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赌一把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832字
  • 2022-05-28 19:23:48

偌大的营帐中只闻得高低起伏的呼噜声。

所有人都盯着呼噜源头,敢怒不敢言。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推了一下边上呼噜打得震天响的人,没推动。

又推了一下,还没推动。

再推,人动了,吧唧吧唧嘴,转过身,接着震天响。

这人脾气到极限,伸伸腿,掂量着力气,对着屁股,一脚下去。

“咣!”

震天响在睡梦中翻滚下了床。

震天响有点懵,半天才反应过来。捂着摔疼的屁股对刚才踹他的人破口大骂,“兔崽子你敢踹我,是不活得不耐烦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然要挨揍,那人直接跪下,“错了将……老大。”

“错有个屁用!错有个屁用!”震天响直接拍他后背两巴掌,力道之大,五脏六腑差点没让他拍出来。

其他人看的直抽气。

还好踹人的不是他们。

那人嘿嘿笑道,“小的就是想叫醒将军——”

震天响眼睛一瞪,声音一沉,“叫什么?”

那人抽自己两嘴巴,没用劲,“老大。”

“说你八百遍了还没记性!还没记性!”又是两巴掌。

那人忍着要喷血的冲动:“兄弟们都想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来了这么多天了,也不能一直窝在这营帐里吧?”

天天吃了睡,睡了吃的,都快成猪了。

震天响两手枕在脑后,眯眯眼,“接着等,等到我们可以当兵了为止。”

“兄弟们当兵的日子比那位将军都长。”他不满地嘟囔。

“行了,闭上你的嘴吧,跟个娘们似的成天叨叨叨,叨叨叨的,”震天响踹他,“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副将。”

副将翻白眼以表示自己也非常嫌弃他。

“杨六水你再翻个白眼试试!”

奶奶个腿的,他最烦别人翻他白眼。

“我就翻,我就翻,气死你雷三炮,略略略略!”说着还配上了实际行动

“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场面过于暴力血腥,不适合用语言描述。

其他人扯被子盖好,三两凑一堆,猜谁能打赢。

这种情形,早就见怪不怪。

要是哪天将军跟副将和平相处才是见鬼了。

还没介绍,雷三炮,御林军里一个最不起眼的将军,标准的彪形大汉,无论身材长相性格等等的一切都非常符合上一句话最后四个字。武力值满分,智商偶尔在线。

杨六水,御林军里最不起眼的将军的副将,同样一个彪形大汉,但长了一张文弱书生的脸。武力值一般般,智商长时间在线,是将军的智囊团和军师。

两人说不到十句话必打一架。

当然,每次都是副将赢。

这次也不例外。

雷三炮捂着脑袋上的大包哭的嘤嘤嘤:“你就欺负我心软。”

杨六水傲娇:“武力不够,智商取胜。”

一场“大战”落下帷幕,副将说正事,声音很小,“你真的信那女娃娃?”

“不信也得信,于其一直受人牵制,倒不如真正赌一把。赢了就能让兄弟们扬眉吐气,不再低声下气任人欺辱,输了……”雷三炮一笑,“结果应该也不会太坏。”

御林军里也有食物链。

他们这一群人就是食物链最底层的最底层。任何人都可以欺负他们,任何人都可以来踩上一脚。

所以,当那个人开出能让他们不再任人欺凌,甚至能把受过罪数倍奉还给仇人的条件时,他心动了。

杨六水又道,“不过说来也怪,连皇帝都不能随意调遣御林军,她竟然有办法叫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陵城,真是奇了。”

关于南国的军队兵力,说起来很复杂。

表面上皇帝执掌兵权,但实际控制者另有其人。

这么些年,军队中被收买的被收买,主动投靠的主动投靠,剩下的,要么是不愿与前两种人为伍,要么就是平平无奇那人看不上的。

他们就属于后者。

这也就是为什么皇上派遣他们与她同行的原因。

因为只能派他们。

“谁知道呢。”

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御林军大营,她进出自如。

“哎,我还一直没问你,这回你怎么没问我的意见就直接答应她了?”杨六水觉得奇怪,“以前你不都什么事先来问我吗?”

