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神秘营帐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853字
  • 2022-05-26 18:38:35

屋外,小雨淅淅。

海晏客栈掌柜来的时候三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一直忘了介绍,掌柜名叫吴二蛋,就是王一。家中排行老大,年芳二十八,生了一张十五岁的娃娃脸,满脸胶原蛋白。瘦瘦高高,妥妥电线杆子无疑。

已娶妻,家有母老虎,重度气管炎晚期患者。

智商一般,武力值尚可,优点……很机灵。

嗯,对,很机灵。

关于他为什么叫王一又叫吴二蛋,姜榆表示她实在记不住人名,又觉得叫王一不好听,某天忽然想到了吴二蛋三个字,觉得顺嘴还能记住,就这么叫了。

吴二蛋对此没有意见。

一下子有了三个名字的吴二蛋同学今天过来有情况要汇报:“启禀大人,文渊阁中有刺客暗杀祁炎。”

他们兄弟几人奉姜榆的命令去文渊阁,表面是花大价钱包下祁炎的玩客,实际是在秘密保护他。

到文渊阁的第一天晚上,他们就遭遇了刺客前来暗杀。

好在他们兄弟武功都不弱,人也机灵,反应的快,没让刺客得逞。

姜榆没觉得意外,跟她预计的时间差不多,“人抓住了吗?”

“小的无能,让他们给跑了。”

“文渊阁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二王三王四保护他,王五王六王七在打探那些人的消息。”

“不错啊,”姜榆拍拍他肩膀,很欣慰,“小伙子有前途。”

还知道去打探消息。

吴二蛋被夸的不好意思,“是大人教的好。”

“少拍马屁。”姜榆扔了袋银子给他,“拿着做经费,继续努力。你们的家人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很安全。”

他们七个为张常海卖命的原因除了报恩,也是因为家人在他手上。

名为照顾,实为监视做人质。

劫几个人出来,对她们三人来说不是难事。

吴二蛋感激涕零:“多谢大人。小的们愿为大人做牛做马,您说往东我们绝不往西,您说往南我们绝不往北,您说一我们肯定不说二,您说……”

“打住,赶紧滚。”

吴二蛋笑嘻嘻,“哎,好嘞。”

说完,一阵烟似的跑了。

呼延卓尔:“跑真快。”

残阳:“门快让他撞坏了。”

姜榆:“我特么想把钱拿回来。”

——

黄州的二十万守军被划为三个大部分。

一部分用于城门守卫,因外邦人偷溜进城一事,近些年黄州来对于城门的把控格外严格。

另外一部分用于城中,日常巡逻,保护百姓,听从官府调遣。

剩下的那部分,也是人数最多,兵种最为优良的部分,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知道在什么地方。

除了张常海。

他们做为黄州最后一道防线,非大事不出现,隐藏于暗处,无影无形。

自然而然,军营也就分了三处——中北,中南和未知。

中北是城门守军的大营,中南是城中守卫的大营。

负责统管军营的三位最高将领平时无交流,基本也不会怎么见面。

简单来说,就是互看不顺眼。

都是武功高强,一身本领的能者,谁会服气谁?

中北大营。

连着下了两天雨,温度骤降,士兵们的训练却从未因此停止。

军中规矩,无论任何天气任何原因,只要人不死,训练就不会停。

士兵们信奉强者为尊,哪怕下雨,训练热情依旧不减,百分之百的投入,争先恐后夺第一。

时值中午,到了休息时间,士兵们打算一块去冲热水澡,然后去吃饭。

几天前,住宿的那一片近来又多搭了四五个营帐。

跟他们住的是同一片区域,但中间离得很远。

有人数过,一共搭了五个。

大帐能住下的标准人数是二十人左右,这样算,就是一百多个人。

吃饭的时候避免不了会聊天,聊天就会讲八卦。

今日份话题自然是神秘的五个营帐。

“你们说住在西边的究竟是什么人?”

“谁知道,一天神神秘秘的,连营帐都没出过。”

“要不是听人说,我都不知道里头有人。还以为是将军为了让弟兄们睡的松快点才命人搭营帐。”

“这都五六天了,咱连人影都没见过。”

“我见过的!”

一人从碗中探头,咽下嘴里的饭菜,又喝了杯茶才说话,“满脸络腮胡,穿的破破烂烂,像山贼。”

“我也见过,就偶然看见一眼。那群人特别壮,一身肌肉,简直了!”另一人指指自己的肱二头肌,羡慕嫉妒恨摆在脸上,“比咱这天天练的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当时他肚子疼请假回来上茅房,正好看见新搭的营帐那边有人出来。肚子疼得太厉害,没来得及多注意,就看了一眼。

然后就一直记得了。

主要是那身高,那肌肉,实在太眼馋了。

话一说完,同桌吃饭的都放下筷子,齐齐盯着他,眼神危险,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

大概意思是,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为了能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他们日日夜夜苦练杀敌本领,从早到晚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训练,从初入军营的火柴棍练成了现在个个力大如牛的壮硕汉子,他们的肌肉含量比不过一群山贼悍匪?!

呵呵!

说话那位立马低头吃饭。

话题还要继续进行:“这么说,他们是来投军的吧?”

“应该是吧,要真的当了兵,我倒想会会他们。”又有人道,一字一顿地,“看看他们究竟是多么的壮、硕、无、比!”

比肌肉,比拳脚,比力气,他们就没输过。

与此同时,新建的营帐内。

一群人正躺在铺上,百无聊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