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过往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06字
  • 2022-05-25 14:56:40

阴沉的天气总是能让人变得心情差。

比如现在的姜榆。

大街上还是那样空荡荡,看不见人,冷风卷着落叶飘飘扬扬。明明还是清新的绿色,却早早和枯叶一般离群飘荡。

姜榆进了一家酒坊,掏钱买了两坛酒。

她想喝酒了。

街上开门的商铺就那么几家,卖的都是米面油这类生活必需品,其他全都是关门歇业的状态。

现下这种时候,钱赚不赚不要紧,命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有命才能去花钱。

酒坊其实一直没开,只不过今天老板突发奇想撞着胆子想试试看会不会有人来,结果真就迎来了一位贵客。

两坛烈酒,平时最多卖几十文钱,这位客官却直接给了张银票。

老板腿一软,差点没站住。

要知道,这银票的面额买酒坊里最贵的佳酿都绰绰有余。

老板是个老实人,捧着烫手的银票不敢收,直言道能不能换成铜钱,金额太大,他也找不开。

这位客官抱着酒,只留下一句不用找就走了。

老板贴心地到门口送她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心想,长的这么漂亮,气质不凡,出手阔绰,肯定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就是看着冷冷的,一身低气压。

心情不好吗?

看着人渐渐走远,他才忽然想起自己干嘛像个傻子似的盯着人家看。于是双手捧着那张大额银票,进屋找夫人炫耀去了。

黄州不小,但姜榆哪里都不知道。

她不想回刺史府,在街上乱转,像以前一样见到岔路口就走。东拐西拐的,无意间走到了郊外上山的入口。

矿洞离奇坍塌,怪事频发,官府下令所有矿山封锁,派人在各处严格把守。连带将其他的山也封了。

守山的官兵不认识姜榆,但知道朝廷派了大官过来,一男一女,上头也告诉过。如今看见她,大致也能猜到她的身份,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礼,而后将事情一说,委婉地告诉她这里不能去。

姜榆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待着,好不容易找到了,不让去?

嗯,心情更不好了。

她也不是不理解,矿山不让去就算了,这普普通通的小山,离那矿山十万八千里,你封它干个屁?

理论半天,她烦了,官兵也烦了,要“礼貌”地把她“请”走。

“咣咣咣——”

几下,地上躺一片,姜榆酒壶没离手,抬腿往山上走。

山不高,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爬到了山顶。没有鲜花满地,绿树成荫,只有黑漆漆的枯草,光秃秃的树干,仿佛刚刚经历过山火的洗礼,只剩下侥幸存留的骨架。

姜榆坐在崖边,土块咕噜噜滚下山去,好半天才听见声响。

山不高,下边也可以是万丈深渊。

她拿着一坛酒,拔了塞子,想学着电视剧里那些大侠一样豪放的喝酒方式,考虑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

喝一口撒十口,怪浪费的。

弄湿了衣服回去还要换还要洗。

她懒。

捧着坛子灌了几口,姜榆不出意外被呛到。

以前看古装电视剧里的人喝酒,喝了像是没喝,脸不红,心不跳,她不止一次吐槽他们喝肯定是水。

如今才知道,真实的那个世界里,酒壶里是货真价实的酒。

还是货真价实的白酒。

她望着远处,望着像是扣上几十层灰布的天,突然很难过。

院子里,小女孩的话让她有些恍惚,好像看见了以前的自己。

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因为那是她的经历。

她的父母是军人,在一场任务中牺牲。所有人为了保护她,和那个女孩的娘亲一样,用最普通的话编织了一个善意的谎言——“爸爸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大就回来了。你要乖,要听话,好好学习,等他们回来的时候会很高兴,会给你买很多很多礼物。”

可事实是怎样呢?

等她终于明白了这个善意谎言的时候,她的父母已经成了一捧黄土,成了烈士陵园里的一座不再新的新坟。

从此天人永隔,再不相见。

她理解那些编织谎言的人,理解他们的用心良苦,可她始终过不去那道坎——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她,让她在父母彻底形灭于这个世界前再看他们最后一眼?

她的哥哥是烈士,被毒贩打击报复,用这世界上最残忍,最恶毒的方法结束了他的生命。同事领导为了保护她,让她理智冷静,不在冲动之下做出伤害自己伤害他人的事,隐瞒了在外省交流学习的她。

可后来又怎样呢?

她意外得知消息,赶回警局,看见了停尸房里遍是血污,残破不堪的尸块,看见了毒贩发来的视频,看见了她唯一的亲人怎样被折磨致死,看见了他在死后又是怎样被侮辱怎样被一刀一刀肢解。

她疯了,彻彻底底的疯了,杀光了那些所有伤害她哥哥的人。

包括自己。

她理解同事领导,理解他们保护她,同时也是在保护警察的荣誉。可她原谅不了他们,也原谅不了自己。原谅他们不第一时间告诉她哥哥被抓的消息,否则或许她还能去救人。原谅不了自己那么晚才知道消息,原谅不了自己为什么偏偏那个时候去外省学习,原谅不了哥哥在经历折磨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不在他身边。

其实谁都没有错。

可是,错的又是谁呢?

姜榆捧起酒坛豪饮。

以前她不怎么喝酒的,因为经常出任务不可以喝,因为哥哥不让。

他总说,女孩子不能喝酒,万一在外头喝多了出事怎么办?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还是喝热水好。

偏偏她是个不听话叛逆的,偶尔也会偷偷买一瓶来喝。不买啤酒,专门买白的。

结果一口下去,辣到怀疑人生,醉倒不省人事。

白酒真的好辣。

辣到她眼睛都红了。

风刮的很大,发出呜呜的鸣声。

女孩坐在崖边,沉静寂寥。

“嗨,干什么呢?”呼延卓尔拍她左边肩膀,在右边坐下,看到她的脸,愣住。

“你在哭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