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没死成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040字
  • 2022-06-20 21:52:26

“师姐,师姐?”

“师姐你醒醒!”

“师姐你能听到吗?”

谁在说话?

一片黑暗中,姜榆只觉有声音不停在她耳边萦绕,像是在叫她,又不确定。她视线被阻,无法辨别,只是出于本能循着声音的方向一点点的走。

不知多久,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姜榆摔倒,剧烈的疼痛感如泰山压顶一般袭来——

“咳。”

少年正不知所措的在屋内来回踱步,突然听见床上有轻微声音。他赶忙来到床边,轻轻握住女孩的手腕,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窜动,“师姐,师姐?”

卧床多日的女孩眼皮动了动,随后没了反应。

跟着没一会儿,终于勉强的掀开。

涣散的瞳孔逐渐聚焦,定在一处,随之睫毛止不住的颤抖。

疼。

真的好疼。

身体犹如被人凌迟,皮肤像是要被生生的扒开,连骨头都像被人移了位。

全身毫无力气,大脑混沌一片,只在不住地向她传输痛感。

她咬牙,默默忍受着。

“啊——”

“师姐你终于醒了!”

姜榆被这一声大喊吓的回了神。

她转头,床边坐着个红了眼的少年。

少年皮肤白净,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浓眉下的双眼生的又圆又大,此刻眼睛红红,倒显得煞是可爱。

头发用黑色玉冠半束半披,身着冰蓝色缎子衣袍,腰间束同色玉带,坠青色玉佩,外穿一件白色无袖外褂,衬得他身躯凛凛。

挺帅一男孩,但为啥穿着一身古代人的衣服?

cosplay?

少年不解她的目光,自顾自的委屈,哽咽,“师姐你可算醒了,你都昏睡五日了,吓死我了都!”

师姐?

昏睡五日?

她明明杀了伤害哥哥的坏人又在家中放煤气自杀,怎么成了昏睡五日,还成了这个人的师姐?

一个离谱的想法从脑中一闪而过,她不由得四下打量。

木制窗子,檀木雕花圆桌,桌上的青玉茶壶茶杯,紧闭的房门以及头顶的白帐…

这、这不是电视剧里古代人房间的样子吗?!

难不成…她穿越了??

“你…”

带着疑虑,姜榆想要向他询问,费力的张口。刚说了一个字,嗓子的刺痛感让她忍不住的皱眉,没能继续说下去。

少年见状,立马去倒了杯水,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一点一点的喂她喝水。

长久干涸的喉咙在水的滋润下舒服不少,她缓了缓,一字一字的问:“你…是…谁?”

少年明显被她的话惊住,眼睛瞪得老大,眼泪都吓没了。傻傻的,完全无法相信,“我…我是残阳啊,师姐你不认识我了?”

“残阳…”

姜榆轻念这个名字,觉得很熟悉,可又说不出来。脑中闪过一些模模糊糊的画面,流逝的很快,怎么也抓不住。

“那我是谁?”

“你是我的师姐姜榆啊!”残阳急得要哭,“师姐你到底怎么了呀,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忽地,残阳眼前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肯定,肯定是药出了问题,我去查医书,我去查医书!”

言罢,风风火火的向外冲。

姜榆听着“咣”的关门声,头更疼了。

——

陵城,渊王府。

春日和煦,微风轻轻。

昨日的大风将府内的树叶吹落了许多,林管家正安排下人打扫。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他向门口望去,只见一身着黑色骑装的男子风风火火的跑过来。

他闭了闭眼,很想忽视那左手三只野兔和右手两只野山鸡。

家丁们行礼:“参见烨王殿下——”

“免礼免礼。”男子把手上的东西递给林管家,认真道,“这是本王今天打猎打到的,拿去给四哥补身体。”

林管家尴尬的笑了笑,还是接过来,“替王爷谢过殿下。”

“没事没事,照顾好四哥是本王应该做的。”男子拍拍胸脯,自豪的很,“四哥还在飞鸾阁吗?”

“王爷一直在飞鸾阁内看书。”

“那本王去找他啦,林叔记得叫厨房给四哥好好做这些野味啊。”言罢,男子蹦蹦跳跳的朝飞鸾阁去了。

林管家瞧着他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算上这次,都已经是送来的第三十回了。

烨王殿下痴迷于射箭,几乎每日都要上山打猎。一月前太医在为王爷诊治时特意叮嘱王爷身体虚弱,需要多吃滋补的食物。这下可好,烨王便将此当作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日日来送野味,甚至有时一日会来送三次,导致王府顿顿都在做。

送的东西太多,连带着他们这些下人也要跟着吃。

王府厨子做的东西是好吃,但是也不能一直吃啊。

林管家内心默默流泪。

烨王殿下,咱就不能送点别的东西来吗?

