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买一送一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45字
  • 2022-05-24 13:07:31

肥头大耳的油腻男被孙妈妈叫人抬走了,又来了几个彪形大汉进了屋。

姜榆三人在外头没动。

里面合欢香的味道很浓。

孙妈妈说摔下楼那位是个暴发户,有怪癖,最爱折磨年轻漂亮的小倌,被他弄坏的孩子最少得有七八个。本来她心疼自己家的孩子,想着不做这份生意,不让他们遭这份罪。奈何这暴发户背后有人撑腰,她一个妇道人家做生意不容易,只能忍气吞声任他去了。

姜榆看她一眼,没搭话。

嗯,演技不错。

这表情,这语气,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受权势所迫,被逼无奈,只能委屈自己家孩子。

说是孩子,还不如赚钱工具更直白些。

没一会儿,几个大汉抱着头牌出来往左边走,后边跟着个瘦高条男子,应该是个大夫,向众人行礼道,“药下重了,玩的狠了些。要不是这几位客官及时赶来,恐怕人就毁了。在下已经给他上过药,现在还在昏迷中,需要静养。”

孙妈妈眼珠一转,立马道,“客官您看,这孩子现在身子不方便,肯定不能伺候好您。这样,咱们这儿漂亮的,身材好的孩子有都是。妾身挑些上品过来,供您挑选,您看如何?”

头牌病了,得养着。

看这几位的架势,出手阔绰,必然非富即贵。

可毕竟是外乡人,就算再爱玩,能在这呆多久?

玩个四五天最多了。

他们给的再多,也抵不上头牌日后长长久久挣的钱。孰轻孰重,孙妈妈心里的秤杆瞬间就向一方倾斜。

如此算来,不能让头牌伺候他们。

姜榆靠墙,双手环胸,“不用,我就要他。”

“可是您也看见了,妾身的孩子实在不方便。”

“我说了,就要他,”姜榆眉头蹙起,“你听不懂人话?”

没得商量,孙妈妈慢慢收了笑脸,身后来了几个大汉,在地上投下大片阴影,手指捏的嘎巴嘎巴响。

孙妈妈冷嗤道,“妾身若是不同意呢?”

“那就试试看。”

片刻后。

孙妈妈看着倒地痛嚎不止的大汉们,腿一软,咕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妾身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几位客官恕罪!请几位客官恕罪!”

残阳摇摇头。

就这程度,根本都不用师姐出手。

好说好商量的不行,非得打一顿才服软。

贱皮子。

呼延卓尔动了动手腕,有些意犹未尽,“还有人要上吗?”

孙妈妈头摇如波浪鼓。

几个大汉拼命往后退。

姜榆没什么表情,“准备一个安静的房间,我不喜欢有人打扰。”

顿了顿,又道,“必须隔音。”

“是,妾身马上安排。”孙妈妈小心问,“妾身,妾身还有……”

“哪那么多废话!”姜榆烦了。

要个人磨磨唧唧半天还不行。

妈的再有事就把这儿掀了。

孙妈妈一哆嗦,“不是不是,妾身是想问除了您之外,这两位客人需,需不需要叫人作陪?”

姜榆:“……”

这个时候还想着赚银子。

还真是个视钱如命的肥牡丹。

她眼神询问两位。

残阳和呼延卓尔齐齐摇头。

一个是纯洁少年,只喜欢女孩,另一个嫌人丑,下不去手。

“不用,安排房间就行了。”

“是。”

——

新房间在一楼一个密道里,跟孙妈妈左进右出,左拐右拐的,总之很隐秘。

姜榆觉得自己的耐心迟早要在这破地方消磨殆尽。

总算到了地方,孙妈妈推开石门,侧身,道,“这是文渊阁最好的房间,一般不供给外人使用,现在它属于您各位。若是缺什么少什么,只要拉一下窗边的绳穗就会有人过来,供您差遣。”

“有劳了。”

“不敢不敢,这是妾身应该做的,那就祝几位客官玩的开心,玩的尽兴。”

说完,孙妈妈提着裙摆,三两步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她咋走的那么快?”呼延卓尔不解。

残阳默默回:“大概是怕你划花她的脸。”

几个大汉三两下就被她放倒,除了打脸掰折胳膊以外,她还在每个人肚脐以下,大腿根以上的部位统统踹了一脚。

位置她控制得十分精准,要是稍微偏了一点点,他们就可以直接认杜明当干爹了。

残阳觉得孙妈妈肯定是怕呼延卓尔在她脸上画个画。

呼延卓尔得意地笑,“吓死她才好呢,又肥又丑的老鬼婆!”

两人在后边说着,姜榆进了屋。

如孙妈妈所说,还真挺豪。

大小有刚才那房间三四个大,处处挂着红帐,看着十分喜庆。所能想到房间里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从小件到大件,哪怕是简单的烛台,样式都很是别致,且用料讲究。

姜榆看了看,觉得还可以。

在渊王府待久了,眼界也跟着变高。

这里的东西跟府上的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掠过红纱幔帐,前面靠窗子的位置是一张巨大的圆床。

大红的帷幔,大红的床单,大红的棉被,包裹着昏迷的少年。

长得很美,白白净净,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就有些病气的娇弱公子。

就是这满脸青紫很影响美感。

姜榆看了看便移开眼。

不经意瞧见了对面那堵墙。

望着挂了满墙各式各样的“道具”,姜榆无语扶额。

咋,真当她是来玩的了?

她四处看了看,对残阳两人说道,“你们在这儿待着,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师姐干嘛去?”

姜榆勾唇一笑,“买一送一,送老鸨一份大礼。”

——

孙妈妈好不容易回到大厅,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

总算把那几位爷伺候好了。

她这地方怎么会来这么难缠的主?

不过好在出手大方,不然她真是赔了孩子又折钱。

自己待了一会儿,孙妈妈准备回房歇息。

一转身,忽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随后只听“咣”一声响。

孙妈妈吓的一激灵,小心翼翼低头看。

地上躺着个五花大绑,包的像粽子似的人儿。

人被棉布堵着嘴,只能呜呜呜呜的发出声音。

孙妈妈看见姜榆过来,一愣,不解,“这是?”

姜榆淡淡道,“买一送一,给你的礼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