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不按套路出牌(二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60字
  • 2022-05-23 21:03:46

到刺史府的时候还有两个时辰天亮。

张常海一下马车就吩咐府上管家马上去收拾三间客房出来。

管家说夫人早已命人整理好房间,准备好了热水和换洗衣服给三位贵客,厨房也已将饭菜送到了房间里。

还特别转达夫人的话,时间仓促,来不及给三位接风洗尘。待明日几位休息好,定当设宴款待。

姜榆三人道谢。

折腾一夜,众人皆疲惫不堪,没工夫思考太多。跟着管家到自己房间,沐浴洗漱,吃饱喝足,上床便睡。

再醒来已经中午。

姜榆最后一个起床。

是被呼延卓尔和残阳扒拉醒的。

她有起床气,不是自然醒的会打人。有过多次前车之鉴的残阳学会了,趁她要发火之前先说正事转移注意力,“师姐,我们来听候你的差遣。”

“啥?”

“你没有什么事要吩咐我们吗?”

姜榆气笑了,“我为什么要有事吩咐你们?”

“不是,你以前查案的时候总提前叫人去打查好多事,这次肯定也是。现在没有大理寺那群人,我们俩也行啊。”残阳看了眼窗外,小声道,“那是先去府衙验尸还是干嘛?用不用我俩先去打探一下?”

按照以前的套路,他觉得第一步肯定是验尸。

呼延卓尔也好奇,“我还没见过你们中原府衙的殓尸房,想去看看。”

姜榆觉得他俩有病,“你们不累不困?”

“当然累,但是一想到要帮师姐查案就精神抖擞,一点都不觉得累。”

“抖擞个屁!”姜榆踹残阳一脚,“滚回去睡觉。”

“那不查案了?”

“急什么,”姜榆拉过被子盖上,躺下,“睡够再说。”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你去验尸也验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呼延卓尔不懂了,“为什么?你们中原的仵作不是可以从死人身上找到很多线索吗?”

姜榆把被蒙过头,“你现在验的尸不会是真正的尸体。”

殓尸房的尸体肯定早就被掉包了,躺在上边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所以,去了也没用。

两人想到这点,觉得也是,“那现在怎么办?”

姜榆烦了,挥了挥拳头,“滚出我的房间,回去睡觉,不然……!”

话音未落,残阳已经拉着呼延卓尔关门跑了。

说睡觉也还真睡了。

睡了个昏天暗地,饭都不吃。

三人陆续醒来出房间是黄昏。

梳洗完毕,一块去正厅。

他们在正厅见到了刺史夫人。

个子不高,堪堪到张大人肩膀,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生的一双丹凤眼,柳叶眉,衣着朴素,是个从外表就能看出十分精明干练的女子。

见人来,也不害羞,行礼落落大方:“民妇张柳氏,见过几位大人。”

“见过张夫人。

几人落座,张夫人挥手叫下人上茶,而后便悄悄退下去厨房张罗晚宴。

张常海道,“几位大人长途奔波劳累,臣没敢叫人去打扰。不知几位昨晚休息的可还好?”

呼延卓尔打趣道,“刺史大人家的床又大又软和,睡起来那么舒服,又怎会休息不好呢。”

“哈哈哈哈,休息的好便可。如此,几位便稍坐一阵,再等等就可以开宴用饭了。”

“吃饭倒也先不急,”姜榆喝了口茶,“我有事想跟大人问一问。”

“您可是要问关于城中的怪事?这个不急,还是等吃过饭以后下官再跟各位细细说来。”

“我不问这个。”

“那大人是想知道……”

“黄州城里小倌最多的青楼在哪儿?”

张常海:“噗!”

残阳:“噗!”

呼延卓尔:“噗!”

姜榆面不改色,继续补充道,“我说的是那种到处都是姿色过人,身材好的小倌的青楼,不要一般般的。”

管家忙给张常海擦干衣衫。

张常海咳了咳,缓解尴尬,“大人何故问此?”

“那还能有什么缘故,当然是想去走走转转,”姜榆搓搓手,笑道,“我这人没什么别的喜好,就是喜欢那些漂亮好看的小倌,要是身材好就更好了,每到一处都会寻。不知黄州可有这样的好地方?”

她说的认真,表情也十分到位。一提到好看身材好眼睛跟着放光,还下意识擦擦嘴角,活像个女流氓。

张常海愣了半天,笑笑,“想不到大人还有如此爱好。”

“那当然,窈窕淑男,女子好逑嘛。”

“是是是,那是自然。”张常海挥挥手,吩咐管家去查。

趁着管家出去这功夫,他说起黄州城内案情的事,“不知大人想何时开始开始查案,臣也好积极配合。”

姜榆看着门口,满脸期待,对他的话不太在意,“不急不急,等我玩够了再说。”

张常海:“……”

没一会儿,管家回来了,也带回来一个地址。

姜榆听完立马起身,“我先出去一趟,饭就先不吃了,辛苦张大人跟夫人了。”

说完,飞也似的跑了。

另外两人紧随其后。

张常海:“……”

这真是朝廷派来的查他的人?

这真是他之前听人传的神乎其神,上头让他不可掉以轻心的巡按御史大人?

咋没人说她年纪轻轻就如此喜好男色?

案子都不查,上来就要找青楼小倌。

他准备一肚子关于黄州城内怪事应付她的话,身后也做了好多准备。谁成想这姑娘一句案子的事都不问,也不查,只问青楼位置,倒是给他整不会了

不按套路出牌呢怎么!

管家看人走远了,才敢说话,皱眉道,“老爷,这姑娘也太,太……”

太不知羞!

哪有女孩子家明目张胆要找小倌的。

张常海喝了口茶,笑道,“这有何?年纪小,喜欢什么,想干什么都藏不住。现在的人总是藏着掖着,用虚伪的表皮去应对他人。像她这样真性情,又有本事的姑娘着实是少见,本官瞧着甚是讨喜。”

管家点点头,这才不觉得姜榆讨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