野味是好,可这连续不间断的吃谁能受得了啊!

飞鸾阁。

“四哥,四哥!”

烨王踏入屋内,顷刻间便闻得一阵清淡的花香味,沁人心脾,令人心情愉悦。

还是四哥这里最舒服。

他走到小书房,看见熟悉的身影正躺在卧榻上,用书盖着脸休息。他悄咪咪的过去,准备捉弄他一下。

“八弟要做甚?”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书下传来,男人将它从脸上拿开,慢悠悠的坐起身。一双桃花眼缓缓睁开,慵懒而又迷人。

“真不好玩,四哥你这都能听到!”烨王气鼓鼓的坐到桌旁,倒了杯茶一饮而尽。

男人将书放下,咳嗽几声,脸色是病态的白,“从小玩到大的把戏,你到现在都不腻。”

烨王撇撇嘴,“还不是每次四哥你都不让着我,一点意思都没有!”

“是你毫无长进。”男人不客气的回怼。

烨王:“……”

要不要嘴这么毒!

“我今天又打了三只野兔两只野山鸡,已经交给林叔拿去厨房做给四哥补身体了。”烨王笑嘻嘻求夸奖。

男人险些一口茶呛在嗓子里,缓了半天才开口说话,“你已送来许多,无需再送。我的身体较前段日子好了不少,不用担心。”

“那可不行,太医说了四哥身体虚弱,要多吃好的补补。四哥总是让你王府厨子做些清汤寡水的吃食,不利于你身体恢复。反正我事情也不多,每天还出去练射箭,就顺道给四哥抓些野味回来,不碍事不碍事。”

男子:“……”

他是真的不想再吃了好吗!!!

无奈弟弟年纪尚幼,又是一片好心,也就不再说什么,由着他去了。

大不了,再多吃几顿就是。

“你每日要上朝议事,回来就要处理公务。痴迷箭术武学是好事,可也别忘了把正事处理好。”男子说道。

他这个弟弟,做什么都能做的好,一处理公务就头疼,为此没少挨骂,可怎么都不长记性,依旧我行我素。

烨王一听到这个,瞬间捂耳朵,全身上下写满了拒绝,“我不听我不听,每次来四哥都说一样的话。皇兄有你就够了,我才不想管那么多,不听不听!”

男子笑笑,颇为无奈。

果真还是个小孩子心性。

“说到公务,我倒是想起今日早朝,皇兄说起红城瘟疫爆发严重一事,对此十分关注,还要我前去察看,以表慰问。”烨王说着就不怎么高兴了,单手撑着头,叹气,“但我要是去了四哥的野味怎么办呢,外面商户卖的才没有我上山打猎带回来的新鲜。再者说来,我还没玩够呢,一下子就要跑这么远的地方,真是令人烦恼!”

男子觉得这后面几句才是他想要表达的重点。

他不由得轻笑,“你啊,这个时候还想着玩。身为王爷,体恤民情,安抚民心是再平常不过之事。这样,若你这次表现的好,回来我便叫厨房的孙师傅多为你做些你爱吃的小菜如何?”

一提到这儿,烨王眼睛发亮。

孙师傅做菜可是一绝,他几次三番提出想要将其带到自己府上都被拒绝了,害得他隔三岔五就要来四哥的府上蹭饭。

“好啊好啊,四哥说话算数!”

“那是自然。”

与烨王谈笑间,男子不禁思索起此事。

红城虽地处偏远,但民风淳朴,百姓安居乐业,在任官员清正廉洁,事事为百姓着想。若是有瘟疫肆虐,怕是早就已经召集各处名医寻求解决之法,妥善处理,怎会严重到令皇帝在朝堂上提起?

看来此事,并不简单。

——

残阳将一大摞医书搬进屋内,一本一本的翻看,可怎么都找不到所配制的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明明是按照书上写的药方抓药去熬的啊,怎么师姐喝完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姜榆瞧着被扔的满地都是的书,无语望天,不想说话。

虽是大脑混沌还处在懵逼状态,但她非常确定一件事。

她穿越了!

还穿越到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子身上。

只不过她还没有这个女孩子的记忆,很多事情都不知晓。她因何受伤,又因何伤的如此严重,而这里又是哪里……太多太多,她需时间去了解。

身上的疼痛让她无法再继续思考,她扶着床边,向下挪动,一点点的躺平,闭眼休息。

现下,养好身体最重要。

至于别的,等她好了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