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打晕送走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94字
  • 2022-06-27 18:10:01

翌日。

姜榆醒得早,一出门看见柳夫人在院子里择菜,便主动过去帮忙。

柳夫人是个十分健谈的人,听说姜榆二人是从外地来这边寻亲半路遭遇抢劫,又对这里不熟悉,便主动说起了方圆几十里的情况。

“这座山叫金华山,山下的村子叫金华村,生活的都是些老弱妇孺。离这里最近的是嵩州,嵩州的草料整个南国都是出名的。再往前走约莫五六日就到了边关平南。”

“我听闻,南国边关是由名将谢遂带兵镇守,那他可是在平南?”

柳夫人手一顿,探究的目光看她:“好端端的为何突然问起谢遂?”

“听闻他用兵如神,从无败绩,镇守边关多年令外敌闻风丧胆,不敢侵犯南朝。我虽是女子,也非常钦佩这样的老英雄,所以对他的事情自然会想知道的多一些。”

姜榆把摘好的菜放在盆里,不紧不慢地迎上她的视线。

柳夫人笑了笑,移开眼,接着择菜:“原来如此,我虽是个妇道人家,却也常在城中说评书那里听说书先生讲故事,一来二去也了解些。姑娘若是想知道,我便说与姑娘听听。”

“好。”

“这南国的边关分东西南北四处,每一处都有各自的守将,平南就是在西边的那个。其中最远也是最危险的一处是北方的朔京,那里与西域和突厥相邻,是非常重要的边关要地。一旦被攻破,南国就会整体陷落。又因地处戈壁,条件异常艰苦,谢遂就带兵镇守在那里。同时他也负责管理四个方向所有的边关士兵,包括各大守将在内,从战略部署,到是否出战等等一切,都需要由他来决定后才能执行。”

“所以,名为各自镇守四个方向的边关,实则还等于是谢遂把持一切?”

柳夫人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听着太过复杂,真是让人头疼。哎呀不聊这个了,夫人还是与我讲些好玩的事情吧。”

“哎,这才像个小姑娘的样子,”柳夫人赞同地笑了,眼中的戒备渐渐散去,“我跟你说,前些天我还看见一人下山的时候……”

姜榆听的认真,不时淡笑附和地点头。

眸中平静无波。

一个在山中生活的妇人,何来对朝廷高官如此了解?

而且,寻常百姓称呼位高权重之人通常都称官位以表示敬意。柳夫人张口闭口就是谢遂,且当她问到谢遂时眼中顿时就有了戒备与警觉,仿佛是在猜测她与谢遂的关系。

这夫妻真的不对劲。

不过柳夫人给的信息倒是有用,至少知道了谢遂常驻之地。

现下倒是个去查查他的好时机。

只是……渊王要怎么办?

姜榆正思索间,柳大夫从房间里出来,站在走廊大声叫她:“姑娘,你夫君醒了,在找你呢。”

“……啊,知道了。”

尽管萧景渊跟她说假扮夫妻在外面做事可以方便一些,不会引来麻烦,但姜榆是怎么都习惯不了“夫君”二字,通常都得半天才能反应过来。她放下手里的菜,跟柳夫人点头致意,便一瘸一拐地回去竹屋。

不远处的竹林忽然晃了晃。

姜榆侧头看了眼,嘴角扬起,脑中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

不知柳大夫给萧景渊用的是什么药,明明昨日还那般虚弱,自己下床走了几步,站在外面又与姜榆聊了一会儿,回去便累的不行。

今日醒来,不仅脸色恢复了很多,精神看上去不错,自由活动什么的已不是问题。

姜榆低头端着药进屋,怕撒,没怎么注意他。冷不丁脑袋又被锤,手里的东西也被拿走:“瘸腿也到处跑,一日不看着都不行。”

姜榆捂脑壳:“谁看着谁啊,你才刚醒几天真的是!”

