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话痨九公主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21字
  • 2022-05-19 13:45:44

日头西沉,很快到了晚上。

残阳折腾一天又受了伤,早早就休息了,窝在草席上哼哼唧唧睡的香。

姜榆铺开棉被给他盖上,包住两条长过草席的腿,心想这孩子长的真快。

短短几个月,个子蹿高了一大截。

萧君轩长的高,恒元帝和萧君澈长的更高,现在残阳也奋起直追,搞得她每次和他们说话都得仰头,脖子疼。

照这样下去,还不等到三十岁,颈椎就得出大问题。

姜榆躺了一会儿,翻来覆去睡不着。心血来潮起身找牢头要来笔墨,到桌上画图。

她想画几个武器的样式图,等出去了送到铁匠铺做出来。

晚间的牢房很静,犯人休息,狱卒轮班值守,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三五成群围在桌前喝酒吃肉,在这里擅离职守会有非常严格的惩罚。他们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几乎不怎么说话。

叮铃——

叮铃——

清脆的铜铃声,由远及近。

姜榆细听,是往她这个方向来的。

“咣啷”一声,门锁开了。

牢头把人带到,行了礼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往常这个时间,他早就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现在,不但媳妇儿抱不着,还有一堆活儿等着他。

没办法,刚给里头两位爷换完牢房,一个门掉了还没弄好就又坏了一个。他得去看着点,顺便让人再去多订做几个铁门回来,要多层加固的那种。

万一人家哪次又随手一捏搞坏了铁门,他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地到处跑,又怕放走了坏人,又怕惹到了这两位祖宗。

牢房里,只闻得偶尔的梦呓之声。

姜榆一直在低头画图,却也能感受到头顶打量的目光。看看她,看看残阳,又看她,开口:“是你打的呼延赞佳?”

姜榆在画图上的细节,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打扁的女人叫呼延赞佳,“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伴着银铃般的声音:“我叫呼延卓尔,很高兴认识你。”

姜榆皱眉抬头,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眼。

睫毛浓密卷翘,瞳孔是少见的琥珀色,清澈晶莹。眸底含着星光,隐隐闪烁,仿若黑夜里最夺目的明亮,如她额间做垂坠的红宝石那般耀眼。

光凭这眼,便能想到头巾下是怎样一张动人心魂的脸。

姜榆总算知道为什么古代那么多人费尽心力要攻打西域了。

绝对不是为了馕和葡萄干。

她礼貌回握,“我是姜榆。”

蹲在她对面的女孩笑眼弯弯,两手托腮,“姜榆,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

“你是西域人吗?”

“为何会这样问?”

“你的五官,和我们西域人一样深邃。你的眼,和我们西域人一样眸色很浅,很好看。而且,你和我们西域的女孩一样美。”

姜榆淡笑:“我不是。”

不止她一个人问过相同的问题。

在现代她的确是少数民族,五官很立体,眼睛是天生的褐色,很浅的那种。跟哥哥走在路上,十个会有九个人过来问他们俩是不是外国人。

在这里,这个“姜榆”是现代的她的进化升级版,具体是哪儿的人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保安全,哪儿的都不承认。

“这样啊,怪可惜的。”女孩叹了口气,“你要是西域的人,我一定把你划到我身边来。”

姜榆觉得这女孩好自来熟,又不清楚她的具体身份,问了一嘴,“你是西域的…”

“我是西域大可汗第九个女儿。”

“你是呼延赞佳的妹妹?”

女孩不是很情愿地点了点头。

姜榆不着声色的倒扣图纸,“九公主深夜来此何意,为你姐姐报仇?”

呼延卓尔摇头,蹲的累了,一屁股坐下,腰间银铃叮当作响,“我为什么要给她报仇,她死了才好。我本来都准备买鞭炮庆祝她被打死,谁知道你们南国的太医又把她救活了。”

语气间,埋怨太医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你和她,有仇?”

“当然有,她仗着自己阿娘是父汗的宠妃,整日骄横跋扈,欺负兄弟姐妹,她阿娘还老欺负我阿娘。我阿娘性子软,总是闷不做声的把苦往肚子里咽,但我不能看着我阿娘受委屈,我就去找她的阿娘算账,然后她跟她阿娘就去找父汗告状,父汗总是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罚我。每次受罚扎马步的时候我都会把呼延赞佳和她阿娘的名字刻在鞋底,用力往下压,踩死她们!”

姜榆:“……”

这狗血的后宫宫斗剧情。

“不过现在好啦,你把她打成那副鬼样子,看着都开心,”呼延卓尔哈哈笑,给她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姜榆:“……谢谢啊。”

呼延卓尔四处看了眼,蹙起眉头,“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待着,是南皇抓的你们吗?”

“嗯。”

“那我带你们出去吧,反正哥哥都没说什么,肯定不会怪罪你们的。”

“谢公主好意,出去还是免了,”姜榆打哈欠,有点困了,“公主到牢房来究竟想做什么?”

别说是专门来夸她的。

呼延卓尔弯弯眼,“就是想来看看谁这么厉害把人打成那样,还想跟打人的那位勇士交个朋友。”

“哦。”

“那现在我们是朋友了?”

姜榆把画完的纸张叠好放到衣襟里,又是一个哈欠,“随你。”

她好困。

呼延卓尔高兴的鼓掌,“你是我在中原的第一个朋友。”

“嗯。”

这人为什么还不走?

“那等你出来了之后带我去玩吧。他们说陵城很大,有很多好玩的,自从来了南国就一直在宫里待着,我还没出去过呢。”

姜榆躺在草席上,两手枕在脑后,昏昏欲睡,“行。”

“那有什么特别有名的好吃的吗?我喜欢一切酸辣的食物,吃起来很有感觉。陵城有很多这样的食物吗?”

“好玩的地方有什么啊?我看有好多花花绿绿的铺子,不知道是卖什么的。”

“还有衣服,你们这里的女子都不带头巾哦,衣服也很奇怪。”

“还有……&%$:…”

姜榆大被蒙过头,默念清心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