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被打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07字
  • 2022-06-27 18:35:08

半月后。

姜榆看着城门上方“陵城”二字,舒了口气,竟莫名觉得有些亲切。

总算是回来了。

今日是集市,人较往常要多些。人流攒动,车水马龙,一片热闹景象。

姜榆走在街道上,头一次不觉得人多声音嘈杂惹人烦,看哪儿都很顺眼。

往日计划着要逃离的地方,如今却给了她满满的归属感。

她不着急回家,准备先去王府,顺带路上到常去的摊子上吃点东西。

因是集市,又赶着中午,吃饭的人多。摊上只有摊主和一个小伙计在,两人忙的热火朝天。

人都坐满了,姜榆在后面等到有了空桌子才过去:“老板,来碗牛肉面,还是老样子。”

摊主听声抬头,一见是她,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行了一礼,很高兴:“大人可是好久没来了,今日怎得空过来?”

姜榆笑笑:“想老板的手艺就来了。”

“那大人可要多吃些,稍等片刻,马上就好。”

“好。”

姜榆到空桌那里坐下,四处瞧。

周围是在吃饭的百姓。发现她来吃面,放下筷子饭都不吃就看她。男子倒也还好,有的姑娘不敢明目张胆看她,只能边吃饭边偷偷往她这边瞄。与姜榆视线对上,飞似的移开,装作什么没有的样子,然后红了脸,羞赧一笑,

姜榆无奈摇摇头。

小姑娘太纯情,不禁撩,看一眼就脸红。

面上来,是姜榆最爱多麻多辣多醋的款。她总来这里吃,一来二去老板便记得她的喜好。后来得知她是多次救过一城百姓的钦差大人,还老是会在她碗底偷偷放好多又厚又大的牛肉片。姜榆一问他他就说不知道,让她只管吃就行。

第一口面下肚,姜榆幸福的要掉眼泪。

啊,是熟悉的味道,好吃!

啊,她总算吃到了人能吃的东西。

跟那个死老头毫无目的地走了半个多月,这跑跑,那儿逛逛,最后被他拉到深山老林里,每天各种练功各种折磨,比警校训练当兵魔鬼周都苦。光是几十斤的沙袋这段时间她就没从身上摘下来过。

最离谱的是,老头每天给她吃的东西都异常奇葩,汇集百味为一体,综合起来只能用难以描述形容。还不准吐,吐了第二天最低加练两个时辰。

现在吃到久久未见的正常食物,姜榆就差没激动的仰天大笑,吃的速度比以往快了许多。

百姓倒也不再盯着她看,接着各自吃着,聊天。

“老板,麻烦给我来碗馄饨。”

姜榆手一顿。

说话声好听哦!

她是个颜控手控加声控,对于造福耳朵的声音十分敏感。

短短一句话,清润朗朗,如春风拂面,叫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个温柔的人。

莫名的,姜榆想起了萧君澈。

他的声音是低沉沙哑极其富有磁性的那种,有点气泡音。放在现代做声优,绝对能让所有女孩疯狂尖叫。

第一次见面,除了惊叹于他的颜值,记忆更深的是他的声音。

正想着,木轮滚动压地之声由远及近,连带着那温柔好听的声也跟着近了些:“请问这边可以坐吗?”

姜榆抬头:“可以。”

随即一愣。

她就说这声怎么有点耳熟,原来是之前那个坐轮椅的面具美少年。

面具美少年见她也是一愣,反应过来笑着拱手行礼:“在下萧川,见过大人。”

“无须如此客气,把我当普通人就好。”

她实在是不习惯一出门有人看见她就规矩行礼叫大人。

叫大人勉强能接受,还非得正式的行个礼。

不别扭吗?

“那可不行,大人是陵城百姓的福星,又是在下的救命恩人。之前没认出来便算了,如今知道了自然是要尊重些的。”

姜榆懒得再与他说这些礼数:“那就随你吧。”

少年点点头,主动找话题:“算起来这算是在下第三次偶遇大人了,前两次一次是救了在下,一次是有公务在身。不知大人这次要去忙什么事?”

