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动我家人,要你的命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15字
  • 2022-03-13 22:40:15

王府内院,吵闹声破碎声交杂一片。

数十护院手执刀枪长棍,围成一道人墙,护着身后受伤的家丁离开。还有几个被打到起不来的,让其他没受伤人拖走了。

临走时,还不忘朝庭院中的人啐口唾沫。

“再说一遍,赶紧给本公主让开,否则休怪本公主对你们不客气!”

声音的主人是站在最前面的女子。

上身着蓝色紧身半臂衣,腰间为同色束带,勾勒出盈盈一握纤腰。下着深蓝色绫罗绣花曳地长裙,自腰间垂下一圈蓝色玉珠串做装饰。发间用蓝色头饰配以编发垂散,纯蓝宝石作为垂额,头顶深蓝宝纱头巾遮面,露出一截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双带了点浅绿的眸子,给人一种神秘之感。

女子话音一落,身后十几个手拿弯刀士兵上前一步。

护院们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今日王爷与林管家他们都不在,莫名来了个西域七公主到府上发疯。先是抓姜榆侍卫的狗不成就打,又是用鞭子抽了残阳侍卫,紧接着看好几个家丁不顺眼又是一顿打,还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说这儿丑说那儿难看,闹得王府天翻地覆。

他们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护院,有功夫在身,轻易不会与人动手。可这公主如此胡闹,口吐污言秽语,打人毁物随心所欲,仿佛这里是她家一样。

这般欺人太甚,饶是他们也实在忍不了。

女子见他们依然不动,拿着鞭子劈头盖脸一顿骂,“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是西域七公主,来与你们南国和亲,未来是要嫁到渊王府做渊王妃的,也就是你们的女主子。你们现在就敢不听主子的命令,是以后都不想干了吗?!”

侍卫忍不住笑了。

还渊王妃,女主子,王爷能看上你这样的无赖泼妇?

真是有够不要脸!

说的再次被无视,甚至还让护院们低笑不已。女子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但肯定不是好意。眉头一皱,握鞭的手使力扬起。

长鞭如蛇,带着疾风,径直朝护院们脸上奔去。

她的鞭子长四尺,由西域野兽皮毛所制,又在特制药液里浸泡了七天七夜,可碎世间一切坚固利器。

一鞭下去,一定能让这些刁奴长长记性。

女子得意的笑。

下一瞬,握在手中的鞭把突然一松,险些被抽了去。

女子忙用力抓紧,冷脸抬头,刚要骂是谁这么大胆敢拽她鞭子,话却噎在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对面是位的高个子女孩,很瘦,穿着黑色印花骑装,长发用发带高束在脑后,碎发随意垂在脸颊两侧,下颚线明显,五官精致,清清冷冷的。

长的很好看,是那种很有气质的少见美人。就这眼睛,怎么从瞳孔到眼白都是红的?

看着,怪吓人的。

女子视线在她脸上停留,见她面容轮廓很深,五官十分深邃立体,像是同族人,疑惑开口问道,“你是西域人?”

来的随行队伍里有长的这么好看的人她怎么不知道?

对面的人并未回答,握鞭的手向后一抽,丝毫没用力似的,鞭把便从那女子手里脱出。

护院们诧异地看着这道身影,脱口而出,“姜姑娘!”

姜姑娘回来了!

姜榆松手,鞭子应声落地,血顺着手指滴滴答答掉在地上,染了鞭身,不细瞧倒像是毒蛇让人扭断了脖子。

女子被夺鞭,怒气更盛,“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夺本公主的鞭子,活的不耐烦了吗?!”

“公主……?”

女子身后士兵高声道,“这位乃是西域尊贵的七公主呼延赞佳,”

呼延赞佳骄傲地扬起下巴,“怎么样,怕了吗?”

姜榆抬眼看她,道,“我弟弟,还有我的狗,你打的?”

“你弟弟?哦,就那个侍卫啊,没错,是本公主打的,他对本公主出言不逊,没教养,欠教训。还有那条狗,本公主抱它是恩赐,它竟敢要咬本公主,抽它几鞭子是轻的,就应该拔了它的皮剥了它的肉……呃啊!”

护院们正疑惑姜姑娘的声音怎么变的这么奇怪,像是两个人的声音交叠,突然被她的动作惊在原地。

呼延赞佳被姜榆掐着喉咙双脚离地而起。

呼延赞佳拼命挣扎,使劲去拍去打箍着她脖子的手,却像是打在了铁上,丝毫未见那人有感觉。只见那双如血猩红的眼眸死死盯着她,仿若恶魔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那样的窒息感,比没有空气更强,更可怕。

她忽然就不敢再动了。

护院们眼瞧着呼延赞佳脸色由红变白,怕是要出事,刚要上前劝劝,却见姜榆突然收紧五指,格格一声,指尖竟嵌入皮肉,紧接着又反手一甩。

轰地一声巨响,远处围墙被砸烂个大窟窿,砖块哗啦啦往下掉。

护院们哑然。

下一瞬,眼前的姜榆不见了影子。

呼延赞佳被砸的全身瘫软,神志出窍,哪里疼都不知道。一片灰蒙的烟尘间,猩红的眼缓缓出现。

她下意识想往后躲,可四肢关节伤的伤,断的断,哪个还听话?

红眸主人单腿蹲在一边,拍拍她的脸,歪头看着她,杀意腾腾,嘴角弧度越扯越大,周身煞气不掩。

呼延赞佳瞳孔急缩,唇瓣颤抖。

然后她听见了她在人间的最后几句话。

“我的弟弟,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除我以外,没人可以动他。”

“我的狗,也是我的家人,没有人可以动。”

“你伤了他们,我就要你的命!!”

下一瞬,五指化掌为拳,带着千斤力道,猛然砸下。

咣!

第一拳,呼延赞佳嘴巴一疼,口吐鲜血。

咣!

第二拳,呼延赞佳鼻梁塌了。

咣!

第三拳,呼延赞佳被打爆右眼,整个右半边脸塌陷,脑袋垂在一边,出气儿多进气儿少。

血染红了她的脑袋,也染红了姜榆的眼。眸中的那把火越烧越旺,姜榆笑着,再次砸下第四拳。

咣!

清晰的骨骼碎裂声,伴着一声压抑的痛哼。

不是呼延赞佳的脸,而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那手无力的垂着,手腕骨头突出,明显被砸断了。

姜榆扯开的嘴角僵住。

手臂忽地让人圈住一拉,整个人便落入一怀抱之中。脑袋被轻柔力道拍了拍,低沉的声音缓缓入耳。

“阿九乖,没事了。”

鼻间萦绕淡淡花香,姜榆眸中猩红逐渐褪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