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被发现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952字
  • 2022-06-20 22:13:35

姜榆这几天忙的很。

天刚蒙蒙亮拉着残阳起来练功,练完一起用早饭,然后上山采药,回来就把自己关在炼药房里研制些简单的毒药,一待就是一整天。

自从知道那本书的重要性后,姜榆越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光是会背毒药和其解药的炼制执法不行,重点是要会做。

师父是个世外高人,作为他的徒弟…呃,来自未来的徒弟,她是坚决不允许自己什么都不会的。

况且,若是有朝一日因为某些原因她不得不将书中内容全盘托出,她也有方法应对。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她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

总而言之,她既已知晓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所有记忆,就不能什么都不做。

论医术她不行,做个毒药总是可以的。

至于那些接二连三过来想要除了他们的杀手,姜榆现在已经懒得理了。

她就很不理解这群人的脑回路。

每天都有人过来,每天都说一样的话,然后每天都伤的非常之惨。

但他们仍然坚持不放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姜榆都烦了。

最开始还能跟残阳一起去对付,后来就让残阳自己去,就当检测一下练功几日的成果。

再后来,残阳也烦了,跟姜榆一块儿做了很多机关暗器藏在院子里。等他们来被暗器所伤,残阳就废点力气,亲自把他们送到陵城御史李大人那里去。

陵城是天子脚下之地,所以并未设立城主一职,而是由御史管理城内百姓琐事。

天子脚下,不能随意杀人。镇远侯谢遂还没回陵城,姜榆二人还要留在此地暗中调查。

比起处理了他们,还是送到官府更为稳妥。

——

陵城近日出了几则怪事。

一是御史李大人嫡女在家中被杀,死状相当惨烈。即将临盆的二夫人又无故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二是城中许多姑娘也陆续失踪,家人四处找寻不得。她们与李大人的二夫人一样,都是满月即将临盆的孕妇。

三是几户人家皆到官府报案,说是自家孩童丢失,还请大人为他们做主。

一时间,御史府乱作一团。

姜榆是去铁匠铺拿飞刀跟袖箭时听百姓说的。

这么多人同时失踪,怕是很快就会有更大的事情发生。

反正跟她没什么关系,她还是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事情吧。

残阳是个心大的,每天有好吃的就很高兴。至于别的事,只要她不说话,他也不会管。

姜榆把袖箭给他绑好,嘱咐道:“这袖箭你要时时刻刻戴在手臂之上,不可卸下。”

这袖箭她改装过,不像其他连发的袖箭一样无法绑在手臂上。改装过后的袖箭箭筒内可存放八支短箭,且整个袖箭十分精巧,绑在手臂之上再放下衣袖根本无法发现。

残阳从未见过师姐如此认真的模样,便认真的点点头。

他伸手摸了摸手臂处,脸上很是满足。

师姐自幼便对兵器铸造与改装十分感兴趣,又得师父真传,如今在这方面建树甚高。从小到大这是师姐送给他的第一件兵器,他定要好好的使用。

姜榆做这袖箭,是想在遇到危险之时做个防身保命之用。

暗器多些,总比什么都没有好的多。

从铁匠铺出来,姜榆带着残阳又去买了些日常所需之物。

在好几个糕点摊子前逗留许久,残阳捧着他的一大堆战利品,一口一个,吃的好是开心。

姜榆瞧着,也就随他去了。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爱吃是再寻常不过之事。

路过御史府,远远就瞧着府门前围着一堆百姓。

大部分都是丢孩子丢女儿的家里人来这里等消息的,还有一些是来看热闹的。

今日的人倒是比平常多了不少。

残阳这个爱看热闹的,直接拉着姜榆走过去。

御史府白绫高悬,不断有官兵和身着官服的大人进进出出,个个神情严肃,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了吗,李大人家又死人了!”

“是啊,据说是他的三房夫人,还怀着孕呢!”

“说是比他大女儿还惨,肚子里的孩子都被生生打出来了,倒在血泊里,手脚都让人砍掉了。”

“刚才出来的两个婢女都被吓疯了。”

“这李大人平时乐善好施,是个清廉的好官,怎么会摊上这样的事?”

“唉,家门不幸啊!”

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姜榆听着也不由得皱了眉。

砍去双手双脚,把腹中胎儿打出,这么残忍!

