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提亲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137字
  • 2022-06-29 16:42:13

通往正殿的西侧廊道,从头到尾摆了长长一排。大到金银玉器,小到翡翠玛瑙,金光闪闪,照瞎人眼。

皇上又来送东西了?

姜榆走到正殿门口,扒门悄咪咪探头往里看。

主位之上是萧景渊,堂下站着两道身影。

左边一身大红衣服的那个她认得,不用看就知道是呼延卓尔。

右边那个,穿的是黑色西域服饰,上头绣着精细的花纹。编发披散,发色偏红。肩宽个高小细腰,脊背挺直如松柏,背后瞧着身材比例可好。

此刻正与萧景渊说话,不时点头回应。而呼延卓尔也不时拉着他的手臂晃晃撒娇,一会儿靠在他身上,十分亲昵。

姜榆记得西域此次是派太子带着两位公主来中原,估计就是这位了。

看背影,也是个帅哥,还是红头发的。

不过,他为什么会来渊王府?

呼延卓尔连着好几天没动静,也没去找她。这忽然间又到王府来,还带着自己的哥哥。

姜榆缩回脑袋,看了看那边一溜装着各种宝贝的箱子,脑袋里忽然蹦跶出来俩字。

提亲。

呼延卓尔带着她哥哥上门提亲,这些是聘礼。

看样子这姑娘是真喜欢渊王。那天被她说了一顿之后,冷静几日,依然保持之前的想法。

行吧,那就祝她抱得美人归。

姜榆看了看手里的锦盒。

算了,还是拿回去砸砸当废铁卖了吧。

盒子从左手换到右手,姜榆眯了眯眼,左手猛然抓住身后离自己肩膀还有点点距离的爪子,反方向向下一掰。

“嗷嗷嗷嗷,疼疼疼疼……!”

萧景烨龇牙咧嘴,身子跟着她的力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咕咚一声坐地上。

姜榆松手,瞧这个被打八百次也没记性的二货:“在我后边动手动脚想干嘛?”

“就逗你玩嘛,”萧景烨捂着手站起来,“本来想吓唬吓唬你,哪成想你跟脑袋后边长了眼睛似的,这都能看见。”

看她手里有个盒子,好奇:“这是什么?”

“哦,做的小玩意儿。本来要送给你哥,你喜欢就拿去。”

“真的啊?”萧景烨两眼放光,手也不疼了,在身上擦了擦,小心接过。

打开,不由得哇哦一声。

盒中是一把扇子。

与平日文人拿在手中把玩的扇子不同,此扇完全由铁所制。铁上染了暗红色,最外两侧扇骨上以红玉凝脂做祥兽花纹焊于其上。展开,扇面为数片打磨精细,染色,镂空雕花的铁片,以铁扇骨连接而成。扇面最中间用融成流状的金子刻了个不知名的动物,旁边还写了“平安顺遂”四个小字。日光映射下,铁扇暗红如血,妖艳凛凛。

盒中还有一指环,约人手指头甲床的宽度。戒身黑色,中间刻有文字,上下边缘为灰,模样精致。

萧景烨没见过这样的扇子:“这扇子可真好看,不过……”

他指着扇面中间的动物:“这是啥?”

姜榆看了眼,顿了顿,道:“貔貅。”

其实是只漫画形象的猪,她亲手画的。

用来形容萧无耻最合适不过。

“……这貔貅还真是像。”

姜榆:“……”

萧景渊在手里掂了掂:“跟普通扇子大小差不多,份量稍重了一点,小美人儿是怎么做到把一堆铁弄得这么轻?”

“磨。”

做这样一把铁扇很费时间精力。

铁匠铺的铁匠们最初看见她送来的图纸都是一脸懵,按照她要求的磨完几个铁片就做不下去了。

因为中间有很多道工序实在太过精巧细致,他们不会,做不来,也怕做错。

后来是姜榆过来亲自上手指导,跟着做了几天,解决了大部分难题,他们才得以继续。

“但话说回来,这铁扇平常拿在手里扇风看着也怪怪的,你送这个给四哥做什么?”

“武器。”

“做武器?”

萧景烨又细看了看:“这扇子充其量就一铁做的,怎么当武器?”

姜榆接过,按下扇骨最下面连接处的黑色暗扣。

瞬间,原本平整的扇面顶端突然出现了一排锋利的尖刺。

她握着扇柄,手腕转动,扇子在她手中灵活翻飞。稍稍用力,手一甩,刷刷刷,扇子也跟着飞了出去,在空中画了个完美的弧形,最后稳稳落到她手中。

哐!

刚抬进来立着准备放倒锯断的圆木碎成两截。

院子里的下人愣了愣,反应过来,纷纷鼓掌。

萧景烨惊呆,宝贝似的把扇子拿回来:“这也太厉害了!”

“普通的纸扇也行,就是得多练。”姜榆指着扇柄下方小按钮,“按一次,上边出刀,再按,刀回去。连着按两次,出毒针,平常不用,把这个钮按到底,记住了吗?”

