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李府验尸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15字
  • 2022-06-21 09:17:12

揍了萧景烨一顿,姜榆心情才好了点。

接下圣旨,就意味着她原本所有的计划全部都被打乱。

她一再想要在陵城隐秘的生活,等待镇远侯谢遂回朝。拜那个二货王爷所赐,现在是根本不可能了。

圣旨接都接了,那就好好查案吧。

第二天一早练完功,姜榆准备先去李大人家了解基本情况。

比起她的淡定,残阳就显得激动的多:“师姐,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跟你查案欸,我、我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让你帮忙的时候只需要把你看到的,想到的说出来就好,其他不需要你担心。”

“好。”

残阳连续做几次深呼吸,加上有师姐在身边,狂跳的心脏逐渐平稳下来,

姜榆带着残阳自有她的道理。

一来是他年纪小,想让他多经历一些事磨练一下,二来是因为他是个医者,医术这方面还算可靠,一定有需要他的地方。

那些太医仵作,她信不过。

时辰尚早,但御史府门前围着的百姓可不少。

看样子,有很多都是一夜未回的。

两人从人群中挤进去,上前敲门。

家丁把大门开了个小缝,很小心的向外望。

见是模样俊俏的一男一女,不是上来闹事讨说法的百姓,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小心的问:“请问二位要找谁?”

姜榆从腰间掏出令牌给他看:“我是朝廷封的钦察大臣,过来查案,要见你们家老爷。”

家丁不知道过什么钦察大臣,但看到金色令牌上的雕刻的龙纹也能猜到面前这人身份不简单,他回道:“请二位稍等片刻,容我前去通报。”

“请便。”

身后百姓听到她是钦察大臣,有的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姜榆只当没听见。

没过一会儿,大门敞开,一身着素色锦织长裙的妇人带着几个丫头前来,妇人福身行礼:“臣妇李郑氏见过钦差大人。”

“您是?”

妇人回答道:“回钦差大人的话,臣妇是老爷的正妻。因家中近日来连遭变故,老爷伤心不已,再加上多日操劳不久前卧病在床,无法亲自迎接大人。这才派臣妇前来,还望大人不要怪罪。”

李郑氏的脸色状态是肉眼可见的差,人也很消瘦,若非有丫头在身边搀扶着怕是连站都站不住。

家中出了这么多事,女儿死了,妾室一死一失踪,还有这么多前来求李大人作主的百姓,连日操劳,年纪又大,不病倒才怪。

姜榆理解,“无妨,我今日前来只是想要了解一些基本情况,还请夫人配合。”

“臣妇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正厅被设做灵堂不便议事,李郑氏就把他二人带到了后院,僻静且无人打扰。

丫鬟奉上上好的糕点和茶水,姜榆点头致谢。

她简单观察了一下,跟红城徐家相比,这儿无论从建筑还是装饰都朴素的多,但该有的都有。凉亭假山,溪水拱桥,景色别致。

不过现在看上去,一切都很阴郁。

姜榆当警察好几年,做事不喜欢拖沓,很快步入主题:“李夫人,请问是谁最先发现您的长女出事的?”

“是我。”

姜榆怕她情绪不好,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那么生硬:“烦请您把当天的事情的经过告知于我。”

李夫人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小女自幼身子就不好,我每天都会让厨房做补品给她。那天早上我照常去给她送燕窝,一打开门…就……就……”

想到那天看到的画面,她再也说不下去,掩面痛哭。

丧女之痛,何其难过。

姜榆没说话,不知道怎么安慰,就静静的等她哭完。

李夫人哭了一阵就停了,用帕子拭去眼泪,有些不好意思:“一时失控,让大人见笑了。”

“没事,有时候哭出来心里会好受很多。”姜榆接着问,“出事前一天您可有看到或者听到什么不寻常的吗?”

李夫人想了想,开口道:“我那日晚上从颜儿房前路过,听见里面有碰撞声。当时没有怎么在意,以为是颜儿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

碰撞声?

会不会是挣扎的时候碰倒了什么?

她又问:“那您女儿的房间在出事后有人动过吗?”

“在烨王殿下跟大理寺的几位大人来过之后老爷就让下人去收拾了。”

“二夫人跟三夫人的房间也都收拾了吗?”

“对。”

姜榆无语扶额。

第一现场是凶手能留下最多信息的地方,不好好维持原样竟然还能让人去打扫?!

大理寺那帮人是脑子进水了吗!!!

“大人,打扫房间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李夫人见她脸色不太好看,小心的开口问道。

姜榆摇摇头,神色恢复如常:“没有,挺好的。那李小姐和三夫人的尸体可有下葬?”

第一现场既然已经被破坏,那就从尸体上找找线索。

“来验尸的仵作说先不要下葬,老爷就让人把尸体暂时放在了西院。”

“烦请李夫人带我们去看一看。”

“这……”李夫人有些犹豫,“小女和三妹妹的死状极残,我怕吓到大人。”

看她的样子也不过才十几岁,又是朝廷的人。万一出了什么事,这个责任他们可担待不起。

姜榆站起来,“放心,我不怕,还请夫人带路。”

李夫人这才没说什么。

——

西院本是个废弃的小院子,后来府上出了事,就暂时用来停放尸体。

李夫人把二人送到,不愿再进去。

怕看见女儿伤心。

姜榆目送她离开,戴上面纱,含住姜片,推门而入。

一开门,恶臭味迎面而来。

她自己觉得还好,能忍受。看了眼残阳,孩子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努力在忍着恶心。

但能忍住也只是在没见到尸体前。

看清尸体的那一刻,胃里瞬间翻江倒海,他飞也一般的跑出去,蹲在外面哇哇吐。

饶是在现代对各种尸体习以为常的姜榆,也不由得皱了眉。

她面前的这具尸体,四肢和头部与身体躯干完全分离,且四肢关节都被扭成一种奇怪的角度,嘴角裂开,双眼被挖去,只剩两个空洞,就连长发都被扯掉不少,有的地方都露了头皮。

而边上这具,腹部向下凹陷,见不到肋骨的支撑,应该是全部被打断了。两条腿与身体分离,双臂折了,脸上青青紫紫,伤痕遍布。

再加上二人身上的血污都尚未清理干净,看上去恐怖又恶心。

姜榆戴上手套,面色沉重。

她低头仔细观察李清颜的四肢,最上端断裂的地方表皮参差不齐,躯干上与四肢连接处也是一样。

她又去看了下三夫人的双腿,与李清颜的状况一致。

四肢与身体分离,姜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用刀剑等利器砍掉的。

但这么一看,好像不太对。

利器切割,伤口都十分整齐。但像她们两个身上这样的,倒像是被人硬生生扯断的。

可要真的是这样,这凶手得是有多大的力气?

姜榆暂时把这个想法放一边,往后退了几步,朝李清颜两腿中间看……

不过刹那,她就又把白布给她盖上。

转身,突突直跳得太阳穴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畜生!

她在心里暗骂。

“残阳——”

“哎,来了来了!”在外面吐得昏天暗地的某人擦擦嘴跑过来,站在门口不敢进来,“怎么了师姐?”

“去打盆水端过来,再拿两块干净的毛巾,还有针线。”她按着太阳穴,竭力忍下心中翻腾的怒气。

残阳听出她语气不怎么好,不敢多说,赶紧去办事。

姜榆不知道大理寺的仵作为什么在验完尸后不帮她们把四肢重新缝回去,给两个女子一个体面,甚至她们的家人都没有提这个要求,可既然她看见了,她就不会不管。

两个遭受巨大痛苦去世的人,肯定不希望自己残破又脏兮兮的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