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做个伴吧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97字
  • 2022-06-27 18:12:32

一个时辰后。

老头看着满桌菜肴,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行啊你,够快的。”

“一般一般,”姜榆揉揉脚踝,站了这么久疼的很,“都是您的,慢慢……”

“吃”字还没出口,对面已经呼哧呼哧上了。

行吧。

她打了个哈欠,靠着柱子准备睡觉。

眼睛还没闭上,就听见“噗”一声。

老头吐了满嘴的菜,五官都要皱到一起,“你这什么玩意儿,怎么一点味道没有?”

“没味正常,因为没放盐。”

“做菜不放盐,你逗老夫玩呢?”

姜榆指指桌边,“开玩笑,调料罐不在那儿呢嘛。”

“那你放啊。”

姜榆摇摇头。

老头不乐意了,“嘿,你这丫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物物交换,我供您一顿好菜,您是不也得先来点表示?”

亏本买卖,她姜榆才不做!

老头明白她的意思,扫了眼满桌的美味,气笑,“鬼精鬼精的丫头,真是怕了你了。”

“您不是怕我,您是舍不得这一桌的好吃的。”姜榆不以为然,摊开双手,“来吧,表示一下。”

老头无奈,从口袋里掏出四个盒子放她手上,“这是跟上回一样的药丸,就这么几个了。还有些其他的药,具体是什么老夫记不清,都在房间里,你要是想要等下自己去挑。这回总可以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姜榆笑笑,起身端菜回厨房重做,“稍等片刻,马上就好。”

“这还差不多。”

老头放了筷子,百般无聊地坐等。

都是花了好长时间才炼出来的药丸,原材料特别难找。一下没了四颗,他肉疼的不行,“臭丫头,要不是看在这一桌卖相这么好的菜的份上,肯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吃跟药相比,还是吃比较重要。

药能重炼,这么好吃的菜可难找。

什么麻辣小龙虾,什么炒花蛤,听都没听说过。

不过刚才一看,虽然没尝,也知道没放盐,但就以这丫头的厨艺,肯定不错。

可……

还是会肉疼啊!!!

老头连喝四杯茶以表示他的“难过”之情。

侧身翘二郎腿,哼着小曲儿,没意思,盯着屋子发呆。

余光却忽然瞧见对面倚在柱子边的长剑。

眼神一滞。

他坐直,看了眼厨房的方向,确认姜榆不会突然过来,慢慢移到了对面,拿起剑细看。

这剑鞘上的姜字,还有剑柄上展翅的凤凰,不正是……

他愣了好半天,再抬头,皱起的眉头松开,神色轻松了不少。望着厨房的方向,欣慰地点了点头。

——

三天后。

一大早,姜榆拆了右脚踝固定的木板,活动了几下,与平时无异。

“怎么样,感觉如何?”

姜榆站起来蹦哒蹦哒,没觉得疼,竖起大拇指,“牛啊,一点痛感都没了。”

老头捋捋胡子,“崴了脚正常情况下着实得修养好一阵子,就算痊愈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也不能进行剧烈运动。用了老夫的药,只需静养六日就可恢复如初。”

“厉害了啊,今天晚上加菜。”

老头满意,随便往桌上一坐,“不过,因为你本身体质偏寒,又在月事期动武,淋了大雨,估计已经落下了病根,得好好用药调养,不然一到日子会疼的非常厉害。”

非常厉害四字,他说的都轻。

他曾经见过因为体寒每到月事期疼的翻来覆去的女子,那样子,用生不如死来形容也不为过。

姜榆不在意,“到时候再说吧。”

痛经这事,她早习惯了。

这套说辞,在现代哥哥带她去中医院看医生的时候就已经听过了。中药没少吃,可效果也不怎么样,该疼还是疼。

还不如自己熬过去呢,反正也就那么几天。

“行吧,那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去趟朔京。”

“朔京?”老头掏掏耳朵,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朔京离这儿十万八千里呢,你去那儿干嘛?”

姜榆还在活动筋骨,“我干嘛,您那两位徒弟不是早就跟你说了。”

老头一瞬尴尬,没再接着问,“谢遂不日将班师回朝,你要去查他再等些日子就好,不必费劲跑那么远去。等你到了,估计人家也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他马上要回陵城了?”

“老夫行走江湖,知道的事儿还多着呢。倒是你,不会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敬重谢遂吧?”

姜榆冷哼,“敬重,他不配!”

老头满意地笑了笑,随手拿起桌上的糕点扔进嘴里,“行吧行吧,老夫也不问这么多,不爱管闲事。你伤好的差不多,去留自行决定吧。”

“哎哎哎,”姜榆拉住人不让走,“你要走啊,去什么地方?”

“去什么地方跟你有什么关系?”

“嘿嘿,介不介意带我一个?”

谢遂既然不日就要回来,那再去朔京也没有任何意义。要是现在去追渊王倒是能追上,不过就以他那脾气跟无耻的性子,知道被她下了药,醒来不得折腾死她。

不回去,暂时说什么都不能回去。

老头看看她,一副了然的神情,笑,“老夫知道了,是不是想跟着老夫顺带再弄走些稀奇古怪的药啊?”

姜榆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呢,就看老头笑脸一收,瞬间严肃,“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没门啊?没门行,我本来还想着跟着您一段日子一直给您做饭呢,既然您这么说那就算了吧,我明天就走。”

说着拿剑要出去。

其实脚步放的慢,心里倒数。

三、二、一……

“行啦。”

老头抹了把脸,真是怕了她,“跟着行,说好的,做饭给老夫吃啊,一直做。”

姜榆微笑,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

——

平南。

离城中还有三十里。

暮色已至,萧景烨一行奔波劳累整日,人马皆疲,便在此处扎营修整,待天亮再走。

帐篷搭好,下属还做了烤鸡拿来,萧景烨神色厌厌,说了句没胃口,便自己回去休息。

四哥下落不明,程泰红荛派人去找也没个动静,他哪有心思吃什么东西。

躺在床上思考人生,越想越烦,满心都是四哥和小美人儿。

不知过了多久,帐篷外忽然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

帘子猛地被拉开,一人跪在地上,激动不已:“爷,四爷回来了!”

“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