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老头是个高手啊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68字
  • 2021-09-14 13:36:30

她揉揉鼻子,双手环胸,看躺草坪上晒太阳的老头,“喂,我还得吊多久啊?”

“该让你下来的时候自然就让你下来,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老头双手枕于脑后,身边是一堆果核,“摘个果子摘的那么慢,还想下来,做梦去吧你!”

姜榆:“……你自己吃的快你还赖我!”

能想象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果子两口只剩下果核是种什么概念吗?

她在树上摘完往下扔,转身再回身的功夫,扔下去的果子就全吃完了。

然后这老头就怪她摘的太慢供不上他吃,让她在树上倒吊着反省。

反省个啥?

就他吃果子的速度,女娲造人都甘拜下风。

老头拽了根草剔牙,翘起的脚丫晃啊晃,“再给老夫挂一刻钟。”

姜榆:“……”

行,算你狠!

她闭眼,听着老头逐渐增强的呼噜声,在心里画圈圈诅咒他。

正午,太阳高升,阳光灼热。

姜榆吊的快睡着,脑袋忽然一疼。

她睁眼,瞧见自己下边躺着俩果核,啃的异常干净,一丁点果肉都没有。

感叹狗都没他吃的干净的同时,姜榆伸手拍了拍脑袋,“打我干嘛!”

“下来。”

“下来就下来,不会用嘴说咋的。”姜榆挺身,松了脚上的劲,上下位置倒换,两手抓住树枝荡了下,落地。

倒挂时间有点长,血液逆流,脑袋嗡嗡,眼前发黑。她扶着树干,得缓一缓。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又挨打。

姜榆看着凑三的果核,也不管晕不晕,直接炸毛,“老头你没完了是吧!”

跟他离开竹屋这两天里,各种看她不顺眼,各种刁难加恶作剧,简直比萧无耻还烦人!

老头坐起,嘿嘿一笑,接二连三的果核向她飞过来。

额头一阵噼里啪啦,姜榆沉默。

再抬头,两眼瞬间冒火。

“死老头我跟你拼了!!”

老头单手撑着脸,对她勾勾手指,非常欠揍一笑,“你过来啊!”

怒火直冒,烧的噼里啪啦响。姜榆攥紧拳头,飞一般朝他砸过去。

老头也不慌,眼瞧那快到模糊的残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微微一笑。闲着的那只手朝前一伸,五指圈住,稍微用了点力气,像扔链球似的抡了两圈,撒手。

咣!

啪!

哗啦!

连着三声响,惊飞了树上睡觉的鸟,树叶哗啦啦掉,很快堆成个小山。

树叶堆里鼓起一块,又鼓起一块,接着又鼓起一块……

“噗——”

姜榆爬起来,抖掉一身叶子,扶着腰,回头看了眼树。

她刚才怎么过来的?

被人像扔链球似的转了两圈抡过来撞树了?!

她勉强挺直身子,跟树来了亲密接触,撞得腰和脊椎一阵一阵疼。

再看那老头,泰然自若,连位置都没动一下。听见后边的声响,才慢悠悠转过身,渍渍渍地摇摇头,“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劝你还是趁早打消杀谢遂的想法吧。”

姜榆拧眉,“你怎么知道我要杀谢遂?”

老头伸了个懒腰,“老夫行走江湖多年,人称神算子,神算子自然什么都知道。”

姜榆翻白眼。

臭不要脸子更适合你。

“这样吧,今天你要是能把老夫打倒,晚上就不用你做饭,老夫再免费多教你点功夫。”

教功夫!

姜榆眼睛一亮,“真的假的?”

“老夫从不骗人。”

姜榆活动活动手腕脚踝,“那就这么说定了。”

话音一落,双拳作爪,直奔对面人的咽喉。

离目标仅差二寸,她突然发现手动不了了。

抬眸一看,手腕再一次被人圈住。

老头不紧不慢地抬眼,与她对视,笑,手上用力。

轰——

一声巨响,远处烟尘迷蒙,溅起半丈高。

霎时,烟尘中快如闪电的身影再度奔出。

老头神色不变,手腕一转,又是一拳打出。

伴随着声响,巨大的推力让尚未散去的烟尘仿佛要遮了半边天。

那身影吐掉嘴里的血沫,继续冲。

挨打,摔飞,再冲,如此循环往复,一切都快到肉眼几乎察觉不清。

一个时辰后。

姜榆倒地,彻底起不来。

飞撞的全身要散架,她愤愤地瞪了老头一眼,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人是鬼吗,怎么每次这么快就挡住了她的攻击?

挡住就算了,还回回都给她一把扔出去。

她的功夫向来以快著称,结合现代的近身搏击格斗等,再加上一些存在于原本主人记忆中的训练方法,让她在打斗时往往都能快速躲过敌人的招式并准确找到对方的弱点出手。

而这个过程,往往只是片刻间的事。

可今天这老头,打了这么久,他连动都没动,一抬手就破了她的招。

姜榆被打的有点自闭。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是有这个道理不假。但你,功夫表面上还不错,实则心浮气躁,急于求成,太过于追求一击必杀,反倒将自己最大的弱点暴露在外。你体力虽然比一般人强很多,可耐力不够,过于炫技,而且身体有些亏虚,跟不上你功夫的进步。总之一句话,还是太差,需要勤加练习。”老头又躺了回去,“讲求速度的武功,训练上可要吃比平常人难太多的苦哦。”

“我不怕吃苦。”

姜榆挣扎着站起来,走到他边上,“我不怕吃苦,请您教我。”

“哟,这还是第一次听你如此有礼貌的说话。”老头侧过身看她,“跟我学功夫,叫声师父听听。”

“叫师父那就算了,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师父。”姜榆想起只存在于记忆中那个爱玩爱笑,仙风道骨的老人,神色暗了暗,“不学了。”

“哎哎哎,说笑的,年轻人怎么这么爱较真呢。”老头无奈,“学费,就拿你做的菜来换,直到老夫认为你学的差不多为止。”

姜榆拱手行礼,“成交。”

一场比试结束,姜榆跑去河边洗洗脸上身上的灰尘。

老头闭目养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欣慰一笑。

师兄啊师兄,你这个徒弟真是跟你一样,脾气臭,心地善良,也继承了你的好功夫。

但年纪还小,还得再多练练。

放心,我会替你好好训练她,护她周全。你若在天有灵,记得多保佑他们。

老头眯眯眼,又有些困了。

忽然间,又觉得哪里不对,但是说不上来。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他打了个哈欠,换个姿势接着睡。

河边,姜榆看着河里倒影,唇角微扬。

就知道你这老头是个绝世高手,不从你身上学点什么来不是亏了?

她洗干净脸,起身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