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趁火打劫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79字
  • 2021-11-27 11:05:29

厨房里的身影手一抖,烧鸡差点没掉地上。

他又咬了一口,走到门边顺着缝隙往外看,果真是那个丫头。

“嘿,奇了怪了,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姜榆等了半天,不见人出来,也不着急,“哎呀,我一会儿还准备做一大堆好吃的,像什么糖醋小排啦,爆炒小龙虾啦,麻辣花蛤啦。既然你不出来,那就只好我自己吃喽。”

她的厨艺老头是知道的,为了馋他,她特意挑的都是现代才有的菜品。

人总是对未知的东西充满好奇。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已经站在了她面前。手里的烧鸡被扔到一边,嘴边还油亮亮的,“你刚才说的都是什么菜啊?好不好吃?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呢。”

“不是,你,”姜榆皱眉看了看他身后,又看了看他,“你怎么过来的?”

连眼睛还没眨完的功夫,他就已经站在面前了。

飘过来的吗?

老头摆摆手,“不重要。你快说,你刚才说的那些菜好不好吃?”

“好吃啊,特别好吃。”

“那你快去做快去做。”

姜榆双手环胸,歪头看他,“你不应该先说说,你为什么在这儿吗?那柳氏夫妻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你怎么知道他们跟我有关?”

“你说的啊。”

老头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说的?”

“刚刚。”

老头:“……”

懊恼地拍了拍嘴巴,瞪她,“狡猾的臭丫头!”

“谢谢夸奖。”

院内。

姜榆倒了两杯茶,其中一杯推给老头,顺带也递了块手绢过去,“说说吧,怎么回事。”

烧鸡吃的咸,茶一口下肚,也不用手绢,直接袖子一擦,老头想不明白,“那你先说说你怎么知道柳氏夫妻跟我有关的。”

“别夫妻了,装的一点都不像。”姜榆又给他添了一杯,“柳大夫说他平日靠给百姓看病为生,可你见过那个大夫把草药像垃圾似的随便丢在一边,都不分类放好的?最重要的是,他连蒙汗药和泻药都分不清啊!”

给萧君澈送药之前,她以屋子里有老鼠为由找柳大夫要蒙汗药。哪知这大哥听完,愣了好半天,转身就给了她一个白瓷瓶。

她虽然不懂医术,好歹也认字。瓷瓶上的红标签明晃晃写着“泻药”俩大字。

给柳大夫看,知道人家怎么说的吗?

“哦,泻药和蒙汗药效果不是差不多嘛,都一样。”

姜榆当时就怀疑自己耳朵是不瞎了。

古代人都这么会玩嘛,蒙汗药跟泻药效果一样?

什么绝世大傻X!

老头气的牙痒痒,“这个臭小子!”

顿了顿,还是觉得不对,“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又不是他教的。

姜榆单手托腮,“我看见你在厨房里吃东西很多次了。”

老头立马反驳,“撒谎,老夫都是大半夜才来吃的,你怎么可能看见。”

姜榆眨眨眼,笑了。

老头:“……”

又被炸!

“好几次倒是没有,一次只是碰巧。柳夫人每天都会做很多好吃的,份量还很大,远远超出四个人的量。我就留心了一下,发现她每次都会把做的东西分两大份,一份给我们,另一份放在锅里热着。不过这另外一份大部分时间都是出现在院子里那条狗的碗中,是不是你嫌人家做的东西不好吃?”

“本来就不好吃,这么久了一点进步都没有。”老头理所当然地接话,顿了顿,“不是,这与他们跟我的关系有联系吗?”

姜榆无语,“你咋这么笨呢,柳大夫不懂医术,却能治好跟我一块来的人。伤口二次崩裂也能恢复的如此之快,我又总能在这儿看见你,再加上你之前给我的东西又救了我的同伴,让他不至于失血过多又淋雨发高热后当场丧命……种种一切加在一起,不轻而易举的就联想到那所谓的柳氏夫妻是你派来救我们的吗?连带着怎么救都是你告诉的!”

老头哈哈大笑,“想不到你如此年轻就这么聪明,机智又敏锐,难得难得啊!”

“聪明不敢当,观察习惯了就想的多了些。”姜榆起身,正式拱手行礼,“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好说好说,刚好路过看见了,就叫两个娃儿去你们救了回来。”老头捋捋胡子,“与你一同的那个孩子身份特殊,老夫不方便见。且他体质与常人不同。若你未把老夫之前给你的药与他服下,这次怕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您知道他是谁?”

“知道啊,有什么不知道的。老夫不喜欢朝中的人,不爱见,才叫柳氏二人去照顾你们。”

“那您说他体质特殊是什么意思?”

“一句两句的也说不清楚,总归一句话,五脏心脉皆有损伤。要是没那股气吊着,他早死了。”

那股气?

姜榆想起残阳也和她说过渊王的身体里有两股来路不明的气息,其中一股就在维系他的生命。

她没再继续问这件事,“那柳氏二人到底是什么人?”

“就想找我拜师学艺的人里最不显眼的两个,救你们的时候正好他俩在,就顺便叫他们帮个忙。”

“听您这意思,想找您拜师的人特别多?”

老头傲娇的仰头,拍拍衣襟,“那是当然了,天天追在老夫身后跑,烦都烦死了。”

姜榆眼珠一转,“哦,原来是这样。”

“行了,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现在能去做你说的好菜了吧?”

“急什么,做菜也得有东西交换才成呢。”

老头又是一愣,“刚才不还说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之后就可以吃了……”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怎么能一样呢。”

老头脸一沉,心里直骂这个丫头狡诈无比,但又舍不得那些听名字就知道必是美味的菜肴,想了想,道,“你想让老夫拿什么交换?”

“您看您医术如此高超,随便用点药就能让差点见阎王爷的病人变得生龙活虎的,肯定也……”

“怎么,想学老夫的医术?”

“您想多了,我不学那玩意儿。我是说您这么厉害,肯定还有很多像之前那种的救命药丸,能不能再多给些?”

“多给些?你知道那药做起来有多难吗!”

“我不管,我就要!”姜榆嘿嘿一笑,“而且,我觉得您功夫肯定也是出神入化,也顺带教教我呗。”

老头眉心一跳,“你干脆要老夫传授你一身本领算了。”

姜榆:“那也行。”

“美得你!”

“啊,这么说您是不愿意喽?”姜榆无奈的叹口气,“那我就只好把您在此的消息散布出去,让那些想拜您为师的人天天来这儿烦你。”

老头:“……”

活了这么大岁数,头一次被一个小丫头威胁。

他还真就被威胁住了。

咬牙切齿地点头,“老夫应了。”

“好嘞,我去给您做好吃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