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打脸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38字
  • 2022-06-27 18:27:52

次日,渊王一行抵达平南,平南守将杨城带兵相迎。

杨城出身不高,因在一次出征时立下战功而被恒元帝赏识,封了将军。之后自请守关,一守就是五年。

将军府。

杨城抱拳行礼:“王爷,末将已将兵马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今天是签订盟约的日子,按常理,渊王等人四日前就应该到达。如今晚了时间,只能修整片刻便出发。

“集结兵马?杨将军准备带多少人随同?”

“除守城兵将外,军营里所有人全部一同前往。。”

萧景渊在看桌上放的两本行军志,正翻到记录不久前与锟爍一战那页:“又不是打仗,带那么多人做什么。随便挑些护卫就好,其余的该干嘛干嘛去。”

“可若是这样,是否会让锟爍部觉得我朝无人?”

“是有人还是无人他们最清楚。签订盟约是为和平共处,没必要弄得像是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似的,随意些就好。”

杨城应声领命,回头给副将使了个眼色。

副将理会,出门叫走外头守着的官兵。

萧景渊抬头看了他一眼,知他还有话要说,挥挥手,屏退左右,又让程泰红荛出去看着,屋子只剩下萧景烨与他们二人。

“说吧,什么事?”

杨城低声道:“启禀王爷,末将的人探查得知,锟爍部最近都在勤加练兵,同时又造出一批新武器。昨夜更是杀猪宰羊,全军同乐,末将猜想此行怕是有不测。”

锟爍部的规矩,每到征战的前一天,将领都会犒劳将士,以鼓舞士气,奋勇杀敌。

再加上又是练兵又是造武器的,杨城猜测很可能是在预谋些什么。

“还有什么事?”

“末将发现有人在散播谣言,说…说皇上不重视这次的盟约,派来的王爷半路就遇刺失踪,下落不明,明显是对锟爍部的蔑视。”

“哈哈哈哈哈哈,”萧景烨手撑着下巴,无奈地笑,“消息传的不仅快,还能加工成另一个版本,真是厉害。”

萧景渊翻过一页:“杨将军的意思是?”

杨城再度降了音:“会不会是……”

“没有会不会,就是他。”萧景渊合上行军志,揉揉眼,有点困,“既然人家费劲心思传递消息妄图引起事端,我们也得先顺着人家的意不是?”

“王爷是想……”

“锟爍那边不用管,一切按本王告诉你的做即可。”

“是。”

萧景渊放了行军志,神情倦怠,眼睛快睁不开:“你去吧,一个时辰后出发。”

杨城无声退下。

人走了,萧景烨才开口问道:“东西南北四处边关守将,只有杨城不是谢老狗的人,向来也不服他管,怎的这次他会千里迢迢的派兵过来增援?”

谢遂此人,城府极深,老奸巨猾,边关四处无不在他的掌控之内。他曾数次想要将杨城纳入麾下,威逼利诱,家人性命相要挟等手段用了个遍。奈何杨城并不买账,对谢遂所作所为深恶痛绝,除必要情况外根本不会与他有任何往来。也正是因此,导致平南所配备的兵力严重不足,粮食军饷等历来都是最少的。

萧景渊合了眼,快要睡着:“立了功,更方便早日回朝。”

“冯海都死了,他也是该着急回朝了。”萧景烨冷哼道。

谢遂冯海,朝廷两大祸害,萧景烨称他们为——两条老狗。

冯海一死,谢遂在朝中的势力少了很大一块,很多官员也被换,他怕是着急回来重建自己的关系网呢。

“但是四哥,冯海是被小美人儿抓的,你说到时候谢老狗会不会……”

萧景烨转头,发现主位上的人已经睡着了。

好吧,四哥累了。

抽了榻上的毛毯轻轻给他盖上,无聊的待了一会儿,便自行出去玩了。

——

下午,城外二十里处。

两位王爷骑着高头骏马在前,四个侍卫与杨城分列两侧,身后是不过五十人的护卫队。

不过多时,远处泛起高丈的烟尘。马蹄声与兵甲碰撞之声交替,高声呼喝响彻天际。

须臾,一支前行的军队便出现在眼前,整齐有序地前行,身着铠甲,手执别样长枪,枪尖在日头下闪着银光。

黑压压的军队迅速前行,杨城脸色不好,忙道:“王爷,请准许末将回城调兵。”

“不用。”

“王爷,这事关您二位与一城百姓安危,末将不敢儿戏啊!”