“不忙事,闲溜达肚子饿吃碗面而已。”姜榆看了眼他身后,没见有人跟着,“又是你自己出来的?”

“没有,管家去买些东西,在下便自己过来吃馄饨。”

“不是自己就好,记得上次的教训,外出一定要有人陪着,不然遇到危险都没人救你。”

少年微笑:“多谢大人相告。”

姜榆吃完擦擦嘴,留下银子拿剑起身:“行了,你慢慢吃,我还有事先走。”

主要是不想再聊下去。

因为她不太会聊天,也不喜欢和不熟的人聊天。

少年身子不便,只得颔首致意:“恭送大人。”

——

渊王府。

姜榆远远走过来就觉得不对。

王府是有守门护院的,无论白天黑夜,两个时辰一换班,除非天气灾害严重,否则任何事情不得耽误。

今日是怎的,守门护院不在,是有什么事吗?

姜榆在门口站了会儿,不明所以,准备进府看看。

刚一转身,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眸光瞬冷。

残阳抱着姜滚滚急匆匆的往外走,衣衫上多处破烂,染着血,像是被兵器抽打所致。脸上有几处青紫,左边脸颊上赫然一道鞭痕。

他怀中的姜滚滚,乌黑亮丽的毛发上染了大片血,身上多道鞭痕,抽的皮开肉绽,血肉横飞。头歪在一边,躺在他怀里一动不动,像是没了气儿。

残阳走的很急,没时间看身侧的人。

直到被一横着的手臂挡住去路。

他皱眉转头,隐忍的怒气爆发,张口就要骂,却在看清人时止住。

他愣了一下,几乎是瞬间眼睛就被水雾淹了,鼻头一酸:“师姐……”

姜榆伸手抱了抱这个傻孩子,摸摸头,声音平缓,很轻:“不怕,师姐回来了。”

残阳要哭,忍不住了,“呜呜呜师姐……”

“乖,不哭,告诉师姐,怎么回事?”

残阳揉揉通红的眼,很委屈,知道不能说,勉强笑了两下:“就是发生了点小意外,没事的,我先带姜滚滚去……”

“残阳。”姜榆打断他。

“啊。”

“我再问你一遍,怎么回事?”

声音很沉,异常的平静。

可残阳清楚,这是姜榆要发怒的前兆。

他不敢不说,“是西域的七公主到府上来,看见姜滚滚说可爱想要抱走,姜滚滚不让抱被她打了一顿。我想去护着它,又不能和公主动手,就……就……”

就成了现在这样。

姜榆低头在看姜滚滚的伤势,没说话。

小家伙似是有了感应,强撑着起来看她一眼,舔舔她的手,咧开嘴笑了。

片刻,无力倒回残阳的臂弯,黑亮的大眼睛有些睁不开。

姜榆看着它满身的血和伤痕,脑中还有刚才残阳的样子。

她的师弟,她不舍的打不舍的骂,不让任何人伤害他,现在被人拿鞭子抽。

她的狗,帮过她大忙的小狗,在家好吃好喝的养着,圆滚滚胖嘟嘟,如今被人打成这幅模样。

双眸突然没了反应。

脑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

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要压抑不住,急切而又疯狂地要破出。

半晌,她慢慢抬起头。

残阳一惊。

面前的人儿,双眸猩红,连瞳孔都是如血的红色,不见一丝黑白。眼尾上挑,更添一丝魅惑之感。嘴角扯着大大的弧度,异常诡异。

“师姐,你……”

姜榆转身往府里走,挥手扔给他一物件:“拿着药,回家。”

这声怎么和之前不一样?

残阳愣住。

他想了想,握紧手里的药离开。

师姐这般,怕是要出事。

不行,得赶紧找渊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