看来这凶手,也是个生性暴戾的亡命之徒。

天子脚下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谋杀朝廷命官的家眷,她一时间也想不出他们意欲何为。

姜榆的目光在挂着的白绫上停了一会儿,最后定在了守门两个护卫身上。

他们看着怎么这么面熟?

还有这身打扮和佩刀,都好像在哪儿见过。

她低头想了想,眼前闪过一个人。

烨王…

他们两个是烨王的随行护卫。

那个二货也在这儿?!

姜榆当即拉着残阳马上离开。

“怎么了师姐?”

“烨王在这儿,赶紧走。”

哦对,师姐不让跟朝廷的人有太多牵扯。

他很听话的跟在姜榆身后。

“小美人儿——”

刚走出没多远,就听见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

姜榆脚步顿住。

她短暂的闭了闭眼,睫毛颤动。

完蛋。

还是被看见了。

萧景烨刚从御史府大门出来,就瞧见了两个正离开的身影。

他一眼就认出姜榆了。

没办法,长的好看,气场强,到哪儿都容易被发现。

他叫了她一声,见她停下没再走,立马跑过去,脸上是遮不住的开心:“真是你啊小美人儿,你什么时候来的陵城?怎么不来找本王?”

“王爷这么多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一个?”

“哦对对对,”萧景烨也觉得不太好,“那你先回答本王,什么时候来的陵城?”

姜榆有些烦躁,她本来就不想跟任何王爷贵族扯上关系,现在又遇见了,心里不太爽:“来此已有数日。王爷,我看你忙着查案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等你忙完有时间我们再叙,告辞。”

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下等下,”萧景烨一把拉住她,想了想,对身后的几位大人挥挥手,说道,“李大人家的情况本王已经了解,待本王回去研究一下,明日再继续与各位大人商议,今天就先散了吧散了吧。”

“是——”

萧景烨看着姜榆,“这下行了,本王没事儿了,小美人儿可以跟本王好好聊聊了吧?”

姜榆:“……”

这王爷真是可以了。

——

在萧景烨的强烈要求下,姜榆带他回了自己的家。

一进院子他就闲不下来,东瞅瞅,西望望,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对什么都好奇。

当然,姜榆没让他接近自己炼药的屋子。

“小美人儿,你买的宅院也太好看了,本王都不知道城郊还有好的地方。”萧景烨坐在院中石凳上,对她的家赞不绝口,“比本王的王府都好看。”

姜榆把买的糕点放在盘子里端出来,“王爷说笑了,区区一个老宅,怎敢跟烨王府相比?”

萧景烨执拗:“本王说比王府好就是比王府好。”

姜榆没说话。

您是王爷,您说什么是什么。

“小美人儿来陵城是有要事要处理还是要在这里常住?”萧景烨拿了块瓷盘里的糕点,咬下一口。

软软糯糯,唇齿留香。

好吃!

姜榆佩服他的智商:“我都买宅子了你说呢?”

“那你们现在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做吗?”

“没有。”

听见这话他就高兴了,咽下嘴巴里的糕点,擦擦嘴,开口,“那你来帮本王查案如何?”

姜榆端茶的手一顿,斜眼看他。

行啊。

多日不见脑子有长进。

问那么多就是为了引出这一句话吧!

可惜,她不答应。

“不去。”姜榆拒绝。

“为什么?”

姜榆抿了口茶,将茶杯放下,两臂拄着桌子,“没什么,就是不想去。”

“哎呀你就帮帮本王吧,最近城中接连有人失踪,弄得百姓人心惶惶。皇兄叫本王彻查此事,但本王哪知道怎么查啊!”萧景烨可怜兮兮的诉苦,撒娇,“你就帮帮本王吧。”

“不!”

撒娇不行,萧景烨改变策略:“本王回来的时候又跟皇兄说起你的事,他觉得你很厉害。这次的事情要是办好了,皇兄会给你很多很多的奖赏,数都数不清。”

又拿钱来引诱她。

不说还好,一说姜榆又想起来拜他所赐,朝廷很多官员现在肯定都知道她,拒绝的更彻底:“不、去!”

萧景烨“腾”的一下站起来,两手叉腰,颇有打一架的姿态,可声音没那么有气势,“小美人儿要是执意不干,那本王就要采取强硬的手段了!”

呦,还会威胁人了。

姜榆呵呵笑:“行啊,我等着看你采取什么强硬手段!”

萧景烨气哄哄的带人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