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皇上的暗卫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59字
  • 2022-06-27 21:53:00

今日天气很好,骄阳当空高挂,万里无云,天空一片清蓝。

有粗使婆子拿着茶壶跟碗过来,给干活的家丁们分茶喝。说是林管家让的大家休息一会儿,解解渴。

家丁们得了茶,三三两两到一边坐着聊天。不时还会再多讨几碗来喝,顺道也跟分茶的婆子闹个趣儿,耍个贫嘴。

婆子年长,不与这些孩子计较。装模作样的伸手要打,笑骂两句,然后接着给他们把茶添满。

渊王府只有粗实婆子和男家丁,没有年轻的婢女。对于下人的要求也非常高,每个进府下人都会经过详尽且严格的调查,在人品和性格方面尤为看重,府中的人都很善良,年纪小的尊重年长的,年长的照顾年轻的。从来没有拉帮结伙,品级歧视之说。就算偶尔被开个玩笑也不打紧,都会一笑置之,相处氛围十分融洽。

姜榆到了殿门口,突发奇想,低头闻了闻碗里的药。

药味儿顺着鼻孔往上爬。

差点没吐了。

也不是没吃过苦药,可像这种光闻一下就能吐出上辈子隔夜饭的,真没有。

就像藿香正气水混合臭豆腐,味道极其上头。

姜榆表情复杂。

好像……也不能怪人家不喝哈。

她推开门,一如既往的花香瞬间洗涤了鼻子。

啊,舒服多了。

从侧面入,沿长廊到尽头左拐,是渊王休息睡觉的偏殿卧房。

府里大大小小院子多的很,渊王一般都会睡在偏殿这里。要是按照以往,正殿前面的路跟院子在修,动静大,他一定会去其他院子住,今日倒是睡在了这里没换地方。

偌大的房间里,不时会响起阵阵咳嗽声。

姜榆站定,抽了抽鼻子。

满屋闷热的味儿。

她放下木案,转头打开所有窗户。

这里的人仿佛对适当通风毫无概念。大夏天,门窗紧闭,好像要捂蛆。

帷幔静静地合着,咳嗽声就是从它后面传出来的。

隔着浅色的幔布,姜榆隐约能看见一个侧身佝偻的身影。

她叹了口气,把帷幔拉开挂在金钩上。

萧景渊穿着贴身中衣,盖着与这个季节不相应的厚被。眉头皱的紧,唇瓣有些干裂起皮,跟脸一样毫无血色。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沿喉头划过,不知是热的还是怎的。

姜榆扶着人坐起来,她的手很凉,用手腕去试他额头的温度。

烫。

真的烫。

怎烧的这么厉害?

她拿过药碗,叫人:“王爷。”

扑束的睫毛抖了抖,眼皮缓缓掀开,红血丝很明显。他目光怔愣,像在看人是谁,半天才费力地从嗓子里挤出一个字音:“嗯。”

“把药吃了吧。”姜榆盛了一勺送到他嘴边。

萧景渊垂眸,看了看黑乎乎的药汁,一偏头,吐了。

姜榆:“……”

萧景渊吐了个底朝天,姜榆在边上端茶守着。等他好些了,给他喝茶漱口,出去叫人来收拾一地污秽,又去厨房熬了碗冰糖雪梨端过来。

这可比药的味道强多了。

她试了试温度:“喝这个。”

萧景渊刚才咳得很厉害,呼吸间有痰鸣声。身子绷紧,眼睛因为用力而发红,冷汗涔涔。

听林管家说他本就有咳疾,平时一直在吃药调理。如今发高烧,嗓子发炎,一咳嗽气管里就不断的刺痛,像无数根针尖在扎,很难受。

鼻间是清淡的梨子香,他顿了顿,张开嘴。

一碗冰糖雪梨,萧景渊花了好长时间才勉强喝了不到半碗。

姜榆知他现在连吞咽都会痛,没再多喂。把他身后的软枕放一边,准备扶他躺下休息。

她自认生命力顽强,不怕吃苦不怕生病。可要真是一年到头像这位一样,每次还都这么难受,她觉得自己未必能有他这样坚强。

手腕突然被人抓住。

掌心温度很高,力度轻,拽着往下压了下。

姜榆低头,是萧景渊的手。

不知从何时起,她开始不排斥这人的碰触。

把软枕放回去,姜榆等着他说话。

萧景渊精神差极,呼吸间都是灼热的气息,声音嘶哑:“大理寺可有人为难你?”

姜榆摇摇头。

向来只有她为难别人的份。

“后来的这半月多,去了何处?”

签订盟约后,他分派几批暗卫出去寻她,直到回陵城礽查无所获。

遍布天下的精密暗卫,总是找不到她。

“随便走走。”她应付着答。

“不识方向,还敢随便乱跑?”

“乱跑怎么了?乱跑属下不也照样能把王爷带回来。”

“随便把本王交给别人,倒也真不怕本王落入歹人之手。”

“皇上的暗卫算歹人的话那就没好人了,亲哥哥不至于害你的。”姜榆给他掖了掖被角,“他们仨自打属下与王爷到了竹屋就一直在守着,想办法要跟王爷接触。行事还算谨慎小心,隐藏的不错,功夫也挺好。加上王爷貌似也跟他们认识,身份靠谱,所以不是坏人。”

萧景渊听她说完,忍不住扬了唇角。

皇兄的暗卫?

掌心是冰凉的温度,怎么都捂不热。手感略有些粗糙,不像平常女子那般光洁细腻。

他轻轻摩挲着,能感受到指节上,拳峰上厚厚的茧子。不由得会想,其他女孩小的时候能穿着漂亮的衣服,带着好看的首饰和朋友们四处玩耍。她会在干什么呢?

背着沙袋扎马步,对着木桩一日复一日的捶打,无休无止的练功。如此多年,才会让一双本应该白皙细腻的手长满老茧。

手掌微微收紧,萧景渊看她:“随意将本王交给他人,你说,本王扣你多少月俸好?”

姜榆:“……”

去死!

麻溜抽出手,姜榆深呼吸,不和一个病号计较,微笑:“王爷,休息吧。”

闭嘴睡觉!

萧景渊刚要说什么,气息不稳,又是一阵猛咳嗽。

姜榆看他那难受的样子,叹了口气,轻轻给他顺背。

叮铃。

叮铃。

欢快的银铃声又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