烧着愤怒之火的双眸狠狠剜了他一眼。

雷三炮面无表情的跟在领路人身后。

没走两步突然回头,跟他翻白眼吐舌头——略略略略略。

杨六水:“……”

嘚瑟劲儿。

欠揍!

他气的牙痒痒,拳头也痒痒。

走的越近,香味儿越浓。

到了地方才发现火堆旁摆着几个盆,盆里装的都是烤好的羊腿。盆很大,装的也很多,两个兵抬一个往出搬。

看方向,应该是住宿的营帐区。

而认真烤羊腿的人,正是那天城门见过的领队将军。

将军今日未着黑甲,一身普通军装和士兵无异。他比一般的士兵要高,要壮,没有那股喋血凌厉的气场,烤羊腿的时候很专住,看上去反倒很好相处的样子。

雷三炮等人行抱拳礼:“见过将军——”

他们一共来了十个人,是雷三炮和杨六水的左膀右臂,剩下的都留在营帐里。来的人数不多,嗓门儿不小。一句话四个字,说的估计住宿营帐那边都能听见。

将军专注于烤羊腿。眼睛没从上面离开过一次,道,“确定要从军?”

“确定。”雷三炮毫不犹豫的回答。

不当兵来这儿干吗?

还不如在御林军大营好好喝酒吃肉。

“行,本将收下你们。”将军把羊腿翻了个面儿,在撒调料,“火头军最近缺人,去那边报道。你带来的人也一样,还是归你管,剩下的听那边人吩咐就好。”

雷三炮几人面色不好看。

火头军?

就算他们在御林军中是最底层的,但好歹也是精挑细选出来上战场打仗的精兵悍将,让他们当火头军去给人做饭?

这以后要是传回去,让他们面子往哪搁?

雷三炮看杨六水,杨六水看雷三炮,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清晰的两个大字。

呵呵!

将军没听见他们回话,抬头看了一眼:“怎么,有问题?”

“没有。”雷三炮立马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们听从将军的安排。”

“不要小看了火头军,那可也没有闲人,也不养闲人。”将军笑了笑,“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们。”

“谢将军——”

谢你妈个腿!

堂堂护卫皇城的御林军变成扫地做饭的火头军,我还得谢谢你。

不捶死你就不错了。

要不是事先有计划安排,他真想把这将军脑袋拧下来。

行,他忍着,等到任务完成的那一天再一块算账。

雷三炮面上平静无波,内心波涛汹涌。

大人,为了完成您交代的任务,我们都去做火头军了。

您那边一定要顺利啊。

——

“阿嚏——”

姜榆揉揉鼻子,在床上翻了个身。

奇怪,最近怎么老打喷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