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王氏七兄弟(一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83字
  • 2022-05-25 12:00:26

张常海笑的像朵发黄的狗尾巴草。

果然被他猜中了。

闲聊了一会儿,看他们三人状态不好,精神很差,一副很久没睡觉的样子。张常海便叫人带他们回去休息,待休整好了再一同出发去府衙,他也好趁这个时间吩咐人做好验尸所需要的东西。

三人打着哈欠走了。

虽说到陌生的地方查案很辛苦,但地方官员接待的条件一般都不会差。刺史府的浴室很大,房间很大,床很软,睡觉很舒服。

三人轮流泡了个美美的澡,洗去一身疲惫,换好衣服,各自回房。

房间里很干净,他们不在的这几日每天都有人来打扫。

姜榆躺床上,两手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眼下黑青一片,却一点都不想睡觉。

他们这几天的确跟祁炎在文渊阁做了些事,忙的脚不沾地,一直没怎么睡。

具体是什么,暂时不能说。

总之,收获颇多。

房间外静悄悄。

为了让他们好好休息,张夫人给他们安排的是单独的别院,离正院有些远,很安静。除了特定的时间派人过来送东西,其他时候不允许任何人过来打扰。

桌上放着送来的饭菜,在冒热气,是刚做好的,很香。姜榆饿了,挺想吃,但床太舒服,她懒得动。一阵思想斗争过后,她决定等什么时候饿得受不了了再过去。

“咚咚!”有人敲门。

懒得下床吃饭的某人自然更懒得过去开门:“进。”

是海晏客栈的刺客朋友们。

进来到她床前站成一排,一句话不说,齐齐跪下,“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抱拳行礼:“谢大人救命之恩——”

男子声音亮如洪钟,七个男子加起来就是配上八百倍扩音器的巨型钟。

姜榆掏了掏耳朵,啊啊两声,确认自己没被震聋后,很想把他们七个人的脑袋拧下来。但那样得下床,她不想动。她闭了闭眼,深呼吸,控制脾气,一字一顿地:“想、死、吗?”

七人哆哆嗦嗦:“不不不不不不,不是。”

“你的不是我的不是?”

“我我我我,我们的,我们的。”

说话的是客栈老板。

几日不见,脸上的伤看上去恢复的挺好。被掰手指的那只手还包着,估计得养上好一阵子。

剩下那几位,情况都还不错。

最起码不和那天似的肿的像猪头。

榨的辣椒油她尝过,不是特别辣,她还特意等全部凉了之后才用的。一桶下去虽然不至死,但肯定要遭罪。

“找我有事?”

七人再次齐声,音调降了几个度:“我们来听大人吩咐。”

他们忠心的主子弃他们于不顾,他们要杀的人反而替他们求情。

他们是普通人,没读过什么书,想法很简单,只知道行走江湖要讲义气。谁帮过他们,对他们好,他们就要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张大人曾对在困境中的他们施以援手,他们无以为报,情愿在他的手下为他效力。

可几天前的事让他们心灰意冷,如今互不相欠,挨得这顿打只当还了他的恩情。

“吩咐谈不上,互相帮助吧。”姜榆没动,“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

客栈老板:“回大人,小的叫王冲。”

刺客一号:“回大人,小的叫王腾。”

刺客二号:“回大人,小的叫王晓。”

刺客三号:“回大人,小的叫王啸。”

刺客四号:“回大人,小的——”

“停停停!”姜榆听的头大,“你们是一家的?七胞胎?”

“回大人,正是。”

姜榆仔细看了看他们,才发现这几人长的很是相似,想了想,道,“你们长得这么像,我还脸盲,肯定记不住你们的名字。这样,我以后就叫你们王一王二王三王四王五王六王七,你们看行吗?”

排行老七的那位松了口气。

非常感谢他娘只给他生了六个兄长。

门外有黑影闪过。

姜榆眯了眯眼,说话声音陡然提高,像是故意要给谁听见,“经过这次的事,相信你们也长了教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应该已经有数了。”

七人垂头,脑袋点点,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有些摸不着头脑。

为啥突然说话这么大声?

“张大人的为人你们很了解,他让你们来跟着我肯定有他的目的,肯定也是为了你们好。”姜榆指指桌子,示意他们把纸笔拿来。

客栈老板递到她手里。

姜榆不情不愿地坐起,写了四个字:【隔墙有耳】

七人愣了下。

这字……

说好的字如其人呢?

“听懂了吗?”

“啊,懂了懂了。”

“懂了就行,”姜榆接着低头写,“先把伤养好,查案的时候要去很多地方,还要麻烦你们给我带路。”

说完,纸张举起:【去文渊阁,保护祁炎和他的两个朋友,暗中进行,不要让人发现】

七人愣住,有些诧异,没想到姜榆会信任他们,还这么快就给他们派任务。

姜榆点燃两张纸,扔到盆里烧了,又躺回去,“好好干,做事机灵点,做好了我和张大人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小人遵命。”

七人走后,门外的黑影也跟着离开。

在这边听了半天,有用的都没听见,就听见几个人在自我介绍,还王五王六王七王八的。

骂人呢?

大人还让他过来监视,根本没这个必要。

就一个空有好皮囊的女子,能翻出什么浪来?

黑影没再多留,赶着回去禀报。

——

黄州的下午,天空灰蒙蒙的。

刺史府门前停了两辆马车,马车后站着十几个官兵。

现下不太平,出入需要有人保护。

姜榆三人与张常海一同出来。

三人睡了一觉,精神好了点,和张常海在正厅聊了一会儿关于案子的事。

到了大门口,听张常海吩咐下人准备去官府,姜榆一愣,不解,“去那儿做什么?”

张常海也愣了:“大人不是要去验尸?”

“是啊。”

“那为何不去殓房?”张常海顿了顿,以为是姜榆不了解情况,自己也没怎么说起过,便耐心解释道,“无故死亡的尸体都会先拉到殓房由仵作进行验尸,验尸过后送还家属来安葬。大人来之前又出现了几名死者,刚巧仵作生病告假,一直放在殓房没来得及处理。所以臣已经派人把殓房收拾好,等大人过去。”

姜榆等他说完,问了个事:“你刚刚说,殓房的尸体是在我到黄州之前送过去的?”

“正是。”张常海不明白她的意思,“大人是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