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头牌(二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98字
  • 2022-05-24 13:09:53

偌大的平地之上搭着一个戏台。

戏台之下,大大小小数十张桌,用红帐间隔,桌上摆着精致的美味佳肴。一桌只有一个主人,或男或女,基本每位都左拥右抱,有漂亮的小倌围着伺候。端茶递水,捏肩捶腿,或是嘴对嘴喂葡萄,嬉笑打闹,或是桌上主人将小倌逗得害羞,趴在怀里娇滴滴不愿抬头。到了时候,便搂着转身走,远处侍奉伺候的仆人自会上前领路,将人带去二楼三楼。

戏台之上,四五个妆容妖媚的小倌正在献舞。全身上下只套了一件青丝薄纱外褂,腰上用一块白布系着,堪堪到膝盖之上,遮住私处。他们伴着音乐,扭动纤细腰肢,一颦一动,满是诱惑。

烛光闪闪,红帐翩翩,两相交映,更有迷惑朦胧之感。

台上人儿妖娆妩媚,腰系红绳悠然飞起,如仙子一般从人群中轻柔飞过,引得台下不断喝彩,调戏的口哨声阵阵。

姜榆面无表情。

实则胃里已经翻江倒海。

妈的,这什么玩意?

说好的漂亮小倌呢?

一个个脸上脂粉扑了百八十层,画的像个鬼。

就刚才飞的那一圈,脸上的粉都不知道掉进了多少个人的茶杯里。

偏偏还自以为仙女下凡,风情万种,得谁跟谁抛媚眼。

真不知道为啥这里还会生意火爆。

果然啊,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呼延卓尔拉了拉她胳膊,做了个恶心死了的表情。

姜榆回她:深有同感。

而残阳早就把兜帽拉的低到不能再低,完全没眼看。

有一穿粉裙子女子注意到了他们,连忙过来,“这几位是……?”

引路女子道,“几位客官从外地远道而来,特意到咱们文渊来玩。”

又回身介绍,“这位是文渊阁的掌事孙妈妈,几位有什么需要跟她说就好。”

被叫做孙妈妈的女子施礼,“妾身见过几位客官。”

“多谢带我们过来。”残阳给了引路女子两块碎银子。

孙妈妈看见银子,顿时眼睛一亮。又暗自观察面前几人,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都非凡人,很满意,笑道,“几位客官第一次来,妾身可得好好招待着。孩子们,来客人啦!”

“来了妈妈。”

柔嫩嫩的小动静传来,跟着飘来一排“美人儿”。

“来,跟客官问好。”

“美人儿”们齐声俯身行礼,“见过三位爷~”

姜榆克制住自己一脚踹出去的冲动。

化的像鬼就算了,说话掐着嗓子,悄声细语的,听着能掉一地鸡皮疙瘩。

她现在想吐还想打人。

“不知几位客官可有中意的?”

残阳不说话。

呼延卓尔不说话。

姜榆也不说话。

孙妈妈了解,挥挥手,换了一批。

这一批倒是没画那么浓的妆,可是穿的就很……

两块布料,勉强遮住重点部位,剩下跟全裸没区别。

真没兴趣看你们的排骨肋条好吗。

孙妈妈看他们的表情,知道又不满意,挥手,再换一批,“这些位在我们文渊阁可是出了名的好看身材好,还会伺候人,几位大人看看?”

姜榆实在懒得浪费时间,直接道,“我要你们文渊阁的头牌。”

孙妈妈抱歉道,“呦真不巧,我们头牌今儿让人包走了。”

姜榆拿出一个金锭子,“这个,够吗?”

“这……”

一个金锭子变成了两个。

孙妈妈一把抢过,用牙咬了咬,瞬间笑的花枝乱颤,像朵肥胖的大牡丹,想了想,道,“这不是钱的事。不瞒您说,妾身也想叫人来伺候您,可包下我家孩子那位是个富豪,有些势力,妾身可惹不起啊。不然您再等等,再过几个时辰妾身叫他来,亲自给您赔罪。”

姜榆哦了一声,摇头,并不同意,“带我去看。”

孙妈妈一愣,“您要现在去?”

“嗯。”

“可他们或许正在……”

正忙着。

“孙妈妈刚才说不是钱的事?”

“对啊。”

姜榆伸手,“既然与钱无关,那钱还来。”

孙妈妈:“……”

进了口袋的钱哪有吐出去的道理,她陪笑道,“妾,妾身刚才跟客官开玩笑呢,妾身马上就带您去。”

说着,转身蹭蹭蹭往前走。

——

文渊阁在地下共有三层。

第一层是刚才看见的戏台这层,第二层是一般的房间,为普通平民百姓所准备,第三层,也是最豪华的一层,属于各路达官显贵。

房间样式多多,种类多多,满足各类人群各种奇葩怪异癖好。

跟着孙妈妈走这一路,总是能听到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呼延卓尔和残阳把兜帽扣上,挡住自己的红透的脸。

姜榆看着也挺平常。

覆于身后藏在风氅里的双手却死死扣住。

不能捂耳朵,不能捂!

来到三楼最右边一间,孙妈妈小声道,“就是这儿了。”

“有劳孙妈妈。”

姜榆转身,也不打算敲门,上去就是一脚。

里头有惨叫声。

是真的惨叫。

门应声碎裂,三人进去,只见一少年全身赤裸,五花大绑被捆在床上,嘴巴用麻布塞着,眼睛有些翻白。

神智还有一丝清醒,听见动静,努力在挣扎。

床边站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蜡烛,嘿嘿嘿笑着,正朝少年靠近。

屋里有股奇怪的味道。

残阳闻了下,突然捂住鼻子。

另外两人也反应过来。

姜榆捂住口鼻,几步冲上前去,揪着中年男子的衣领一扔,随手拾起地上的衣服给少年盖上。

男子吃痛,费劲爬起,这才发现有人进来,怒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坏爷的好事!”

妈的,还差一步就成了。

姜榆动了动手腕,淡笑,“我是你祖宗。”

说完,一拳直击面门。

中年男子牙掉了四个。

然后瞄准他的肚子,抬腿,踹。

叮!

咣!

当!

啪!

接连不断的声响。

孙妈妈忙跑出去一看,人都被打到对面房间里了。

这得坏了多少东西啊!

姜榆擦干净手,扔给她一个银锭子,“赔你,人归我。”

孙妈妈立马笑面如花,“好嘞,没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