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公主要追夫
  • 榆君传
  • 秦之寒
  • 4028字
  • 2022-05-19 14:29:50

姜榆磕的脑子嗡嗡,半天才发现自己正以一种熊扑姿势趴在萧君澈身上。

抬头,是那张惨白却依旧夺目的俊脸。似乎是觉得她这呆呆的模样甚是有趣,轻笑出声,眉眼弯弯。

姜榆愣了愣,下意识,立马两手一撑要起来。

单臂箍着她的腰,萧君澈笑意更浓:“跑什么,又不是没抱过。”

姜榆心一跳,扒开他胳膊,没来由的心虚:“胡、胡说,才没有,男女授受不亲。”

“男女授受不亲?”萧君澈点头,若有所思地开口,“也不知道是谁,半夜爬上本王的床睡觉。还抱着本王,腿搭在本王的身……”

姜榆捂他嘴,认输:“行了,您赢了,别说了。”

她怕再说下去搞不好会听见什么虎狼之词。

毕竟,自己睡相不好,万一在梦里做点啥也是有可能的。

萧君澈满意地眨眨眼。

头忽然嗡地一下,眩晕感如水波纹一样在脑中回荡。他闭了闭眼,抓着被子,有些支撑不住。

姜榆发现他的不对,以为是坐的久累了,赶紧扶他躺下歇息。

眩晕感还在持续,躺着都是天旋地转的感觉。萧君澈再一次抓着姜榆的手,攥的紧紧。

姜榆往回抽,抽不出来。

萧君澈叹气,声音轻了些,带着丝无奈跟哄人的调调:“别闹,本王累了。”

说着,直接把手缩回被窝里不出来。

姜榆:“???”

你累了就睡,抓我手干啥?

萧君澈侧身而卧,眼睛半阖,鼻梁高挺。阳光下侧颜清辉,温润如玉。

姜榆给他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看了眼生病的俏美人。

行吧,看在你这么难受可怜的份上,就再让你握一回。

最后一次。

美人儿眉头紧锁,身子往被子里缩缩,半阖的眼皮好久才慢慢闭上。

美人儿皱眉不好看,姜榆伸手给他抚平。

轻轻揉了两下,那人突然动了,像是怕她走掉。手由握着改为五指相扣,又往里一拉,直接贴在了身上。

手背上坚硬又滚烫的触感让姜榆一愣。

这人上身衣袍开了。

特么把她手按他腹肌上了!!

那人翻过身,迷迷糊糊咕哝一声,好像是说了什么。

姜榆低头听。

“占本王便宜……”

姜榆:“……”

臭不要脸!

去死去死去死!!

——

黄昏,夕阳下落,留下长长的影子。天边似是染了色,一片红色灼眼。

姜榆从上午坐到现在,位置都没换过,累的腰酸背痛。

床上的人一直在睡,中途没有醒过,睡梦里也拉着姜榆不松开。

她看了看萧君澈。

真想一巴掌呼过去。

好在林管家终于带太医过来给他看病,姜榆如蒙大赦,三下五除二掰开萧君澈手指,转头就跑。

回到家,困的眼睛睁不开,换衣服洗了个澡,倒床上就睡。

一夜好眠。

次日。

姐弟两人齐齐睡到日上三竿。

姜榆翻了个身,忽然察觉到似乎在有人盯着自己。

她睁眼看,顿时一张放大数的脸出现在面前。

身体比脑子反应快,下意识直接一拳头挥出去,反应过来时在离那人面部不过毫厘的位置停住。

凌厉的拳风吹的头巾呼扇扇,呼延卓尔瞪大眼愣了半天,后知后觉地拍拍胸脯自我安慰:“不怕不怕,没打着没打着……”

姜榆没睡醒,眼睛有点红,情绪不好:“你怎么在这儿?”