经历了这次的刺杀,两人之间的相处变成了十分平等的模式。没有王爷,没有侍卫,仿佛真的是一对儿新婚夫妻。

也正是因此,自然就会发生些有趣的事。

现在就是每日必然上演的场面——斗嘴。

萧景渊垂眸看着两碗药,拿起其中一个闻了闻,苦巴巴的味道非常上头,喝之前看了她一眼:“爷昏迷不醒,赖谁?”

姜榆:“……”

到现在都无法反驳不是她自己爬上床的某人无言以对。

“哼”了一声,抓起另外一碗药,一饮而尽。

余光还不忘瞟一眼萧景渊。

美人儿没用勺,也是拿碗直接干。不过相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优雅到不行,全程无声音,只能看见修长的脖颈扬起,还有上下滚动的性感喉结……

姜榆鬼使神差地抬手摸了一下。

下一秒。

“噗——”

苦不拉几的液体顺着脸颊,头发,滴滴答答。

姜榆的脸色瞬间阴沉。

萧景渊慢吞吞的擦了擦嘴角:“你自己弄得,不赖爷,爷怕痒。”

姜榆闭了闭眼,抽了条毛巾使劲擦脸,使劲擦。半晌,心下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微笑:“爷怕痒是吗?”

“有问题?”

“没问题,那你怕不怕晕呢?”

“什……”

话还未出口,眼前忽然天旋地转。

萧景渊晃了晃头,周围的一切越来越模糊:“你!”

“我什么我?本来不准备打你的,可你竟然喷了我一脸,那就别怪属下不客气啦!”

姜榆扔了毛巾,手扬起。

两个时辰后。

一辆马车停在竹林中。

姜榆坐在石头上,两腿一直一曲,嘴里叼着根草,很野的坐姿,像是在等什么。

马车是柳大夫进城前她让他买回来的,特意嘱咐买大一点。路途遥远,总是得让咱们娇贵的王爷待的舒服一点。

对面林子里有轻微的响声。

姜榆笑了下:“出来吧!”

林中再一次安静。

“不出来是吧?那你们主子我就扔去喂狼了。到时候怎么交代,你们自己搞定。”

“我数三个数。”

“三——”

“二——”

“一——”

“等等!”

姜榆刚要拄着棍子起身,对面的走出三个身着异色骑装的男人,拱手行礼:“姑娘。”

视线扫过,衣着干净整洁,个子高,身材相较于一般男子而言魁梧很多,手指上有厚茧,应该是有练过的。

不错啊,手臂上的肌肉都快从衣服里爆出来了,估计身手也差不了。

“藏的还挺深。”

“姑娘……您怎么……”

“怎么发现你们的?”姜榆站起来,拽掉嘴里的草,“不是我想看见你们,主要是你们技术不行。天天就藏在竹屋对面这片林子里,一到半夜就偷偷跑到院子里来看,想不注意到你们都难。”

柳大夫家里有条狗,一到晚上就嗷嗷叫,吵的人睡不着。姜榆最开始以为是看见什么飞禽,后来柳大夫说他家狗只有看见陌生人才咬,动物不咬,她就怀疑有人跟踪他们。

所以昨天晚上就没睡,故意在房间里等着,后半夜就看见这仨大哥在院子里鬼鬼祟祟。

再加上渊王昨天最后的表现,她猜可能是皇上派来的暗卫。

三人面面相觑,低头不语。

主要,丢人。

“行了,别废话,渊王在里面,把他安全送到平南烨王那里。”

“啊?”

“啊什么啊,听不懂话?”

“不是,姑娘您不跟着回去吗?”其中一个开口,“而且,王爷醒了我们也没法交代啊!”

姜榆慢慢往回走,挥挥手:“不用交代,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

暗卫之所以是暗卫,自然有他们的过人之处,把渊王交由他们护送,姜榆放心。

而且,渊王一走,她才能放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

最重要的是,竹屋里还有个大惊喜在等着。

——

竹屋。

柳氏夫妻上山摘草药去了,渊王又刚刚被送走,偌大的竹屋空无一人。

姜榆慢慢悠悠的走回去,竹屋前站定,深呼吸,一声大喝。

“臭老头,给我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