萧景烨也没觉得有什么,安慰道:“杨将军就放心吧,四哥说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的。”

言罢,兴致冲冲的往前看。

那边,为首之人身着黑色重甲,腰配宝刀,气势凌然。头盔上带有面具,将容貌遮的严,只露一双浑圆的眼,尾间上扬,眼头略低。眸光一沉,血气肆意。

缰绳扯住,马应声嘶鸣,马蹄扬起,落下,背上的人从始至终稳如泰山。

他扬手,身后的军队立即停下。

视线扫过面前寥寥几十人,最后定在最前面那位。微微眯眼,开口道:“来者何人?”

萧景烨不由自主地拍了拍耳朵。

我滴妈,这说话声震的他耳朵疼。

“南国萧景渊,见过布跶可汗”

布跶一愣:“渊王不是遇刺失踪下落不明了吗?”

萧景渊淡淡一笑:“失踪确有其事,不过是皇兄秘密叫本王回京去拿送于布跶可汗的珍贵之礼。至于遇刺,不知是被何别有用心之人散播谣言,纯属无稽之谈。”

说着,他挥挥手,程泰将一锦盒交于士兵送去对面。

布跶从下属手中接过打开,竟是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皇兄听闻布跶可汗喜爱夜明珠,故特意叫人从各地寻来,终是找到了这颗最大最好的作为惊喜之礼赠予可汗。望锟爍部与我南国永世修好,再无战争。”

布跶收了夜明珠,皱眉四处扫视,未发现异常。

南国皇室萧家个个姿容极盛,尤以渊王最为出众,长了张俊脸,有天下第一美男之称。看这模样,是本人无异。

签订盟约,两位王爷都在,身边也只是带了几个护卫和不过几十人的官兵,四也没有埋伏,不像是要打仗的意思。

难道不是像他得到的消息那样说的南国不想签订盟约?

布跶还是有些犹疑:“夜明珠本汗收下,请王爷代本汗谢过南皇。”

“我朝向来信守诺言,所答应之事必将言出必行,请可汗放心。另外,盟约签订后,我朝会派人到锟爍部教授粮食种植之法,定可解可汗心头之患。”

“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

至此,布跶终于卸下警惕,颔首致礼:“如此,本汗感激不尽。”

盟约签订十分顺利。

结束后,萧景渊主动相邀,请布跶一行到城中赴宴,布跶欣然答应。

宴席之上,摘了头盔,萧景烨才看清布跶的长相。

他小声“咦”了一下,拽拽站他后边的残阳石恒。

两人以为他有什么事,上前一步蹲下。

萧景烨悄咪咪开口:“看,本王没说错吧,长的就是很凶神恶煞,刚才都给本王吓一跳。”

石恒:“……”

残阳:“……”

人家只是长相粗犷,不至于凶神恶煞吧。

而且,吓你一跳你还直勾勾盯着人家看?

两人对视,无奈一笑。

席间,布跶想起一事:“本汗听闻渊王身边有一奇女子,不仅是位绝色美人儿,还有一身好武艺。此次找出杀害使臣的凶手等事皆是她所为,不知本汗是否有幸见她一面?”

一提起她,萧景渊就气的牙痒痒,喝了杯酒,道:“本王对她另有吩咐,此次没随本王一同来次。下次,下次若有机会一定让她亲自拜见可汗。”

“如此,倒是颇感遗憾。”

残阳也觉得挺遗憾。

要是师姐在,看见布跶可汗军队里的武器,估计得带他去偷点回来。

那不比站着儿待着好玩?

而萧景烨,此时在想另外一件事。

四哥这次狠狠打了谢老狗的脸,想想都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