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她自有安排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563字
  • 2022-06-28 10:48:08

又过了几天。

皇宫。

从如山的奏折中抬起头,恒元帝扔了笔,仰靠龙椅上,头晕眼花。

皇帝不好当,早朝听大臣一顿汇报,下朝之后又马不停蹄来御书房批奏折。批了一上午,看字看的眼睛窜花。

脑袋疼。

他闭眼歇会儿,捏捏眉心:“杜明。”

“老奴在。”

“姜榆今日该启程去黄州了吧?”

“回陛下,正是。”

“批折子批累了,随朕出去看看,当去给她送个行。”

“老奴遵旨。”

“哦对,御林军调给她的人跟着走了吗?”

杜明一愣:“老奴今儿没听说御林军那边有人出去啊。”

“没出去,什么意思?”恒元帝睁眼,“朕调给姜榆的二百御林军呢?”

“应该是还未出发,若是已经走了,陛下不会不知道消息的。”

御林军规矩,若有兵出营调动,无论人数多少,无论去做什么,负责的统领会第一时间向皇帝禀报。

恒元帝想了想,起身:“更衣,出宫。”

人走没走,去老四那儿看看就知道了。

与此同时,渊王府。

林管家扶着人坐下。

萧景渊昨日看书看的晚了,半夜又咳了好一阵子,近乎天亮才睡下。此刻刚醒不久,去浴池沐浴更衣完出来,脸色发白,有些恹恹欲睡。

林管家端着饭食和汤药过来,稍微晾凉了些,递给他,笑道:“姑娘临走时特意告诉我这鸡丝粥的做法,说王爷胃口不好的时候就爱吃这个,咳嗽的厉害了就做冰糖雪梨。这不,今儿孙师傅就试着按照姑娘说的做了一碗,王爷尝尝看。”

萧景渊接过,喝了一口就没再吃。

不是她做的。

味道不一样。

“姑娘还说,每次王爷喝药的时候都要备着些这样的糖果,还留下如何做的法子。我在府里照顾王爷这么多年,总也想不起来给您准备些去嘴里苦味的果点蜜饯。想着王爷已经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怎还会怕喝药苦?倒忘了,其实不管多大,您也还是个孩子。长年累月的这么喝药,哪有人能受得住?要么说还得是姑娘,多心细,一直想着王爷呢。”

林管家从小看着萧景渊长大,贴身伺候多年,会不知他的喜好?

不准备,是因为王爷不爱吃甜食,从小就不吃。

直到姜榆来找,林管家才知道,原来不是不喜,只是要分给糖吃的人是谁。

萧景渊看向药碗旁的一小碟红色糖果。

圆圆的,很小一颗,上面沾着一层白色粉末。初入口中很酸,含一会儿酸就会慢慢变甜。甜甜的味道在嘴巴里回荡,把药汁的苦涩味冲的一干二净。

这东西以前吃过。

刺猬给的,吃完药趁他不注意塞到他嘴里,说药苦,吃这个不苦。

确实不苦,也给他酸的不行。

萧景渊笑了笑,拿起一颗放到嘴里。

哪是想着他,想着被他扣掉的钱才是。

酸味在口中蔓延,没睡好的男人此时心情不错?“她今日何时来的?”

“不是今日,都好几天前了。”

“好几天前?”萧景渊皱眉,片刻思索,道,“程泰!”

“属下在。”

“去查御林军近几日有无兵将调动出营。”

“是。”

“不用查了,御林军的人没走。”恒元帝从外面进来,径直坐萧景渊身侧,“姜榆不在这儿?”

林管家道:“姑娘已多日未来府上。”

恒元帝看萧景渊:“她这是何意,自己先走了?”

男人面如沉铸。

张常海为人狡诈,善于心计,能让百姓在受他压迫同时又对他臣服,绝非等闲之辈。黄州还有二十万守军,他若是下令对姜榆格杀勿论,那她便绝无胜算的可能。

调二百御林军给她,一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危,二是起到警示作用,让张常海不敢轻易动手。

她是有多大的胆子,敢孤身前往黄州!

生气归生气,萧景渊隐约能猜到姜榆的意图,缓缓道:“她应是另有安排。”

“另有安排?”

恒元帝想想,觉得也是。

姜榆是个有主意的,从开始到现在办的这些个案子,哪个是中规中矩来的?

不过她要真是另有安排,势必会先见过调给她的二百御林军的领头将军。可御林军大营戒备森严,不准任何人随意进入和外出,她是怎么进去的?

自己找到的?

御林军大营的位置极其隐蔽,一般人都不知道。姜榆就那么轻而易举找到了,还进去了?

恒元帝突然有点扎心。

萧景渊没说话,对程泰使了个眼色。

程泰领会,行礼告辞。

恒元帝本来是怕姜榆和残阳俩人不带御林军,单枪匹马地去黄州会有危险,所有才这么急着到渊王府来。现在看,他这弟弟肯定会想办法暗中派人保护姜榆,也就不再操心。看桌上碟子里的糖果长得好看,拿起一颗扔嘴里。

下一瞬。

“呸呸!”

恒元帝转头吐掉,连喝两杯茶漱口:“这什么东西这么酸?”

