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闷骚怪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259字
  • 2022-06-29 16:42:04

又是一夜好眠。

自然醒来,脑袋从被里钻出,姜榆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眼睛逐渐清明,头顶纱帐越发清晰。

忽然顿住。

她坐起来,身上盖着的棉被随之滑落。看了看四周熟悉的环境,整个人有点懵逼。

明明是在飞鸾阁看着书,怎么跑到午休的房间睡觉了?

蒋婆子推门进来,瞧她顶着一头杂毛呆呆的傻模样,忍不住笑,“醒了就起来,坐在那儿发什么呆。”

姜榆扒开糊在脸上的碎发:“我怎么在这儿?”

蒋婆子开柜门的手一停,想起王爷天亮走时的吩咐,便道:“不就是你自己跑回来的。”

姜榆:“???”

自己跑回来?

她咋不知道。

梦游了?

“有护院换班回去经过飞鸾阁,看你睡着,怕你着凉,就把你叫醒让你回来休息。应该是你睡迷糊不记得了。”蒋婆子关上柜门,“一天天睡那么多个时辰,怕是把脑子睡傻了。”

姜榆:“……”

说话就说话,干嘛还得骂她一句。

但综合之前竹屋莫名其妙跑到萧无耻床上一事,她觉得自己跑回来也很有可能。

阳光顺着窗户打在身上,有些刺眼,她用手挡着:“现在是什么时辰?”

“快巳时了,看你睡得香,就一直没叫你。”

姜榆哦了一声,反正她在王府也是闲人一个,时间早晚对她来说没什么差别。穿鞋下床,活动活动舒展筋骨,:蒋姨我回家一趟。”

“回家干什么?”

“梳洗换衣服啊。”

“回家多麻烦,”蒋婆子把一套衣服扔给她,“这之前给你做的,拿着换上,等会儿我给你打水洗洗。”

“不用了,我回家去就行。”

蒋婆子照她肩膀来一巴掌,把人打的一趔趄:“回什么家回家!都这个时辰了,王爷早饭还没吃呢。”

“没吃就没吃,又不是没人给他做。他不吃跟我有什么关系?”

蒋婆子又要打,被她躲开,直骂:“什么叫和你没关系?王爷近来一直病着,胃口不好,以前病的时候只吃你做的东西,你还不赶紧收拾收拾滚去厨房!”

“孙师傅做的比我好吃多了,他还是王府大厨,干嘛不去找他?”

“死孩子,让你做你就做,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厨房都烧了去哪儿做饭?”

蒋婆子哼一声:“偌大渊王府还找不来一个做饭的地方?赶紧换衣服,收拾完带你去。”

说完,拿着脸盆出去。

一关门,佯作生气的表情散去,剩下的只有无奈。

——

孙师傅挑了后院靠南的一个空置院子,吩咐人去买齐锅碗瓢盆和食材调料,又搭了锅灶,新厨房第二天上午就完工了。

王府一大群人,一日三餐都得吃饭,厨房可少不得。

姜榆做了鸡丝粥和冰糖雪梨,想起他吃的药苦,胃口又不好,便试着做了些小面包。

设备不全,材料不齐,姜榆想尽办法用其他的代替。不过好在做出来效果不错,QQ弹弹,入口松软,奶香四溢。

她把做的吃的收好,放到木案上一块送去。

去正殿的时候碰见了杜明。

他跟几个侍卫在殿外不远处守着,一身暗色衣衫便装立于最前,望着远处出神。

见她,神色不变。

他一向不喜这个一身匪气,清冷少言却总能一针见血噎到人说不出话的姑娘。近来也不知怎的,竟慢慢对她改观,以前看着不顺眼的地方现在都觉得挺好。

他后退一步,行礼。

身后侍卫亦是。

姜榆有些惊讶。

杜明一直看不上她,从来都是拿鼻孔瞧她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别人对她行礼,她自然不能无视。手上端着木案不方便,便颔首作礼。

管他呢,互相尊重就是了。

刚一入正殿,便听得阵阵低沉爽朗的笑声。

抬头看,主位上两道清俊的身影聊的正开心。

萧景渊在府上时惯是穿的白色宽袖长袍,病着,脸色不好,又瘦了些,五官更显深邃。此刻半靠着椅背,眉眼带笑,清隽如画。

恒元帝到王府来时的着装都很随意,今日穿的是烟织云罗淡灰色窄袖长袍,腰系同色金纹玉带,头发以鎏金发冠固定,手执折扇,脊背挺直。似是刚从书院出来的俊公子,清俊雅然。

姜榆想,世间皆传皇室萧家三子,容貌个赛个的出众。恒元帝丰神俊朗,一身王者尊贵之气,萧景渊有着世人赞叹的绝美容颜,静若仙子,动若妖孽,一言一笑勾人心魂。萧君轩年纪最小,现在也褪去婴儿肥,越发有硬朗的男子气概。能生出这样英俊的儿子们,那他们的父母又该是何等容颜?

恒元帝见她站着发呆不动,两指曲起,敲敲桌子,笑道:“在那儿发什么呆呢?”