萧景烨点头:“记住了,那这个指环嘞?”

“逆时针转三圈出毒针,顺时针两圈是迷药。”

“指环也有机关,”萧景烨把它套到手上,无比佩服,“小美人儿你太厉害了,怎么连做武器做机关都会?”

姜榆笑笑:“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不,第一才对。”

“行了,拿着玩去吧,扇子慢慢练,”姜榆摆摆手,“先走了。”

“去哪儿啊?”

“茅房。”

“……”

——

正殿。

萧景烨捏着眉心,倦意明显。

一早西域太子带着九公主到府上,说是要为两个妹妹的无礼行为登门道歉,并带了礼物。

呼延卓尔同样亲自为前几天的事赔了礼,表示考虑过后觉得自己并不喜欢他,也会在满朝王公大臣皇室子弟中重新选择合适的丈夫。

既然已赔礼,他自不会再说什么。欣然接受,好生招待。

他还病着,强撑着陪他们聊了很久,此刻精气神差的很。

程泰从外面回来:“主子。”

“人走了?”

“是,已经坐马车回宫了。”

“东西也带走了吗?”

“没有,都还在院中。”

“派人送回去,不收便送给皇兄添到国库里去。”

他顿了顿,道,“挑几样好看的留下。”

“是。”程泰接着道,“主子,姑娘回来府上了。”

眉心两指一顿,缓缓掀了眼皮:“何时?”

连着多日不来,今天倒是想着了。

“午饭前吧,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回来去了哪儿?”

“正殿,在门口跟我说了会儿话就走了。”萧景烨蹦哒哒进来,手晃啊晃,心情好。

萧景渊皱了皱眉。

时辰推算,她来的时候正好他在和呼延卓尔兄妹二人说话。

来正殿,找他吗?

萧景烨还在不停把玩手里的东西,萧景渊想不注意到都难,问道:“手中拿的是什么?”

“是小美人儿做的武器,可厉害了。”

萧景烨上前,按姜榆教的把扇子和指环的机关展示给他看。

莫说萧景渊,就连程泰也很震惊。

如此精巧的设计,实属少见。

萧景渊看了看,道:“这是她送给你的?”

“小美人儿说本来要送给四哥的,但突然间又说四哥可能不需要,就给我了。”

说着,伸手要把铁扇跟戒指拿回来。

萧景渊却避开了。

“四哥?”

萧景渊把指环戴到左手食指,淡淡道,“本王需要。”

“可小美人儿已经给我了啊!”

萧景渊:“先是要给本王的。”

萧景烨:“……”

——

御林军大营。

鼾声此起彼伏。

日常要命训练一整天,终于敲了鼓能休息。在饭堂随便填饱肚子,冲个凉洗掉一身臭汗,回来沾床就睡。

大通铺上,士兵们倒得横七竖八。你躺在我肚子上,我枕着你的腿,被子随便往身上一横。姿势奇特,一个个却都睡的香。

靠墙那边有个人影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靴子,慢吞吞往门口走。

睡他边上的人也醒了,眼睛睁不开,就眯了条缝,看他:“将军做什么去?”

前头人影没回头,声音粗犷,顾着其他人都再睡,音量不大,听着凶狠狠的:“老子撒尿,睡你的觉。”

“哦。”那人缩回脑袋接着睡。

出了大帐,被唤作将军的人左右看了看,走到后边空地,闭眼解开裤子。

哗哗一阵流水声,将军长舒一口气。

爽!

解决完,裤子一提,转身。

“哎我去!”

裤子差点没吓掉。

身后啥时候站个人?

还是个女的!

将军后退一步,眼睛瞪得像铜铃,结结巴巴:“你你你你你……你,你谁啊?”

那人微微一笑:“我是姜榆。”

“姜榆?”他想了想,“那个新上任的巡抚使?”

“正是。”

“你怎么进来的?”

就算她是巡抚使,以她的品级,绝对进不来御林军大营。

姜榆指了指天上,说了一个字,“飞。”

“飞进来?”

将军上下打量她。

这孩子是大半夜没睡醒说梦话呢么?

他愣了下,忽然想到什么,回头看了看,又转过来:“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走路都没声音的,站这儿多久了?

那他刚才……不是都被看见了?!

姜榆:“大概从你解裤子开始。”

又补充:“时间挺长。”

将军:“……”

军营里摸爬滚打的豪放汉子脸瞬间爆红,脑袋差点埋地里去,又结巴了,:你这丫头……你……怎么,怎么……”

“行了,逗你玩的,”姜榆道,“我有事要找你。”

“找我?出发的日子还没到啊,有什么事?”

皇上命他率二百兵随同巡按御史前往黄州,听其调遣。

算算日子,还有好几天呢。

而且,之前又没见过,也不认识,她怎么找到他的?

“关于此次黄州之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