“找你啊,你在大牢里不是答应要带我四处玩嘛。”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一大早去王府找你,他们说你还没来。我问你的家在哪儿,他们说不知道。我又去找好看王爷问,好看王爷在让太医把脉,说只知道你住城郊,不清楚具体位置。去问林管家,他也说不知道,然后就回去照顾好看王爷了。后来还是好看王爷的弟弟,就眼睛大大,有点呆的那个带我来的。不过说真的,好看王爷的脸色真的好差哦,特别白,看上去可难受了,还在一直咳嗽,特别可怜……”

姜榆:“……”

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非要噼里啪啦讲一大堆。

她叹了口气,让公主殿下继续叨叨着,自己下床去衣柜找衣服。

这里的女孩喜欢把衣服叠好,分门别类摞一块放好塞进柜,姜榆依然保持着以前的习惯。画好图纸找街上工匠做了个大衣柜,又自己做了些简易衣架,把每件衣服都挂起来放柜里。

不乱,挑也方便。

呼延卓尔也好奇地抬头来看,扫过一排不是黑就是灰的骑装,笑着鼓掌,“看,我们就是天生的好朋友,都不爱穿裙子。”

王城里每个公主都喜欢漂亮的裙子,夺目耀眼的首饰。每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的五颜六色,活像一只七彩土鸡。

只有她,每天穿着骑装,骑着高头大马到处乱走乱跑,跟个男孩似的。

姜榆没说话,想了想,随便拿了套黑的。

呼延卓尔一把打掉她的手,拿了另外一套塞给她,之前的挂回去,“穿这个,这个好看。”

姜榆看了一眼。

不想穿。

是套白色骑装,腰带和衣领是黑色的,还有件轻薄的白色苏织蚕丝外套配着。用的都是最新式的苏织霓纱面料,摸着柔软丝滑又清凉。蒋姨看大街上的小姑娘都穿这面料做的衣服,就去布庄给她定做了一套骑装回来。

她一直没穿,主要是觉得这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地套着麻烦,又是白色不耐脏,就放在衣柜里没拿出来过。

呼延卓尔看出她不太想穿,啪地一下关了柜门,把她往出推,“哎呀,这件可以的,你这么白,穿白的肯定好看。去洗澡换衣服,快去快去!”

姜榆被她推着走,看了眼手里的衣服,无奈,进了浴室。

约摸一炷香的时间,她收拾好出来。

呼延卓尔一直在门口等,看她出来,摩挲着下巴绕她走一圈,然后搂着她肩膀,不住赞叹,“你看,我就说这件适合你,穿着多好看。”

“你本身就气场好强好强,穿黑色给人感觉你特别冷。白色吧,虽然感觉更像个冰山美人,但总归气场上还是柔和了那么一丢丢,好看好看!”

姜榆低头瞧了瞧,没觉得这套跟平时穿的有啥差别。

气场不气场的她不在乎,方便,扛造就行。

呼延卓尔还在继续:“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太像我们西域人了。果然还是我们西域美人儿倍出,当然了,也是本公主品味好!”

姜榆扶额。

九公主除了话多以外,还是个自恋狂。

姜榆打断她,要带她去找残阳。

呼延卓尔没走,拉住她,指指院子。

姜榆顺势看去。

院子里的竹桌上摆满了各色美食。

残阳正狂吃狂吃,边上已经摞了四五个空盘子。刚睡醒,衣服还没换,顶着一头乱毛,吃的可香。

看到桌对面的萧君轩,姜榆眸光冷了一瞬。

萧君轩也看见了她,见她走过来,站起身,有些怕她,不知道说什么,“小美人儿。”

姜榆双手环胸,淡淡道,“殿下来此何事啊?”

“本王来给你们送些东西。听四哥说你之前受了伤,虽然过去了好一阵子,可也马虎不得,得好好调养着。这些都是本王找到的滋补上品。”

他侧过身,后边摞着高高一堆锦盒。

“桌上是本王府上厨子做的菜食,味道不错,小美人儿可以尝尝看。”

残阳赞同地点点头,嘴巴塞的鼓鼓,“师姐,好吃,真的好吃。”

“吃你的!”

“哦。”

残阳撇撇嘴,又拿了一盘开吃。

萧君轩顿了顿,低头,“还有……是本王的错,没保护好自己的人,本王已经替残阳报仇了,小美人儿能不能……能不能别生本王的气了?”

那模样,活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可爱团子,可怜巴巴。

姜榆挑眉:“报仇?”

呼延卓尔解释:“呼延赞佳不是被你打废了嘛,我本来也是要替你给她教训的,想在她的药里加点料。偷偷去药房的时候,碰见他了,然后我们就一块加了猛料。”

“什么猛料?”