姜榆回神,反应过来自己又看帅哥看愣神,倒也不觉尴尬:“自然是因为皇上太过英俊,让属下看呆了。”

恒元帝看了萧景渊一眼,打趣道,“哦,那你说说看,朕与四弟,谁的容貌更胜一筹?”

姜榆淡淡道:“都是在山尖尖上的人,又何必一较高下。”

“哈哈哈哈,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恒元帝笑笑,“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

“不好。”

“哦?因何不好?”

姜榆把木案上的碗碟放于桌上,站回原位,说了一个字:“穷。”

随随便便扣钱,穷的叮当三响。

“穷?”

恒元帝不懂了。

转头看自己弟弟。

那人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慢条斯理喝着粥。一勺下肚,嘴里蹦出两个字:“难吃。”

然后啪扔一边。

冰糖雪梨喝了一口也不喝了。

恒元帝两样都尝了尝:“味道很好啊,哪儿难吃了?”

这明明比很多厨子做的强好吧?

萧景渊喝了杯茶漱口,看了眼厅中的女孩,淡淡道:“就是难吃。”

姜榆连一个白眼都不想翻给他。

这都不是一回两回了。

蒋姨还说什么他生病胃口不好只吃她做的东西。她做了送来,和以前做的一模一样,人家就嫌难吃。

爱吃不吃,不吃饿死你。

恒元帝看这两人谁都不看谁,明白肯定是发生什么事弄得不愉快。一口喝光冰糖雪梨,笑道:“四弟病着,嘴里发苦,吃东西觉得难吃也难免。但朕尝着,入口甘甜滋润,着实不错。”

萧景渊:“臣弟嘴里不苦,能尝出味道。”

姜榆:“……”

恒元帝白他一眼,让他闭嘴。

又跟姜榆道:“队伍从平南回来时未见你跟在四弟身侧,听他说是有私事要处理先行一步,现在可有办妥?”

“回皇上的话,已经……”

话音未落,那边传来话语声:“给自己的主子下迷药,打晕塞到马车上,让几个不认识的人护送着走。皇兄你说这样的侍卫是不是该罚?”

恒元帝不理他,接着跟姜榆说话:“看你似是瘦了些,可是遇刺受的伤还未痊愈?”

“回陛下,属下无……”

那人咚咚敲两下自己手臂的石膏,轻声叹气,语气幽怨:“可怜臣弟当时还受着伤就被打晕,好不容易刚好些,瞧瞧,又伤了。”

姜榆:“……”

我忍。

恒元帝咬牙,面上还要微笑,忽略那个欠揍的声音,继续说:“平南之行你护主有功,择日朕必有赏赐。”

姜榆:“谢陛……”

幽幽声音又传来,听着还很委屈,“臣弟的飞鸾阁跟厨房毁了,不如皇兄先给臣弟点赏赐吧?”

恒元帝:“……”

姜榆:“……”

妈蛋,他今天就是来找茬的!

莫名其妙个老蛇精病!

她忍火,低声道:“属下想起还有事没做,先行告退。”

再不走她怕忍不住一大耳刮子糊上去。

恒元帝挥挥手,微笑:“去吧。”

“是。”

等人一走,脸瞬间垮掉,气的踢了萧景渊一脚:“你就非得把人姑娘气跑了欺负够了才乐意是不是?”

他跟姜榆聊聊天,把话题引到俩人共同经历的事情上,正好也能缓和关系。

哪成想这嘴损破孩子就在一边巴巴的拆台。

可怜他一朝天子,高高在上的皇帝,做回和事老还气的够呛。

他容易吗他!

萧景渊把粥碗拿到自己面前,用勺子搅拌粥散热,低低道:“做了错事,欠收拾。”

“人家姑娘又怎么你了?做错什么了?”

“帮九公主出主意,让她嫁给我。”

恒元帝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哈哈大笑:“朕说怎么九公主找朕来说过一次之后就没了动静,原来是找了这么个军师。”

随即又问:“出了什么主意?效果怎么样?有木有突然间觉得九公主仿佛嫦娥下凡,开始俘获你的心?”

萧景渊眉眼不抬:“嫦娥下凡不找天蓬元帅改烧我房子了。“

恒元帝:“……”

来的时候看见了厨房和飞鸾阁的样子,就……蛮惨的。

“其实朕觉得九公主真的不错,各方面条件都好。性子虽然顽劣,但你也管的住,做你的王妃还挺合适的。”

凉嗖嗖的目光顿时杀过来。

他一顿,没再说,转移话题:“你又没说你喜欢她,那人家想办法帮你娶妻有什么错?”

“不过话说回来,你打算何时去跟她说清楚?”

萧景渊喝光鸡丝粥,半天,才道,“我这样的身子,有什么可说的?”

都不知道能活多久,何必耽误人。

“你又说这些!”恒元帝急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你对她不一般,世界这么大,找到一个让你心悦之人多么难得。莫要老拿这事做借口。早日说清楚了,你也能放下心,把她留在身边好好护着。”

萧景渊不语。

目光瞥见装冰糖雪梨的碗空了,语气一转:“皇兄喜欢,便叫皇嫂做去。”

下意思是,别来抢我的。

恒元帝:“……”

看透你个心口不一的闷骚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