萧景渊默默把装糖果的碟子拿到自己面前,撇了他一眼:“酸也没让你吃。”

恒元帝:“……”

得,他可知道这东西哪儿来的了。

——

黄州二十里外的茶摊。

最近生意不好做,城里乱事一遭接着一遭,弄得百姓人心惶惶,害怕被妖邪缠身,出门的人越来越少。

没人买就没钱赚,长此下去怕是要喝西北风。

有些小商贩就想了个主意,溜出黄州,到四处必经的官道上支个摊子,卖些茶水,酒肉,饭食什么的,多多少少能挣些补贴家用。

“哎,你们听说了嘛,黄州城里又死人了!”

“是吗?”

“据说是一个矿工不信邪,偷偷摸摸跑上矿山想挖些值宝石出去卖钱。谁成想又跟之前那些人一样,第二天就发现人没气儿了。拉去衙门验尸,里里外外没发现一点毛病,没有中毒也没有受伤,就在睡梦里没了。”

“这黄州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是死人。打出事之后,前前后后都死了多少个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肯定是挖山采矿惹怒山神,山神降下惩罚,遭报应了!”

“行了吧,这世上哪有什么山神诅咒,分明就是乱传胡说!”

“哎,这话可不能乱讲,要是让山神听见了可就罪过了。鬼神一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远处传来马蹄声。

几个说话的男人转头看。

一抹红色的身影骑着高头大马,由远及近。马儿走的慢,似乎并不着急,在茶摊前停住。红色身影利落翻身下马,将它拴在一旁的树上。

这人真是喜爱红色,一声大红骑装包裹着挺直纤细的身躯,红腰带系在腰间,两臂带着红色护腕,长发用红绳束起,脚上穿着红靴。全身都是夺目耀眼的大红,却丝毫不显突兀,更衬得这人肤色白皙透亮,反倒给之以美感。

仿佛察觉到有人在看他,那抹身影转过头,视线对上看着出神的几人,笑了下。

琥珀般透亮的眼,着点点水雾,携缕缕阳光,轻轻眨了眨。

唇角扬起,笑颜如花。

几个男人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茶从嘴里哗哗往外冒。

这小公子,也忒俊了。

俊的让他们这些男的呼吸都心动了。

俊俏的小公子径直走到茶摊最边上的那张桌子,坐下。

茶摊老板看了眼,低头笑笑。

那张桌上坐着的两个公子也是相貌不凡呢,原来都是认识的。

姜榆本是在低头喝茶,顺带听那几个男的说话。感觉有人坐下,皱眉,刚要张嘴说这里已经有人了,忽然觉得不对。

铃铛声……

抬眸,对面琥珀色大眼忽闪忽闪:“好久不见!”

“咳——”

一口茶呛嗓子里。

残阳忙给她顺背。

“你怎么在这儿?”

呼延卓尔笑:“来找你玩呗。”

“玩?这是能玩的地方吗!你堂堂……”姜榆看了眼后边的几个男人,降低声音,“你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上头交代?”

“交代什么呀,你在这我能出什么事。”呼延卓尔两手托腮,“放心,我不是来给你惹麻烦的。”

“那你来干什么?”

“就是觉得那边没什么意思,想出来转转。”

“不都提亲了吗还没意思?”

“提亲?”呼延卓尔愣了下,“谁提亲?”

姜榆倒茶:“你啊。你和你哥哥那天带了一大堆东西去府上,我都看见了。”

“啊,那不是提亲,是我哥带我去道歉的。把人家府上弄成那样,我哥回去狠狠骂了我一顿,说什么都要亲自带我去赔礼道歉。我们西……”呼延卓尔顿了顿,“我们夕家最讲礼仪了,不能坏了家族名声。”

“哦。”

原来不是提亲。

那萧无耻不就不娶媳妇了?

也就是说……她还得继续受萧无耻的各种折腾和惨无人道的压迫!

天!

姜榆头疼。

“而且,自打上次你骂我一顿之后,我回去也好好想了一下,我果然不是真心实意喜欢他的。你看,他除了身份高贵点,钱多点,读的书多点,个子高点,皮肤白点,身材好点,长的好看点,啊不是,很多点等等优点以外,他有什么好的?总生病,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不会武功不会打架,遇到坏人还得我保护他,哪像我们家族的勇士,上阵杀敌,以一当百。他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娶回家也没什么用,所以我还是不喜欢了。”

姜榆:“……”

残阳:“……”

“这跟你跑到这儿来有关系?”

“我只认识你一个朋友,你不在,那么大的地方我一个人待着也没意思。我问了南……南先生你去了哪里,就偷偷跑出来找你了。你看在我都走了这么远路的份上,就别赶我回去了。我会做的事可多了,最起码,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姜榆:“谢谢啊,我真不用你保护。”

还不知道谁保护谁。

呼延卓尔双手合十,拜托拜托:“我保证,我绝对不给你惹事,听你的话,你就让我留下吧。”

说着,大眼睛又忽闪忽闪的,可怜兮兮看着她。

姜榆:“……”

败就败在受不了人撒娇这一点上。

“行吧,但说好,得听话,不然我一定送你回去。”

“没问题。那,要不要我这个新上任的侍卫给公子送上个小礼物?”呼延卓尔笑着,眼珠朝身后几个男人的方向动了下。

姜榆明白她的意思,摇摇头,“不急,先留着。”

“留着?”

一看就不是好人,留着干啥?

“很快会再见的。”姜榆留下茶钱,“走吧,该出发了。”

二人跟着起身。

呼延卓尔扫了眼那几人,无声冷嗤。

下次再收拾你们!

而在他们走后不久,原本闲聊的几个男人也留了茶钱,悄悄跟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