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有个弟弟可真好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81字
  • 2022-05-26 20:23:57

轰隆——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灰蒙蒙的天染了层层墨色,看不见光亮。

三人醒来时堪堪临近黄昏,外面却已黑的像半夜。

房间外,有提着灯笼的引路仆人侯着,准备带他们去大厅。

三人收拾好,陆续跟着走。

晚饭不是丰盛的大餐,没有大鱼大肉,桌上都是很普通的家常小菜,但味道特别好,色香味俱佳,就连最普通的青菜也做出了好几种花样来。

张常海抱歉道,“内人对厨艺略通一二,这些都是她亲自下厨做的。府上条件有限,没办法好酒好菜款待各位,还请大人海涵。”

黄州事发已久,作为当地父母官,他为了救助百姓,已散出不少家财。

“张大人多虑了,夫人手艺这么好,我等今日是有了口福才是。”姜榆放下筷子,看向残阳。

边上,狂吃狂吃的某人放下吃光第三个盘子,伺候的婢女放上第四个。

忘了说,他已经吃完五碗饭了。

饭碗太小,总是盛饭很麻烦,影响他发挥,干脆就换成了盘子,盛的又多又方便。

边吃边想,要不要换成盆呢?

对一桌人注视目光视若无睹,专心干饭。

张大人和他的夫人:“公子好胃口,好胃口哈哈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又有一盘菜见底了。

姜榆在想,等这次的事情办完,回去得好好改改这熊孩子的吃相。

饭桌上,张常海问起验尸是否有何发现。

姜榆回了两个字:“没有。”

张常海笑了笑,安慰道,“之前仵作验了多具尸体,也是毫无发现。大人才刚刚验尸,没有找到很正常。”

言外之意,朝廷来的大官又怎么样?还不是什么都发现不了?

啥也不是!

婢女拿着姜榆的碗要给她添汤,姜榆拒绝,自己动手,“我的意思是,验尸结果还没有出来,等出来了再告诉大人。”

“哦?那就是已经有发现喽?”

“差不多吧,一点点,”姜榆喝了口汤,很鲜,她喜欢,“先卖个关子,日后再告诉大人。”

张常海的高兴藏不住:“有发现好,有发现好,这样离帮助百姓脱困也更近一步。”

“这姜大人一说发现线索,瞧把老爷您高兴的!”张夫人给他夹菜,“快吃吧,多吃点,也好跟大人一块去查案。”

“好好,夫人也吃,夫人也吃。”

姜榆慢条斯理地喝汤,不看面前夫妻恩爱撒狗粮的辣眼画面。

呸,好大一只红酒鸭。

表面说有了发现高兴,实际上保不准在心里各种问候她祖宗十八代。

外加各种怀疑各种猜测,到底被她发现了什么呢。

哼,慢慢猜去吧。

晚饭结束,一行人坐在大厅闲聊喝茶,主要讨论的还是关于黄州怪事。

张常海问姜榆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他好派人全力配合。

姜榆想了想,道:“那就……”

张常海内心:“去矿山!去矿山!去矿山!去矿山!”

他曾仔细研究过姜榆查案的习惯,并根据研究结果推测她到黄州之后的查案步骤,以此做了完全的准备。

下一步肯定是要去矿山。

矿山无缘无故坍塌那么多次,她肯定要去看一看。

姜榆:“就请张大人跟我一块到百姓家里走访,询问一下基本情况。”

张常海:“……”

妈的,回回都跟他想的不一样。

“百姓家中的情况臣基本都知道,不如还是让下官臣……”

“大人您也说了是基本情况,”姜榆道,“很多细节只有当事人才知晓,我需要了解的更全面才能做进一步的推断。”

“是,大人说的是。那就等明日我与大人一同去各家询问。”

“这是自然。”

——

闲聊一阵后各种回房。

雨下的很大。

泡了个热水澡,回房上床,姜榆翻来覆去睡不着。

脚踝疼,胸口也疼。

晴天没有感觉,一到阴雨天这两处总是会隐隐作痛。

脚踝是围猎场掉进陷阱受的伤,胸口是帮渊王挡了一剑。

姜榆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缩在被窝里,心里接着骂萧君澈。

都是为了救他受的伤。

烦死!

远方刚喝完药的某王爷打了个喷嚏。

在床上躺了半天,姜榆还是睡不着。干脆不睡,搬凳子坐窗边看景。

夜幕降临,天似乎更黑了。房檐下挂着的灯笼左右摇摆,烛火忽明忽暗。大雨倾盆,屋檐下形成一道雨幕,冷风夹杂着寒气顺着窗户飘进。

姜榆把窗户关小些,披了件厚衣服,坐着发呆。

这次黄州的事,可能不那么容易解决。

张常海看着人畜无害,实则就是个笑面虎,私下还不知道在筹谋着什么。

还有他背后的关系,查起来定要费些时间。

还有以张常海马首是瞻的二十万守军和所有百姓,怎么能让他们认清张常海的真实面貌也是个大问题。

还有频发的怪事,不断死人的原因,接下来怎么应付张常海……

她按了按太阳穴,心绪烦乱。

早知道不答应皇上好了。

说不定这时候她正抱着姜滚滚在家里舒服的睡大觉呢。

正想着,有人敲门。

“谁?”

“是我,师姐。”

“进来。”

残阳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木案,冻得不行,“冷死了冷死了!”

姜榆拿了两个厚毯子扔给他,“这么晚怎么不睡觉?”

“我来给师姐送药。”残阳把药碗拿给她,“阴雨天,你的脚踝和胸口肯定会疼,这是我特意熬的药,专门止疼的。另外这一碗是管睡眠的,喝了可以睡个好觉。”

残阳看了眼外头,悄咪咪说,“全程我都在,他们没有机会往里头下药的,师姐放心。”

“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小心谨慎了?”

“嘿嘿,跟师姐学的嘛。”

残阳坐她床上,披着毯子,又裹上被子,只露出个脑袋。脸蛋圆圆,看着她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姜榆被他逗笑,过去掐掐他的脸,“怎么这么可爱。”

残阳故作生气的样子:“我是男子汉,不许说我可爱!”

姜榆喝药很快,晾凉一口闷:“你本来就可爱。”

虽然近来长高了,变瘦了,越来越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但在她眼里,还是那个见不到她会担心,看她受伤会害怕会哭的可爱弟弟。

她看了看手里的碗,笑了。

有个弟弟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