雷三炮咬牙不说话。

还能为什么?

有把柄被捏着呗。

那天他连裤子还没系完,转头就看见她。她说完来意后,又说了四句话。就这四句,让他瞬间把事应了下来。

“将军觉得街头卖豆花的王大娘的孙女长得漂亮吗?”

“我觉得挺漂亮的,年轻貌美,是附近出了名的豆腐西施。”

“将军闲暇之时经常过去帮忙吧?”

“您说要是将军夫人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

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呗。

那场景,着实恐怖。

他想都没想,立马点头如捣蒜。

答应,全答应,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都去。

于是,按照计划,他们这一帮子人就来这了。

想到这,雷三炮深深叹了口气。

他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被一个女娃娃捏住七寸,说出去都让人笑掉大牙。

杨六水不知那晚的细节,雷三炮也没和他多说。只是在第二天悄悄把兄弟们聚在一起,告诉大家巡抚使昨夜来过,简单说了下巡抚使的计划和安排。出发之前,很多兄弟都来找过他,问他这个传闻中的巡抚使是否值得相信?

在御林军待了这么些年,不是没有所谓的“深明大义,斩奸除佞”的好官来找过他们,他们每一次都无条件的信任,每一次都尽心尽力地帮人办事,只求能还军中往日的威严肃杀之风,让他们不再受尽白眼,任人凌辱。

可结果从来都不如愿。

办案官员一个接一个被判罪,抄家,处死,他们也被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接受本不该有的惩罚。几千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下这二百人。

慢慢的,他们认命了。

他们没有责怪过任何人,皇上也好,那些官员也罢,都是身不由己,要怪也只能怪他们命该如此。

现在,突然来了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娃,承诺会让他们恢复原本正常的生活,他们真的犹豫了。

这个人,能相信吗?

杨六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沉默许久后,他只道,“赌一把吧。”

赌这位巡抚使确如传言一般,不惧强权,本领非凡,赌她能顺利解决黄州之事,收回兵权,赌她能兑现她的诺言。

这是他们这群人最后的机会了。

——

按常理来说,把名单上的人每个家里都去一遍是不可能的。

人数太多,也没有必要。

但姜榆偏觉得很有必要。

用她的话说,去,必须去,必须挨家挨户地去。万一发现不同点,突破口不就来了?

于是乎,真的就按名单上挨家挨户的去了。

每天日出出府,日落也不归,披着晨光出发,裹着夜色回家。天天忙着大街小巷的走,找地方。

说走是真的走。

因为姜榆不坐马车。

理由是,初到贵宝地,人生地不熟,以后查案时难免不方便,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熟悉环境,认认路。

上司不坐,下属肯定也不会坐,张常海只好每天跟在姜榆身边四处走。

就这么走了七八天,去了多少人家不知道,找到多少线索也不知道。张常海只知道自己靴子走坏了好几双,人也瘦了一大圈。

想他一把年纪,何时遭过这份罪。

然后就累病了。

姜榆三人来探望的时候,他十分难过地表达歉意,因为自己身子的原因耽误了查案的进度,着实羞愧。

姜榆能说什么呢,当然还是那些官方的套话。什么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要赶快好起来,黄州百姓还等着您等等,如此云云。

张常海笑着答应。

表面笑呵呵,实则心里模拟千次万次无数次把姜榆脑袋拧下来放到脚底下摩擦的画面。

奶奶个腿的,要不是你每天跟不要命似的东奔西走,老子能累病?

偏偏心里话是不可以说出来的,只能憋着,脸上还得控制好表情,不能让人察觉到异样的情绪。

但就是好气!

一看见这个丫头片子,他伪装这么多年和蔼可亲的外表,温文尔雅的脾气秉性,全都土崩瓦解。

就他妈的想骂娘!

不行,他是最温柔,最有风度,最善解人意的刺史大人,是百姓的父母官,他不能发脾气,不能骂人。

张常海反复吸气,呼气,吸气,呼气,然后躺在床上,大被蒙过头。

这样骂人就没人看见听见了。

死丫头片子,早晚掐死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