萧君轩如实交代:“足量泻药。”

姜榆:“……”

夺笋。

她已经能想象到瘫在床上的呼延赞佳现在是什么个情形了。

吃饱喝足的残阳擦擦嘴:“师姐就不要生烨王殿下的气了。师姐不在的这段时间,殿下很照顾我的,而且,这件事也不管他的事嘛。”

萧君轩透过感激的目光。

好孩子,没白疼你。

姜榆看他一眼。

残阳瞬间闭嘴。

姜榆想了想,“想让我不生气?”

萧君轩点头,“啊。”

“那做件事吧。”

“什么事?”

姜榆微微一笑。

——

女人在逛街这件事上,永远精力充沛。

石恒看了看前面在小摊前驻足的两道身影,又看了看早已漫上天空的夜色,叹气。

四五个时辰了,她们都不累吗?

再回头去看自家王爷。

萧君轩左手拎着一摞锦盒,右手拎着一摞,嘴巴叼着一摞,两边腋下搂着几个,两腿之间还夹着一个,以一种极为滑稽的方式前行。

石恒跟残阳对视一眼,破有些忍俊不禁。

不是他们不帮忙,是人家姜姑娘说了,只让王爷拿。

那就没办法了。

姜榆跟着呼延卓尔逛了一天,除去最开始去了趟铁匠铺送图纸定做东西,其余时候都跟在她身后。

累倒是不累,就觉得,这姑娘,挺有意思。

对什么都好奇,看见什么都想买,又怕被骗,就会用那双琥珀色大眼睛盯着她看,询问她的意见。只要她点头,通通全部买下,再继续看别的。

不过也才认识几日,这样信任她吗?

在买完一捧零食之后,呼延卓尔终于决定不逛街了。

石恒替烨王松了口气,通知随行人调来马车,准备送人回宫。

呼延卓尔咬了口串串,没打算回去,把东西通通塞给石恒跟萧君轩,把车夫赶开,拉着姜榆上去,“麻烦王爷跟石恒侍卫帮本公主把东西放回宫中住处,多谢啦。”

说完,摆摆手,两人一块进了马车。

残阳坐车边,牵着缰绳,对萧君轩二人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驾车走了。

萧君轩:“……”

石恒:“……”

用完就甩这样真的好嘛!

马车上,呼延卓尔和姜榆并排而坐。

姜榆先开口:“说吧,什么事。”

这么晚不回宫,支开了自己身边的侍卫和萧君轩二人,必然有事要问。

呼延卓尔笑了笑,“其实,我是想问问好看王爷的一些喜好。”

萧君澈?

姜榆有些莫名其妙,“渊王的喜好为什么要问我?”

“他们都说好看王爷很信任你,很器重你,平日里都只让你贴身伺候跟在他身边的。所以你肯定很了解他。”

姜榆呵呵。

神特么信任器重。

器重她让她给穿衣服编头发睡觉盖被站在窗口挡风做饭嫌不好吃喝茶嫌烫一天天屁事多到数不胜数?!

还贴身伺候跟在他身边。

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她才不愿意。

“我来王府没多久,不了解王爷。林管家孙师傅他们是王府里的老人,看着王爷长大,你可以去问他们。再不济,去问程泰和红荛,他们两个才是王爷的贴身侍卫。”

呼延卓尔皱眉,似乎是在想这些人是谁。半天,一声哀嚎,“好麻烦,还要去认识这么多人。”

“皇上跟你的家人同意你嫁给渊王了?”

“我家人是不反对的,皇上倒也没不同意,只说要是我能亲自说服好看王爷的话,就会亲自给我们指婚。”

“所以,你现在是要……”

“要追他啊,”呼延卓尔眼睛闪亮亮,“反正我还会在这里待很久,日子那么长,我就不信不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嫁给我。”

姜榆看她,“你真喜欢他?”

“喜欢啊,他那样英俊潇洒,长的像画一样,为什么不喜欢呢?”呼延卓尔说着搂住姜榆的胳膊,也跟残阳似的撒娇,“你最好了,我在这里只有你一个朋友,你会支持我帮我的,嗯?”

姜榆受不了这呼扇扇的大眼,默默拉开她的手,“行,行吧。”

反正萧无耻有了老婆,说不定就没时间折磨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