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谁的地盘(一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53字
  • 2022-05-19 21:00:58

三人不紧不慢地下楼。

一楼大堂,大门四开,大批兵士分列两侧,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火把,四周亮如白昼。

姜榆的目光定在中间那人的身上。

一般站C位的差不多都是主角。

根据之前看过的电视剧跟小说的经验来讲,反派的长相一般分两种。

要么风流倜傥,相貌出众,就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长得非常好,人畜无害,到最后才发现是个大坏蛋。

要么贼眉鼠眼,肥头大耳,尖嘴猴腮等等,总之完全符合一个坏人的人物设定。

前者大多是幕后终极大BOSS的专属特质,而后者则属于中间走个过场,无足轻重的配角。

比如御史李大人,以及他身边那两位姜榆至今想不起来名字的无名人士。

再比如锟爍第一次来朝的那位使臣。

所以,姜榆一直觉得,张常海应该也跟之前碰到的这些位差不多。

现在一看,有点出乎意料。

也不是说相貌有多么优越,只是单纯让人感觉他绝对不会是坏人。

黑色长袍,同色外褂,金色玉冠束发,一身干净整洁。身形偏瘦,略微有点佝偻,双手覆于身后,始终面上带笑,静静等着。

看着是个温柔,以礼待人的书生模样,根本和阴险狡诈,贪财重利等词联系不到一起。

要不是事先了解过,姜榆也会觉得他是好人一个。

张常海见人下来,上前行礼,“想必这位就是巡抚使姜大人了。”

“正是。”

张常海再次行礼下跪,“臣来迟,害大人受惊,还望大人恕罪。”

“又不是张大人叫人来杀我的,大人何罪之有?快快请起。”

“谢姜大人。”

“对了,张大人是如何得知我在此处?”

张常海道,“城中进来怪事颇多,为保护百姓安全,臣的府兵衙役带人在各处巡逻。几个时辰前有人回报海晏客栈有惨叫声,一查才知原来是巡抚使大人来了黄州。臣怕大人有危险,这才赶忙带人前来。”

呼延卓尔默默翻了个白眼。

呸,真会编!

明明是看见响箭才来的。

“如此,还要多谢张大人出手相救。”

“不敢不敢,臣也没帮上什么忙。”张常海回身道,“来人,去把那几个胆大妄为的刺客带下来!”

“是——”两个士兵抱拳领命。

三人侧身让路。

姜榆看了眼他们。

除了眼睛以外,全身上下都被纯黑盔甲覆盖,前胸上的盔甲有尖刺,极其锋利。手有长枪,腰侧有佩刀,腰后还别着一排飞刀。

这全副武装的架势,比御林军和禁卫军的装备还齐全。

一个小小的黄州,拥有先进的武器和盔甲竟然不先进贡到皇城,而是一直隐瞒不报。

有意思了。

楼上的那几位,除了掌柜,全都晕了。

张常海看他们这全身辣椒油的鬼模样,神色不变,抽出身边士兵的佩刀,厉声喝道,“大胆刺客,竟然行刺当朝巡抚使,该当何罪!”

掌柜抬头看着他,尽管已经预料到,眼中的震惊依旧掩盖不住。

他们的大人,怎么会……

“既然你不说话,本官就当你认罪伏法。现在就取了你的狗命,以儆效尤。”

长刀挥起,银光一闪。

掌柜认命地闭上眼。

“等等。”

张常海不听,继续挥刀下劈。

掌柜等了半天,没有等来想象之中的疼痛。

他慢慢睁开眼,抬头。

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握住了张常海的手腕。

姜榆笑道,“我们几个被刺杀的都没说什么,张大人怎么这么着急动手?”

“此人不除,恐大人再有危险。”

平平无奇的对话,实则手上在暗中较量。

张常海用足了劲,可刀怎的也降不下去一分。

看来,此女果然没那么简单。

他笑着收手,行礼道,“既然姜大人说了,那臣便留他们性命,听候您的发落。”

姜榆看着那几人,认真的想了想,“我初到黄州,人生地不熟,平时查案也需要帮手。不如就让他们几个跟着我,做我的随从,张大人意下如何?”

张常海踢了跪着的掌柜一脚,“姜大人问你呢,愿不愿啊?”

掌柜沉默地爬起,低头,“小人,唯巡抚使大人马首是瞻。”

“马首是瞻倒不用,”姜榆给他解了绳子,“以后乖乖听话就行。”

“小人遵命。”

“他们伤的也挺严重,还得麻烦大人派人带他们去治伤。”

“这是应当。”

姜榆继续道,“张大人可得叫您的人小心些,莫要叫这几个人伤上加伤,不然到时候可就不好说了。”

她在警告他不要打着几个人的主意。

张常海自是懂得她言外之意,挥手叫人把他们带下去,“这几人现已是姜大人的随从,臣自然会对他们好生照顾。”

“如此最好。”

姜榆打了个哈欠,困了。

张常海见势便道,“折腾了一夜,想必几位大人定是十分疲累。如若几位大人不嫌弃,可愿到臣府上歇息,臣定会好生招待。”

“行啊,那就麻烦张大人带路了。”

深夜,冷风飕飕。

客栈外,姜榆忽然停下,回头看了眼牌匾,“海晏客栈,这名字是有什么深意吗?”

张常海道,“这家客栈的名字当初是下官所取,海晏,取自海河晏清,是愿天下安宁,四海太平之意。”

姜榆笑了笑,没说话,往马车那边走。

海河晏清,天下太平?

有你还太平个屁!

亲自送三人上了马车,张常海转身往自己的马车走。

随从低声问道,“大人,那几个废物是不是要……”

他做了个抹脖的手势。

张常海摆摆手,“给他们用最好的药治伤。”

“可是大人,”随从不解,“万一他们……”

万一他们供出是您派人动手的怎么办?

“听不出来巡抚使那话是在警告本官不要轻易动手?”

随从想了想,不懂他的意思。

“就算他们供出本官又怎么样?三个人,加七个废物,十个人,能翻的了什么天。”张常海由人扶着上了马车,笑道,“别忘了,黄州是谁的地盘。”

“自然是大人您的。”

随从笑着撂下帘子,挥手,客栈门口的士兵迅速护在两架马车左右。随即,队伍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